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母上大人(上)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5:22本章字数:1518字

    太和宫宫禁,吃穿用度倒是一样没少,进补的汤药也是日日都有。只是可怜了翠浓和苜蓿,每次伺候娘娘服药比自己服药还痛苦。

    眼下白清菡正拿着翠浓递上来的一碗汤药,细细打量了半晌,这才缓缓开口道,“这药还是跟昨日一样的苦?”

    翠浓脸色变得难看起来,这苜蓿到底是个好脾气,悄悄进内屋拿了两颗蜜枣出来,“回娘娘,今日这药比昨日味道好了一些。”

    白清菡点了点头,这才闭着眼睛一脸无奈的喝了那药。把碗递给苜蓿,又看了一眼一脸嫌弃的翠浓,也嫌弃的回了她一眼。

    这次翠浓倒是难得的没有计较,而是悄悄凑到她耳边说了句,“小姐有时间闹这些玩意,还不如想想夫人的寿辰该如何是好。”

    果不其然,白清菡一听这话,脸上的表情立刻如同要上阵杀敌一般。

    若问这天底下有什么是让白清菡头痛的,可谓是寿宴了。别人她不知道是如何,不过每年在云庭山庄,娘的生辰简直就是自己的头等心病。

    前年是要那城头杨师傅的一碗滚烫的鱼头豆腐汤,去年是要自己戴了扮丑的人皮在山庄里走了半日,惹得如今还是笑谈。今年本以为可以逃过一劫,没料到刚回宫中,书信已经送来了。

    自己私自入宫娘亲虽然嘴上应允,估计心里早已把自己骂了个狗血淋头。今年生辰若是再不合心意,那可真是要出人命的。

    翠浓看着愁眉不展坐在窗边的小姐,心中一抹得意,夫人素日里最无规矩束缚,行事又洒脱随意的很,如今送来书信居然只一张白纸四个大字‘寿辰将至’,看小姐这回如何应付。

    白清菡看着不远处正得意的翠浓,突然计上心头,“翠浓,药王谷里就数你的易容术最为高超,不如今年娘的寿辰你就帮我做一张人皮讨个欢心。”

    翠浓一脸为难,“小姐你可别为难翠浓了,夫人寿辰我也是要准备的,若是给你了,我倒是要自身难保了。”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这下可是黔驴技穷了。白清菡微阖双眼,倚在窗旁。

    今日是难得的晴天,宫殿里的花也都开的茂盛。尤其是那昨日落衣送来的几盆贡菊,更是清新解乏。就算闭着眼,也能知道是如何娇艳欲滴。

    刚进太和宫就看到那女子一脸慵懒的倚在窗旁,似是极为享受的露出少有的笑容,不禁让赵禹心中也有些柔软。

    自从上次禁足,已经有好些日子未曾见到她了。一旁的近侍正要通传,被他轻声制止。

    他轻声走到那窗前,女子似乎是有些睡着了,前些日子脸上可怖的痕迹也都淡去,看来恢复的倒是不错。他伸出手去想抚摸一下,白清菡的双眼却缓缓睁开,一脸戏谑的看着眼前双手有些僵硬的赵禹,“陛下怎么想着到我这清冷之地来了?”

    赵禹倒也不恼,轻轻收回手。知道白清菡必然是因为这些日子禁足宫中而心生嫌隙。

    “我要去马场,你可想同去?”他嗓音低沉,似是毫不在意,偏偏又在看到那白清菡转过身来掩不住的喜意时不自觉的唇角微翘。

    本来是满心欢喜的想要同去的白清菡,却突然一脸疑惑,“听苜蓿说,这云都皇城中除了不准女子干政,另外明令禁止的就是骑马了,认为有失女子风德,陛下该不会是又在算计我吧?”

    “若论算计,你我也是来往常客,清菡害怕了不成?”

    听到这话,白清菡难得的笑了起来,“既是如此,陛下稍等,清菡去换套装束便来。”

    赵禹看着她关上门窗,索性站在院中等候。已经忘了有多久没去过马场了,不知道为何,今日倒是想去了。

    印象中那个娇俏的少女虽然与这白清菡生了一样的面容,却是最不喜骑马,每次到了骑马的时候,哭喊撒泼的声音倒是比谁都大。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轻声笑了出来,又仿佛想到了什么,面色黯了下去。

    院子里的落叶漫天飞舞,那站在树下的人却仿佛是雕塑一般,任由其落在肩头。一旁的近侍温了几次茶水,却是一次都没碰过。

    近侍看了几眼那依旧紧闭的门窗,终于轻声问了句,“陛下,可否要催一下娘娘?”

    确实等得太久,赵禹起身,示意近侍叩门。

    不料许久依然静的可怕,他心中一紧,推开房门,只见那屋内一片狼藉,苜蓿晕倒在一旁,哪里还见白清菡的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