• 第二十七章 伤痕累累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5:22本章字数:1460字

    太和宫里,赵禹看着一脸阴沉的苜蓿和哭的喘不上气来的翠浓,“我问你们,娘娘去了哪里?”

    声音虽是平静,但可以听出来隐忍的怒气。

    是翠浓先开了口,哭着爬到他脚边来一把抓住,“陛下,小姐被人带走了,是上次那个王嬷嬷,是那个王嬷嬷.....”

    说到这里,她已经哽咽的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了。

    苜蓿到底是经过大风浪的人,虽然眼眶也红了,但看着陛下衣衫单薄,表情阴沉,心知这事必然不简单,“陛下不如添件衣衫,再去跟太后说说。”

    赵禹的脸不辨悲喜,只扫了她们一眼,就匆忙起身往外走,正好碰上拿着披风追过来的落衣,倒是一反常态的没有理她,径直走了出去。

    落衣心中虽恼,还是追了上去跟在后面,不料赵禹却突然回过身来,吓了她一跳。

    “在哪?”他的目光锐利阴蛰,像是要把人身上戳个窟窿出来一样。

    落衣想要轻轻帮他披上衣服,却被那人用手一挡,几乎是吼着说出那一句,“我问她在哪?”

    这下子不仅是落衣,就连跟在后面的苜蓿和翠浓也被吓得不轻。

    眼中似有泪水,落衣咬着嘴唇不让它流下来,终于仰起头来说了句,“兰苑。”

    赵禹回过身去头也不回的就走了,只留了落衣一个人呆呆的站在那里,过了许久,她才慢慢用衣袖擦干脸上的泪水,自嘲的笑了起来。

    虽然想过母后不会让她好过,但是赵禹看到白清菡的那一瞬间时,还是心中一震,面色再也忍不住的悲痛起来。

    平日里清高冷傲的那个女子,此刻正跌坐在灌木丛中,衣衫裸露,胸前的肌肤早已经露出来,只是一道道血痕触目惊心,让人看了也忍不住战栗。

    不远处一个侍卫模样的男人也是只着中衣,只是正胸口赫赫的插着一支红色梅花簪,眼睛睁得大大的,显然是死不瞑目。

    她就那样坐在那里,胸口不停地起伏着。脸上衣衫上手上全都是血,翠浓一看到这个场景,哭着就要冲上去,苜蓿紧紧地拉着她,自己的眼泪却是不听使唤的掉了下来。

    赵禹小心翼翼的拿过近侍递上来的披风,轻轻地走过去,却又不敢太靠近。

    “清菡,我送你回宫。”

    白清菡像是听不到一样,只是定定的坐在那里。眼里的阴狠一闪而过,赵禹心中不知为什么一阵酸涩,轻轻地将她扶起来,她这样轻,所以几乎是没费什么力气。

    本想着她是受了大的刺激,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没想到她却突然看着前面笑了起来。

    太后显然没想到赵禹会比自己先到,一时有些愣住。再看了看那白清菡身边已经咽气的侍卫,脸色也是一变。

    此刻白清菡看着她没来由的笑,更是瘆的慌。

    “皇后娘娘此刻还有心情笑?哀家倒是从未想到你会如此孟浪,把我们云都的脸都给丢尽了,王嬷嬷,上去把她给拿下。”

    那王嬷嬷虽是忌惮皇上,但想着是太后吩咐,自然底气足了些。

    谁知只听一声惨叫,血花四溅,硬生生的倒在一旁再没有声响了。众人都吓得直跪在地上,韦滟不敢相信的看着那一手拿剑一手扶着白清菡的人,嘶吼起来,“禹儿,你好大的胆子,是疯了不成?”

    赵禹丢掉那剑,双眼充血,一字一句的说了句,“母后的胆子像是更大,若是今日清菡出了什么事,别说云庭山庄踏平这云都皇城,就是我,也要先找出那始作俑者暴晒三天三夜以儆效尤。”字字掷地有声,说的韦滟是半晌张不开口。

    他屈身打算将白清菡抱起来,却被她一把推开,谁知身子本来就虚,一个趔趄就倒在地上了。

    赵禹急忙伸手去拉她,却被她别开,她缓缓抬起头来,眼中似是死人一般,似讥讽似不屑,轻轻地说了两个字,“滚开。”

    话音还没落,人已经直直的倒下了。

    赵禹心中酸涩,轻轻抱起那怀中女子,她面上的血早就结痂,和密密麻麻的血珠混在一起看着更是有些触目惊心。

    经过太后的时候,他脚步顿了一下,“母后,儿臣不懂,但凡是儿臣珍惜的你都要毁了吗?”

    见她嘴唇张张合合,又极解脱似的笑着说了一句,“那下次,不如把儿臣的命拿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