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5:55本章字数:1640字

    秋闱之后的一段时间,公主都过的很安静。每日上朝之后,陛下若无事找她,她便在翠云馆抄写道德经和庄子。

    我已经可以很自如的模仿公主的笔迹了。这期间,我依旧充当重华宫和内阁首辅之间的信使,当然还有那位秦少爷,一想到这位素未谋面的秦启南少爷,我当真有种百味陈杂之感。公主拿了我写的词去给秦少爷唱和,每每念及此都会让我尴尬的无地自容。我也曾鼓起勇气劝说公主,此举非常不妥,但公主对我的恳请始终无动于衷,通常只有冷冷的两个字,快写。

    一日,傍晚时分,重华宫迎来了司礼监掌印兼御前总管高谦,他并不是来传旨意的,只是单独来见公主。

    公主并没屏退我。高谦淡淡的扫了一眼我,徐徐道,“殿下今晚可做些准备,明日朝会后,陛下可能会询问您关于大婚的人选。”

    公主仿佛若有所思,眼睛只盯着秋水篇中,曲士不可以语於道者,束於教也这一句,半晌才道,“高掌印以为如何?”

    高谦笑意从容,“殿下可以直抒胸臆。”

    沉默了片刻,高谦接着说道,“今日通政司严大人,大理寺袁大人又再度进谏陛下早日立储,只不过,他们提的是殿下您。”

    公主轻轻笑道,“母亲心里也想问这个吧,高掌印的意思是?”

    高谦轻轻摇头,“还不是时候。”他身子略微往前靠了靠,好像在看书案上公主所临的庄子,意态温和地道,”殿下明日不妨请陛下看看您近日所练的书法。”

    公主脸上浮现一丝笑意,点了点头,对高谦道了声多谢。高谦又闲话了两句,便即告退。

    公主扭头对一旁侍立的我说道,“代我送送高掌印。”我忙答应了,与高谦一道退了出来。

    我错后一步走在高谦后面,心中不免在想刚才他们二人的对话。高谦看我沉默不语,对我和煦的笑道,“在想适才的话么?”

    我回过神来,迟疑了一下,道了声是。他遂笑着问我,“你叫元承对么,今年多大了,是哪里人?”

    我颌首道,“回掌印大人,元承今年十六,京城人,祖籍原是淮阴。”

    “好地方,淮阴侯韩信,那里亦是出名将才子的地方。”

    他的话让我有点难以作答。无论名将还是才子,此生都不会和我有任何关系了,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抿着嘴点了点头。

    他似看出了我的一丝尴尬,安慰道,“你还年轻,好好伺候殿下,将来未始没有一番成就,我们这样的人,虽只能在深宫中度过一生,但如遇到圣主,自己又能尽力襄助一番的话,也一样会有机会参与和见证一个煌煌盛世。这样想,会不会让你释怀一些?”

    我一怔,他话中蕴含的一抹温情让我觉得心里暖融融的,我低下头轻轻的笑了,沉吟了一阵,终于忍不住抬起头问道,“元承斗胆,请问掌印大人,为何殿下为朝廷尽忠效力,陛下却迟迟不肯立她为储君?”

    他温和的看着我,用鼓励的语气说道,“你读过书,可还记得隋书中文帝本纪里说过些什么?”

    我努力的思索,须臾,脑中忽然澄明一片,缓缓道,“听哲妇之言,惑邪臣之说,溺宠废嫡,托付失所。灭父子之道,开昆弟之隙,坟土未干,子孙继踵屠戮,稽其乱亡之兆,起自高祖…….掌印大人的意思是,陛下怕废长立幼会引发同室操戈?长幼正统之道,原是那般固不可彻。”说到最后,我的声音已如喃喃自语般低了下去。

    他轻轻摆首,“世事亦不尽然,历史是那些成功者写就的,炀帝暴君亡国,史书工笔便说是因为废弃了长子才导致隋朝灭亡,却不见唐太宗纵有玄武门之变,后世人亦只记得贞观之治么?”

    我缓缓点头,一些长久以来困扰我的问题似乎豁然开朗了些。但略一迟疑,还是开口问出我心中尚存的疑惑,“那么首辅大人又为何要支持殿下,而且,为何要坚持让殿下与其公子成婚?”我说完看向他,他含笑凝视着我的眼睛,我忽然意识到自己大约问的太多,太过直白了,一阵局促感袭来,我低下头道,“元承逾矩之处,还望掌印大人见谅。”

    他不在意的摆摆手,示意我继续前行,行至重华宫门口时,他停下脚步,做了一个不必我再相送的手势,微笑道,“你的这两个问题,我可以一并回答,因为政见相同。首辅一直是改革派的代表,也正因为有他,本朝才能革除诸多鄙制,繁荣兴盛,他和所有锐意改革的人都需要一个真正支持自己的君主,能将自己的理念一以贯之的维持下去。”

    我心中疑惑渐去,连连点头,之后深深的向他一揖以示感谢,随后才目送他慢慢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