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跟上章程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5:23本章字数:1474字

    苜蓿瞧着自打从御花园回来以后,就一脸苦大仇深模样的皇后娘娘。此时她正坐在桌前,手中拿着笔墨,低头冥想。

    心想必然是今日宫宴新添了几位娘娘,她心中郁结,静静地遣了一旁的婢子去拿些糕点过来,自己则走过去替她研墨。

    “娘娘也不必忧心,今日选的那几个夫人和良媛,依奴婢看,陛下都未有过真心意在里面。再说了,眼下你跟陛下的关系是越来越好,宫里人都看在眼里呢,现在就连掌管用度的公公见着我们太和宫的人都要礼让三分。”

    她越说语气越是欢快,言语里全是高兴。

    只是等了许久,并未有人答她的话。

    “娘娘,您倒是说句话啊,苜蓿若是哪里说得不对,您大可责罚,怎么自己一个人借挥洒笔墨来抒发愁绪?”

    说完见那皇后娘娘依然一脸愤懑的用笔在纸帛上勾画,一边画还一边嘟囔着什么。

    一脸疑惑的凑过去看,待看清涂描的是什么以后,惊呼的放下手中物什,夺过那纸笔,“娘娘万不可随意涂写陛下的名讳,若是让旁人瞧了去,指不定又要闹出什么呢。”

    说罢还一脸余惊未平的看了眼手中的纸卷,只见上面‘赵禹’这两个字被反反复复的打叉勾画,忙不迭的拿着纸卷到一角的檀炉焚了,这才如获大赦的松了口气。

    本是心中郁结的白清菡,看着她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忍不住嘀咕起来,“谁让你们这个陛下总是对我动手动脚的?平日里一副温和无害的样子寡淡得很,怎么今日我给他选了暖脚的,还是这样张狂无状。”

    脑海里又浮现了今日在御花园的事,当时她本想动手,谁知那赵禹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大得惊人,死死的把她箍住。

    走的时候还意犹未尽的邪魅一笑,说什么老是人前恩爱虚假,暗地里也要跟上章程。

    苜蓿听到这话,悄悄的抬了眼角看着眼前的娘娘,她面色潮红,双眉似要皱成一条线。

    不由得心中好笑,打趣道,“陛下跟娘娘是夫妻,陛下若对娘娘关爱,只能说是爱意显露,怎么能说是张狂无状呢?”

    “好啊,你这个苜蓿。亏你还是个掌事姑姑,怎么说话如此显山露水。照你这样说,日后陛下对我不是想亲就亲吗?”

    本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苜蓿,此刻听到‘想亲就亲’这四个字算是彻底明白了,脑袋轰的一下全乱了,别扭的回了一句,“娘娘还说奴婢说话显山露水.......”

    这一主一仆的娇嗔怒骂叫白清菡也有些尴尬了,现下自己倒是放开了,可那苜蓿却还一副受了天大惊吓的样子,要是翠浓在啊,必定要细细问出个前后渊源来方肯罢休,这都是女人,怎么偏偏翠浓就这般大胆泼辣,还一溜烟的跟着赤眉那浪子说走就走?

    她没好气的拿过苜蓿手中笔墨,重新铺了张纸卷,写了几个字以后示意苜蓿看一下。

    “娘娘将方良媛和那两位夫人的名字写在这纸卷上干什么?”苜蓿看着纸卷,摸不着头脑。

    再看那皇后娘娘一脸笑意的看着,莫非?“娘娘之意是这里面有人可以为我们所用,或者说是有人可以成为娘娘在这宫中的相伴者?”

    白清菡轻轻从里面绕了出来,从上到下的打量了苜蓿几眼,“苜蓿啊,你果然是在这宫中待的时日久了,心里面也清楚得很。那依你看,这三人谁更适合?”

    苜蓿收起纸卷,面带思索,“依奴婢看,还是这方良媛更为容易拉拢,只是她性子胆小懦弱,怕是成不了什么气候。这王燕燕呢,又是一股子清高冷傲生人勿近的模样,恐怕也是难办。再说这李太尉的女儿,在宫宴前勾选名单的时候,娘娘不就说过吗,她性子刚烈,跟韦贵妃不相上下,也不是甘愿蛰伏之人。”

    “那照你这么说,这三人我倒是一个都捞不着了?”

    皇后娘娘这样一问,苜蓿瞧着也不像是没把握的样子。笑着福了福身子,“奴婢愚笨,还望娘娘赐教。”

    “王燕燕清高冷峻倒是不假,不过既然她肯进这宫里,自然就心有图谋。要说心如止水任谁都不信,至于这李浅染,知进退懂分寸还是有些手段的,今日在宫宴上借作画跟我示好,只需等她自己前来就可。方良媛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