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旧情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5:23本章字数:2017字

    已到后半夜,御花园里的侍卫强睁着双眼看向漆黑的夜里。虽说还没到冬季,但这夜里的风是一日比一日凛冽,刮在人的脸上是生生的疼。

    其中一个个头有些大的侍卫伸出胳膊捅了捅站在一边昏昏欲睡的人,“我说兄弟,我现下有些内急,你先帮我看着点啊,按理说这御花园一处出不了大问题,我去去就回。”

    那侍卫被扰了清梦心中早已不太舒服,再听他这样一说,一脸不耐的摆了摆手,“事情怎么这么多,快去快回,若是被值班的统领发现,咱们两个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点头称是了以后那侍卫就提着裤子急忙走到后面去了。留下来的一个环顾了一下四周,又倚在旁边的柱子上睡过去了。

    御花园假山后面悄悄的探出一个头来,待看清四周没人以后,才慌张的绕到一旁去。只见那假山后面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他心中一动,从后面冲上去紧紧的抱住那人。

    熟悉的香味涌入鼻中,怀中人似是有些惊慌失措要挣扎出来。

    他却死死的抱住去闻那脖颈处的一抹馨香,情动的说道,“羽裳,我想死你了。”

    女子回过身来,拿开他环着自己的手,“你怎么如此莽撞就进宫来?若不是今日有人送来这香囊,我还真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语气中隐隐有些埋怨。

    男子微微抬起头来,样貌也显了出来。

    鬓若刀裁,剑眉星目,一双凤眼里面全是眷恋和情愫,“不用担心,我府中有的是钱,我不过打赏那出宫挑选花匠的掌事公公一些钱,就轻而易举的进了这御花园侍弄花草了。再说了,纵是有危险,我也不忍心叫你在这宫里孤零零一个人。”

    说到这里,他神色又暗了下去。

    方羽裳见他如此,心中不忍,缓缓的伸出手来抚上那男子脸颊,“文渊,我父亲的脾性你也是知道的,我既然进了这宫中,也只能任为鱼肉了。倒是你,性子莽撞,还是寻个日子出宫去,早日娶婚生子吧。”

    眼中的痛苦神色让男子心中无名的伤痛,他抓住眼前人的衣衫,试探的说出,“要不然你跟我走吧,今夜就走,我们离开云都,去别的地方。”

    无人回应,他也知道自己说的是傻话。

    无力的松开双手,又舍不得的拥在怀中。怀中的人抽泣起来,身子一抖一抖的,却听不到一点声音。

    温香软玉,拥在怀里,他一时间有些忍不住的上下其手,手轻轻的探入到那领口去。

    两人早已私定终生,若不是因为方府尹想要借着女儿谋官运想必也是璧人一对。方羽裳感觉到那人的手掌在自己身上游走,一时间有些害怕旁人看到,只是许久不见,也禁不住撩拨,身子一下子就软了。

    呼吸逐渐粗重了起来,那男子索性横抱了方羽裳坐到假山后面去。

    方羽裳媚眼如丝,脸色潮红,有些害羞的用双手微微抵着男子的身体,灼热的呼吸忽远忽近,男子终于忍不住扯开衣服,方羽裳还没回过神来,那舌头已经灵动探入自己口中游刃有余了。忍不住的轻呼出声,却被淹没在男子更热烈的回应中。

    “方良媛好雅致。”

    四周忽然寂静下来,本是意识混沌不知身在何处的方羽裳一个激灵坐了起来。那男子也是吓得不轻,衣服都来不及穿就跌坐在一旁。

    灯笼照了过来,待方羽裳看清那掌灯人的面容,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起来。

    苜蓿瞧了瞧情欲未褪就被自己打扰的两个人,嗤笑了一声,“皇后娘娘有请,良媛请随我来。”

    见那方良媛依旧痴痴的坐着,又回过头加了一句,“张公子从此处右拐到南门墙根,自有马车接应,今晚的事,就当做了一场梦吧。”

    太和宫中,白清菡仔细打量着眼前的人,也许是因为好事被自己打扰,此刻脸上潮红还未褪去,衣衫虽是整理过,但撕扯的痕迹仍然看得出来。

    脖颈处几处青紫,也难免不叫人遐想连篇。

    方良媛本就吓得不轻,现下见皇后娘娘眼光在自己身上游走,急忙把衣衫拢了拢,一脸决绝的表情说道,“今日的事情娘娘若要怪罪就处罚羽裳一人吧,与我方家无关。”

    白清菡听到这话,反倒是笑的有些停不下来,“方良媛平日里看着是个柔弱性子,现在却是难得的刚烈。”

    一听到刚烈二字,方羽裳气急,这分明就是在讽刺自己孟浪不堪,“娘娘不必如此讽刺,您百般设计,不就是为了除掉我这如蝼蚁一般的人吗?现如今你可以满意了。”

    虽是跪在室内,可她冷脸如霜,头偏到一处去,眸光也是让人一惊。

    “若是说我设计你那可就太冤枉我了,不过是我的侍女路过御花园看到花匠的手居然比姑娘家还要细腻雪白多留意了几眼。良媛又爱意深重的将香囊悬于衣衫之上,若再要怪呢,就怪那少年居然胆敢在御花园约见于你,今日若不是我,良媛可曾想过,你与他甚至你们两家谁又能留得性命呢?”

    方良媛面色惨白,小心翼翼的问了句,“娘娘是否真的会送文渊出宫?”

    倒也算是个痴情女子,自己都性命难保还记挂着那不堪一击的男人。

    那男子走的时候脚步匆忙,似是吓得不轻,一句话也没有问这生死相许的女子到底之后命运会如何,真是让人嗟叹,这世间,最是无情少年郎。

    她走下来轻轻扶起那方良媛,“那是自然,我何必置你们于死地。”

    “娘娘想让羽裳做什么?”

    官家府邸长出来的女子果然不一样,说话真是直指要害。见她果断,自己也索性放开了来。

    她定定的看着眼前女子,“太后寿辰,下毒。”

    女子本是平静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惊恐起来,因了这句话手也不自觉的收紧。

    只是那皇后娘娘依然面色不改,妍妍如花,好似刚才那句话不是从她嘴里说出来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