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5:55本章字数:1527字

    公主在书房的时候,我除了替她研磨斟茶,其余的时候都会站在她身后侍立。我渐渐的学会了保持一个合适的距离,既不会显得逾矩,又刚好能看到书里的文字。

    有时候,我也要应对公主突然的发问。有次,她手里明明拿着尚书,却忽然问道,鹤鸣与九皋,声闻于天接下来是什么。我一怔,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诗经,连忙背出底下的句子,鱼在于渚,或渊或潜。乐彼之园,爰有树檀,其下维谷。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一日,她在翻礼记,可能是想到了字里所包含的礼法和释义,便突然问道,“你名字是哪几个字?”

    我已略微有些习惯她没有规律的提问,想了一下回答道,“回殿下,是元元之民的元,承上启下的承。”

    她继而问道,”元字何解,承字又何解?“

    这让我微微有些犯难,我名字中的元字含义有些大,不知道她听了之后会不会觉得和我身份不符,我想了想,还是决定诚恳的回答,”说文中释义元字,是开始的意思,承字,是奉上,承受的意思。”

    公主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问我既然用元字起名,是否是家中长子。

    我一瞬间脑海中又浮现出童年时家中亲人的样子,很多年都没有人问过我类似的问题了,宫里的人并没有兴趣知道我名字的含义,我不禁莞尔笑着,好在她背对着我,看不见我此时的表情,我依然恭敬回答,“回殿下,臣还有一个姐姐。”

    公主没有再说话,陷入了长久的沉默。我不知道她那时想的是什么,但直觉告诉我,她因我的话变得很不快乐。

    过了处暑,天气越发炎热。秋蕊吩咐侍女们在东井亭里设好了香案棋局,想是公主日常喜欢在亭中纳凉并下棋取乐。

    秋蕊又奉上了新沏的君山茶,公主尝了一口,夸奖甘甜之味胜于往日,芳蕊会意的笑道,“这是去年冬天,公主让我收的绛雪轩前那两株梅花上的雪,收了这大半年也没舍得吃,就等着公主回来我才特意的拿出来煮了茶。”

    她所说的回来,是指年初之时,陛下派楚国公主为钦差前往云南彻查云贵总督李成贪腐一案。那日我在武英殿见公主之时,刚好是她回宫的第二日。

    公主略捏了捏肩膀,秋蕊忙走过来拿了玉如意在她肩上轻轻的敲着,公主吩咐道,“才刚高谦派人过来说陛下已把我的折子发去内阁了,堂叔这会子应该已经看到了,你即刻带了我的信儿出去,务必让他留李诚一条命,这个人我日后还有用处。再告诉叔叔,我要见他。让他明日朝会后安排个时间。你先去办罢。”秋蕊便应声出去了。

    过了一会,秋蕊面带喜色的回来道,“已经安排下了,首辅大人说,明日朝会后就来重华宫面见殿下。”她压低了些声音,”大人说了,陛下虽留中您的折子一时未发,但心里还是满意您对李诚斩监侯的处置的,说明陛下也不想让他死。还说前日还叫那位去了问她怎么看李诚的案子,结果那位说的还是不中陛下的意思。”

    公主哦了一声,略微抬起眼看着秋蕊,“她怎么说的?”

    秋蕊撇了撇嘴道,“大人只说长公主要陛下念及李诚三朝元老且有战功的份上,抄家革职也就罢了。她左不过是装良善装仁义,还能有什么呀。”

    公主听了微微笑笑,不再作声。

    我知道秋蕊口中的大人是内阁首辅秦太岳,正是两位公主的父亲---皇上亲封的瑞王的堂弟,而瑞王已于五年前病逝了。

    陛下一直和瑞王伉俪情深,自瑞王仙逝后,一直郁郁寡欢,身体也每况愈下,更是经常犯心悸的宿疾。为此,朝中大臣们立储的呼声便高涨起来。

    大魏朝如今只有两位公主,储位便在这二人之间展开争夺。秦国公主李微朝素来较少参与政务,但却似乎更的陛下喜爱,而且她占据着长女的身份,所以朝中以御史大人为首的一众人一直支持秦国公主。

    而楚国公主李徽赢虽然好似并不是陛下最为宠爱的女儿,却时常被陛下派出去备兵防海,巡视河道,甚至考察各地方大员政绩,她办事的能力和手段也得到朝中大臣广泛的赞誉,甚至连陛下亦经常夸奖她。适才所说的内阁首辅秦太岳看来也是楚国公主的拥趸。

    这是我第一次知道这个消息,再此之前我从未听人谈起过--秦大人支持楚国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