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5:56本章字数:1367字

    我又想到那日陛下说过的,没有她的旨意不许外人见我,我想要再问清楚些,却被秋蕊一把拉住胳膊,手指尖指着我的鼻子道,“元承,你真的被关傻了?不光不高兴还忧心忡忡的,殿下既亲自来接你,你还犹豫什么,快走罢,除非你还真喜欢在这么个地方一直住下去。你看你瘦的脸都凹下去了,回去该给你补补了。”

    我低头尴尬的笑笑,不再说话,任由秋蕊一路拉着我,对我调笑不已。

    十几日未曾到翠云馆,我此刻真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还没等我醒过神,秋蕊将我拽到公主面前,笑道,“还不快叩见太女殿下?”

    刹时我睁圆双目,几乎忘记了礼仪和尊卑般直视着公主,片刻之后才垂首俯身,拜倒在地,按照参见东宫的礼数行礼如仪。

    秋蕊在一旁笑道,“你那日面见陛下之后,陛下就动了气,加上之前首辅大人多次进言要陛下加强建福宫的侍卫人手,又有之前那个小内侍说她放言东宫之位迟早会是她的,陛下更生疑虑,殿下又安排了言官数次弹劾她行为不端,陛下才终于下了决定,饶是这样还是加封了西安府作她的封地,令她五日后携驸马一并前往封地。这下可算踏实了,咱们殿下封为太女,这里头你也功不可没,还不快着跟殿下请赏呢。”

    我垂首听着秋蕊朗朗的笑语声,到此心里终于踏实了,身上顿感轻松,脸上的表情也松弛了下来,我微微抬头,低声道,“臣恭喜殿下得偿所愿。”

    秋蕊捂嘴笑着,大概还想要继续逗我说出邀功请赏的话,公主适时的看了她一眼,秋蕊立即会意,连忙掩住笑容,对公主行礼之后转身退了出去。

    我依旧垂目看着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然而我并不知道从那时候起她就已决定将我视为她最亲信的人,常侍身旁。

    公主的声音温和了许多,微笑道,“这些日子辛苦了,你也受了不少委屈,有什么要求尽管说好了,我会尽力的满足你。”

    我能听出她语气里含着的温暖和鼓励,这是我从前没有听到过的,刹那间心里觉得很安定,却还是恭谨道,“臣不觉得委屈,也没有什么要求,往后臣会尽心服侍殿下。”

    “也罢,以后日子还长呢,想到什么再提也一样。”她眉目含笑的问道,“你有没有害怕?怕今日进来的人是赐死你的?”

    我抿着嘴唇,轻轻点了点头,“臣怕过。臣一直在等待陛下的旨意,等待的过程里,臣知道自己还是不想死的,但也无能为力,只能等待一个结果,而臣亦做了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想来也可以死而无憾了。不过这也是臣在自我安慰罢了,其实还是会怕,只是这样想会让臣心里稍微宽慰些。”

    “你就没想过求陛下么?或者求我?听高谦说你特意嘱咐他不要让我此时去替你求情,你可知道若不是前朝言官和秦太岳等人多番配合,逼的母亲痛下决定,母亲又刚好心悸发作无暇顾及其他,你这会早就死了几回了。你算是命大。你心里,是不是一直觉得我会避嫌,所以绝不会为救你而做任何努力?”

    她声音里竟然有一份焦躁,好像是在质问我为何不相信她。我有些惶惶然,不敢确定自己听到的感觉是否真实,我摇头,尽量平静的道,“臣,也说不清楚,但的确没有想过要殿下救臣,何况殿下已经救过臣一次了。”

    她轻轻叹气,点了点头,温言道,“下去沐浴休息吧,有事我会再传唤你。”

    我颌首道是,一时却踯躅不前,我想要问的事情让我几番欲言又止,最终我嚅嗫问道,“臣还有一事,想问殿下,建福宫中的小内侍如今,怎样了?”

    她眉心一跳,竟有些不知如何作答般的怔住了,之后似乎狠了狠心肠,冷静道,“母亲下令将其杖毙。”

    我知道自己的身子轻轻的晃了晃,我没有再说什么,安静的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