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选妃宴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5:23本章字数:2148字

    秋日似乎格外的惹人困倦,殿中的里苑满树的槐花挂在枝头足足整个夏季,这会儿缓缓的转了几个圈,也都贴着那地面躺下了。

    就连夏日里盘在树上叽叽喳喳的鸟儿,此刻也都鲜少能见了。

    白清菡倚在窗边,听着一旁的苜蓿给她念着这次宫宴需要请的宾客名单。

    “娘娘,此次宴请的有李太尉家的长女李浅染、王尚书的侄女卫纤、尹督造.......”苜蓿还没念完,就被一把抢了过去。

    瞧着皇后娘娘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苜蓿忍不住掩了嘴笑,“说要找些人进宫里来聊天说笑图个热闹的是娘娘您,现在抱着名册一百个不乐意的也是娘娘您,娘娘这会可知道这差事不好办了吧?”

    白清菡转过身子来,眉中带笑,“原先是翠浓这丫头跟我贫嘴,怎么如今她走了你倒是学了这一套去?”

    说罢又拿起那名册看了看,起身走到书桌前,拿起笔墨在那册子上勾了几个名字,递给苜蓿。

    “滨河郡王家女儿王燕燕,云都府尹江大人之女江思远,李太尉之女李浅染....”

    苜蓿轻轻合上册子,这几位被娘娘用笔勾出的女子都是云都有名的才女,但是却都算不得是肱骨之臣家的女儿,历来选妃是靠这家族利害关系权衡,这样一来,倒还真是摸不着头脑。

    见那苜蓿一脸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她唇角微翘,“这滨河历来是云都边界二道防线,郡王虽有身份地位,但处地偏远,是苦寒之地。然而王燕燕却仍负盛名,说明气骨可待考证。若是中选,则郡王与陛下关系会更加紧密。而这云都府尹嘛,我今日曾在陛下暖阁看到他呈上的劝谏奏折,他位分低微但却敢于劝谏,想必他的女儿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苜蓿恍然大悟,又急着问道,“那李太尉之女呢?”

    只见皇后娘娘语气一转,“至于这李太尉之女,早年就曾因其父宠爱之程度而闻名,在这云都更是算的上数一数二的美人儿,按道理说是有几分烈性子的。”

    说别人苜蓿倒是不知,只不过这李太尉的女儿也算得上是官家小姐里面出彩的了。不光是她的容貌,那性格也是让人避让三舍。

    早年还闹出过因其庶妹出言不逊而被逐出家门这样的事情来,要真是进了宫,保不准又是下一个韦贵妃了。皇后娘娘也真是糊涂的紧。

    这边正想着,白清菡却拿了那册子去敲她脑袋,“又在瞎琢磨。这李太尉虽说在朝中并不显山露水,但他有着举足轻重的位子。再者李太尉妻子左氏更是那左相胞妹,这样的关系错综复杂,相互牵制,也难免那韦家一家独大,让陛下难做。”

    苜蓿一脸惊呆的样子看着眼前的皇后,只觉得有些不认识眼前的人了。

    见她又发呆,白清菡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走到里面坐下,“你也别愣着了,这些都且是暂定的,待到过两日那宴席上见了真人,再来挑选也不迟。眼前你先帮我把这册子送到陛下那里去让他瞧一眼,说我只挑出这三位来,让他有选中的,再另外注明。”

    瞧着苜蓿一脸欢喜的拿着名册走了出去,白清菡却有些发愁了。

    翠浓这丫头自那日以后,便再没来过书信。也不知道过的怎么样。虽对外面说是服侍自己的丫头,可她从小就跟自己如同亲姐妹一般。再加上是药王谷最小的师妹,不谙世事心思单纯,难免有些泼辣。

    此刻远在云都城外一个别院的翠浓,不知为何突然连打了几个喷嚏,惹得那躺在房顶的赤眉也是忍俊不禁。

    他单手撑着头,另外一只手里拿着那璎珞玉佩,眯着眼睛放在高处瞧。

    可这嘴也不闲着,反身过来看着站在院中的那小丫头喊了一声,“师妹,我的梨花酿好了没?

    饶是翠浓这样情窦初开的小丫头,此时也忍不住发起火来。

    愣生生的朝着那赤眉骂了一句,“你这个臭师兄,说好的带我去看尽人间美景,现如今倒是带我酿尽天下美酒了。”

    赤眉忙不迭的收起那玉佩,飞身下来。

    眼前的小女子眉头紧锁,一股怒气的看着眼前的酒坛。

    赤眉连忙小心翼翼的拿起那酒坛小心翼翼的放在身后,这才一脸笑意的看着她,“师妹真的生气了?”

    翠浓转过身去,鼻腔里似是有哭音,蓦地一下子扑到赤眉怀中。吓得他差点站立不稳,他双手拿着酒坛,想去安抚一下却终是难办。

    只得无奈的轻声问了句,“师妹这是怎么了?”

    那女子抬起头来,泪眼婆娑,一双眼睛亮的如同浩瀚星海。似是极委屈的说了句,“小姐肯定要恨死我,再也不给我买酥油饼了。”

    没料到她居然是因为这点事情而哭的这样伤心,赤眉却是再也忍不住笑了出来,“这有何难?不过几个酥油饼而已。”

    话音还没落,只见那翠浓拿袖子利落的擦干眼泪,表情极为认真的说了一句,“从此以后就劳烦师兄你了,就在云都城头的那家店里,此时若是你赶去,还能少排两个时辰的队呢。”

    本来笑的直不起腰的赤眉,这才反应过来,哭丧着脸看着翠浓一副毋庸置疑的样子。缓缓地放下那坛梨花酿,很是无奈的拍了拍那小丫头,“师兄我去了。”

    大有一番壮士赴死的悲壮,只是他转过身去,嘴角又是分明噙着笑的。

    院中那小丫头看着消失的背影,这才欢天喜地的跳了起来,嘴里还嚷嚷着说,“原来夫人说的是对的,赤眉师兄肯为我买酥油饼,定是欢喜我的。”说罢还自己点了点头,乐滋滋的跳着步子去酿酒了。

    小女儿的情事容易办,但这陛下的心思却是难猜的。

    此刻御书房内,赵禹看着手中的名册,已是半晌没有说话了。

    苜蓿悄悄抬了头瞧了一眼旁边的落衣,两人目光碰上,也都是不解。

    顿了半晌,落衣终于走上前去,轻声问了句,“陛下可还满意?”

    赵禹抬起头来,却是难得的笑了。平日里见惯了陛下清冷儒雅的样子,今日看到他眉眼带笑,唇角也是渐渐漾开笑意,竟是一时间没回过神来。

    见苜蓿怔住,他又将册子递到落衣手上,“今日看了这册子,我方才知道自己选对了皇后。去跟皇后说,一切都照她的意思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