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空架子皇后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5:23本章字数:3621字

    “娘娘,你看这些东西喜不喜欢?”

    听到苜蓿的声音,白清菡缓缓转过身去,待看到眼前的阵仗时,吓得睡意全无。

    只见面前浩浩荡荡的站着二三十个婢子,捧着翠玉盘子端端正正的站着。她翻身下床,走到面前去,这才看清楚这些东西。

    翠玉盘子里步摇发簪一应俱全,颜色种类繁杂。更夸张的是,就连胭脂水粉都占了好几个盘子,璎珞衣饰和发带就更不用说了。

    她惊讶的看向一旁一脸欢喜的苜蓿,“这些都是干嘛的?”

    苜蓿笑而不语,轻轻地拿了外衣替她披上,扶着她坐到镜子前。

    只一招手,外面又陆陆续续进来了七八个婢子,手上拿着的是各种妍丽宫装,真叫人眼花缭乱。

    “今日是选妃宴,娘娘又是负责操办的人,自然要好好打扮一番艳压群芳,不要叫新人压了气势下去。”苜蓿一边拿起梳子给她梳头,一边苦口婆心的说教。

    自从这皇后娘娘进了宫,除去大婚那日的宫装,其余的衣服简直是简朴至极。至于首饰珠钗是更不用说了,一支梅花簪就揽了所有。

    白清菡听到这话,轻轻按住她正在束发的手,低着嗓子问了一句,“难道在苜蓿眼里,没有这些东西我就找不着气势,显不出美貌了吗?”说罢还别过头去,一脸的落寞。

    本是一片好心的苜蓿,看到此情此景,头皮一麻。

    急忙放下手中东西,一脸急切的说,“娘娘万不可误会了奴婢的意思,娘娘天生丽质,风华自成,就算粗布麻衣也是佼佼之首。”

    她低着头,手中不自觉的绞着衣服料子,只觉得手心儿都慢慢溢出汗来。

    只听噗嗤一声,那皇后娘娘已经捂着嘴笑的是一脸开怀了。她逗趣的拍了拍苜蓿的手,自顾自的随意挽了个发式,依旧只用了那支梅花簪。

    傻眼似的看着皇后娘娘走到屏风后,苜蓿这才回过神来。

    心底里暗暗骂了句自己,正打算让娘娘务必换身衣服时,那厢已经缓缓从后面走了出来,身上照例穿的是宽松敞大的白色衣衫,哪里有半分威仪。

    她拿了身旁两套宫装,径直走到娘娘面前。只见还未说话,嘴已经被一块糕点给堵住。

    白清菡看了一眼这吃瘪的丫头,颇有些慈爱的抚了抚她的脸颊,“苜蓿啊苜蓿,就算你不开口我也知道你要说我衣着简朴打扮粗陋,想必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天生不喜欢太过拘束,你们这云都的宫装,勒的我简直整个人都是七荤八素的。所以索性就免了吧”

    说罢还嫌弃的看了一眼苜蓿怀中的那两套衣服,吩咐站在一旁的那些婢子都拿着东西退下去。

    心知劝说无望,苜蓿只得默默的走了过去,帮娘娘整理了一下衣裙。她一脸凝重的表情,双眉紧蹙,心中一阵担忧。

    白清菡淡淡扫了她一眼,嘴角的弧度又大了几分,现如今是走了一个翠浓,又来了一个苜蓿。

    太和宫绕过几个回廊,就是御花园了。此刻正值秋末,黄蜀葵和百日草开的正好,隔着宫墙一隅的白色木槿也是璀璨多姿。

    白清菡瞧了一眼设在不远处的宴会,只见那边来的人数尚少,心中暗暗叫好。自己平日里就最不爱这些虚与委蛇的攀谈,索性等人来的差不多了再过去也不迟。

    她走到那木槿树旁的一个小亭中,端端的坐了下来。

    苜蓿见娘娘一副好整以暇赏花看景的姿态,心中顿时明了。只嘱咐了身边两个近侍几句,就想着回太和宫拿些瓜果点心过来。

    还未坐多久,就听到不远处传来说笑声。懒懒的瞧了几眼,是小径那边走出了几个女子正在窃窃私语,时不时还捂嘴轻笑。

    看她们过来的方向,想必也是受邀来赴宫宴的。对这些莺莺燕燕的小女儿家向来没有兴趣,索性也没做太大反应。

    本来是受邀进这宫里参加秋宴的,说是各处官员女眷聚首见见新皇后,可各家心里都明白,这是要为陛下纳妃了。

    自陛下登基以后,这还是开天辟地头一回,所以各家都是反复斟酌看管的紧,礼仪打扮是面面俱到。只不过这来的早早儿的,却只见布置的婢子和掌事,一群少女闲得无聊,又鲜少进这皇宫,自然心思活泼了些。

    御花园里风光怡然,倒是比那宴会处要解乏得多。一时间几位都叽叽喳喳热闹个不停,突然一个明黄色衣服的少女呀了一声,吓得大家都噤了声。

    “大惊小怪的干什么,让人看了去,还不知是什么山野粗俗之人呢?”

    众人一听,都忍不住捂嘴偷偷看着那明黄色衣服的少女。那少女略微抬了抬头,小心翼翼的指了指一角的小亭,小声说了句,“李小姐,你看那边是不是有位娘娘啊?”

    这话一出,就连刚才一脸不耐的李浅染也是一愣。

    她轻轻往前凑了几步,那女子虽然是背对着自己,但依旧可见其身姿优美,单是倚着身子伏在那小亭栏杆处,就引得人一阵遐想。想必定是宫中哪位受宠的妃子,心中顿时一紧。

    她又抬头仔细瞧了几眼,嘴角竟忍不住上扬起来。

    瞧了那几个吓得有些花容失色的女子,鄙夷神色毫不遮掩,“到底是小门小户没见过世面的,你们看那女子,素衣素妆,衣着打扮更是寒掺,居然连个像样的簪子都没有。身边也只是两个侍卫,连个宫女都未曾见过。指不定是哪个宫里受冷落多年的妃子呢。”

    听到这话,众人仔细打量了一番,心想果然如此。

    见那李浅染还想往前去,那黄衣女子忍不住拉了她的衣衫,语气迟疑的说了句,“就算不得宠,也是在这宫里的老人了,李小姐我们还是快些回到宴席上去吧,免得多生事端。”

    李浅染忍不住看了那黄衣女子几眼,见她一脸担心,不屑一顾的笑了声,“到底是小门小户,方府尹明哲保身了一辈子,巴巴的把女儿送到宫里来指望能飞上枝头变凤凰,没料到这女儿也是个窝囊废。”说罢一把推掉她的手,自顾自的走到前面去。

    可怜了那黄衣女子,本就性格懦弱,此时只敢憋着眼泪不流出来。

    御花园虽大,可这肆无忌惮的说笑白清菡也不是未听到,没想到自己不想搭理,倒是有人主动的很。她拂了拂落在身上的木槿花,正过身去,对上那李浅染一脸探究的神情。

    没料到这位娘娘会突然转过身来,待反应过来明显有些懵了。

    白清菡浅笑着看着她,这李浅染虽是错愕,但立刻回过神来,目光毫不掩饰的打量着。众人看清了那女子面容,都倒吸了一口气。

    浅笑嫣然,美目盼兮,虽是不染铅华,可一双眸子依旧是撩人心神,惹人神游。

    “敢问娘娘是哪宫的?”李浅染微微施了个礼,倒是连请安都免了。

    “你又是谁?”白清菡将手中捧着的木槿花瓣递给一旁的近侍,转到她面前,有些戏谑的问道。

    大抵是没想到一个不受宠的娘娘居然还敢如此淡漠,李浅染的面色僵了一下,随即又笑着回了句,“小女子太尉之女李浅染。”

    原来眼前人就是李太尉之女,不禁又多看了几眼。

    女子一身淡绿色长裙,袖口上绣着淡蓝色牡丹,银丝线又精巧的勾出几片祥云,下摆密密麻麻一排蓝色的海水云图,胸前是宽片淡色锦缎裹胸,少女独有的天真傲态使得其举手投足间衣裙轻轻漾开,果然是个美人胚子。

    “虽久在宫中,但李小姐之名早已远扬,今日一见,果然是美貌无双,资质天成。”语气缓慢,但依旧可听出赞叹之意。

    听到眼前人说出这话,李浅染明显笑意掩不住的行了个谢礼。身后那几个女子见到这个情景,也都慢慢的靠了过来。

    白清菡轻轻瞥了一眼那几个女子,姿色都或清雅或妍丽,只是举手投足之间明显没有李浅染这样的洒脱与自信,想必是家中父亲在朝中分属不高。

    唯独有一个女子,她着明黄色宫装,眼眶泛红,但强忍着不肯落泪。见有人探询,轻轻地抬了头,却又慌忙的低下去,真可谓我见犹怜,莫名的就多看了几眼。

    “娘娘今日也是来参加这宴会的吗?”见这位娘娘并没有什么架子,李浅染顾忌就少了些,索性大胆的问了问题。

    白清菡浅浅笑了,“是啊,今日这皇后娘娘和陛下来的慢了些,我在这御花园打发点乏味的时间罢了。”

    听到皇后这个词,李浅染眼中一亮,“敢问娘娘,这皇后娘娘性格如何?”

    见面前人突然愣了一下,她又凑过去小声说了句,“我听人说,这皇后不能生育,又出自云庭山庄,是否性格刁钻古怪容不得那能生育的女子?”

    真可谓初生牛犊不怕虎啊,白清菡瞧了这一群等着回答的女子,轻声说了句,“自然不是,皇后娘娘性格洒脱,你们若是担心这个大可不必。”

    看着这位娘娘言辞中肯,不偏不倚,李浅染心中想道,这受了冷落的妃嫔自然是不敢道出实情的,毕竟位分低微自身难保,也就释怀的说了句,“想来也是,一个女子不能生育却做了这云都皇后,不过靠的就是她那还可一说的家族势力了,说到底也是个空架子皇后。”

    身旁的几个女子听到这话,都惊得低下头去。

    这种话,也只能在这御花园内轻声说几句罢了。李太尉权高位重,家中势力不可小觑。但她们可不能比,所以只能慌忙低下头去装作未曾听到。

    大概想到那宴会快要开始,李浅染道了几句,就施施然的走了。临走前还不忘又跟自己打探了几句宫中的情景。

    看着那远去的一群背影,白清菡心中顿觉有些意思,本来只是听说这李浅染胆色过人,性格泼辣,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拿着一大堆瓜果点心回来的苜蓿,远远地就看到皇后娘娘站在亭中浅笑看着一处。走上前来放下东西,循着那目光看了过去,“娘娘你在看什么?”

    白清菡看了一眼那一大堆点心水果,皱了皱眉,“没看什么,一群有意思的人罢了。你拿了这么多东西,我可是吃不下。宴会想必也快开始了,我们过去吧。”

    苜蓿看着这一大堆东西,心中苦闷,早知道自己就不来回折腾了。

    她唤了那两个近处的近侍来拿着,自己一脸笑意的扶着娘娘。

    见她这个模样,白清菡也忍不住打趣了句,“以前总觉得你不知迂回太过刻板,如今在我的调教下,也是有些改变了。”

    听到这话,苜蓿倒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脸颊也微微的红了。

    二人说笑着,就走出了御花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