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5:56本章字数:1925字

    我和阿升赶在傍晚前回到了宫中。即使我给陛下带了京城最好的糕点铺子的精致点心,也没能换来她一个好脸色。

    她嫌我在外游荡的时间太长,“撒出去就不知道回来了,心都跑野了,既这样,朕索性派你出去巡海防,让你去福建广东,走的远远的。”

    她语气里带着些撒娇的意味,令我很是无措,拿不准她是取笑我还是真生气,我低头无语。

    “连个讨朕喜欢的话都不会说,你是怎么当上掌印的,要不是朕宠着你,不知道你死了多少回了。”她好像真的有点生气,语气颇为不耐烦。

    我检讨了一下自己,确实不大会说话,“陛下,臣知道错了,以后再不会这么晚回来。”我亦只能这么说了。

    她略微抬头白了我一眼,看着案子上小山高的奏疏,命令我道,“朕今儿眼睛乏了,你念给朕听。”

    我觉得不妥,又想起了李松阳那番话,“陛下,臣不该看奏疏,也不该知道内阁们的决策。”

    她更加不耐烦,快速的说道,“什么叫该不该,朕说的就是该!你又不是没看过,看一个也是看,看一百个也是看,五十步笑百步。”

    早知这样,当时就该一眼都不看,可是她命令我做的事,我又岂能拒绝?

    我一本一本的给她念着奏疏,她有时听完之后,沉默一会才接过去批示,有时会当即拿过去写上朱批,有时还会嫌大臣们啰嗦,只让我择其要删其繁的念出来。

    这期间我还要去给她煮茶倒茶,以致于全部奏疏批完花费的时间似乎比她自己看还要长。

    我很想用这个结果来劝她下次不要这么做,她却好像知道我要说什么,示意我住口,问道,“今儿有什么好玩的?看见几个省的学子了?”

    我将今日的见闻大致讲给她听,尤其是李松阳和沈继两个人的风致性情,重点说了各省自己经营贡士院的情况,而对李松阳针砭内侍的那段则略过不提。

    “真是好的越好,糟的越糟。国家财政有限,还得靠各省自筹。山西人不能光念着经商,官场上讲究乡情,人少的省份就吃亏,这个道理还得让他们自己明白。”

    她站起身来预备回寝殿,我上前扶了她,“明儿吩咐造办处把养心门外头的院子重新收拾了,按你如今住的规制弄好,你搬进去。”

    我一怔,养心门外那几处小房子历来是给值夜的内侍暂时居住的,她的意思竟是要我以后长居那里,应该是为更方便传唤我,可宫中从前并没有这样的规矩。

    “以后每日给朕读奏疏,住的近便省得来回折腾。”她坐在内殿榻上,秋蕊在殿中燃了乌沉香,香气清幽内敛,散发着木质的芬芳,令人心底沉静。“你读了半日奏疏,朕问你,有什么感受?”

    我此时心中宁静而无杂念,可以理清脑中的思路,“首辅大人位高权重,在朝中一言九鼎。虽则内阁只有票拟权,但官员似乎都在视首辅心意行事,纵然有不同的意见,也会被他压制下去。”

    我忽然想到刚才的奏疏中有秦启南的奏本,请旨明日进宫来看望她,我不知道她是否同意了,想要问,还是忍住了。

    她按着眉心,沉吟不语,半晌挥手道“你且去吧。明日秦启南进宫来,你在西华门处迎他,他日后也是你主子,用心服侍好。”

    我躬身领命,退了出来。

    次日巳时我已在西华门处等候秦启南,他是骑马而来,在宫门处下了马。我向他行礼问安,他略微侧身避过,“周掌印客气,我如今身无爵位,不便受你的礼。”

    我不知道他这话里是否有对陛下的不满,虽然婚期订在一年以后,但陛下亦未下旨晋封他为王爵。但这不过是早晚的事,总有一天我需按照大礼来参拜他,所以我还是恭敬的欠身,也未敢和他并肩而行。

    他是长身玉立的男子,比我略微高些,而我则因为常年的内侍生活,已习惯将头略微垂下,腰身和背脊也不能完全挺直,就好像此刻,我只能垂首默默的走在他身后。

    “周掌印年轻有为,深得陛下信任,我在宫外也听到过的。日后我进宫来还有许多事情需要掌印多提点些。”

    我忙欠身道不敢,告诉他称呼我的名字即可。继而又想到那日李松阳的话,我如今已是这般有名气了么,看来伴在君王侧而不让人瞩目也是桩难事。

    我将他带至南书房稍作休息,“秦相公稍待,陛下此刻还在宣政殿议事,大约再过一个时辰才回来。您有什么需要就吩咐臣。”

    他笑着摆首,起身去书架旁,随意抽出一本书翻弄着,我定睛看去,是黄公望的写山水决。

    我曾听人说起过他的才华,十一岁即能作诗,十二岁仿扬雄的解嘲做了一篇汉赋,令先帝极为欣赏,更曾一度被冠以京中第一才子的美名。

    可因为要与皇室联姻,他不能再去参加考试,日后也不能入朝为官。这样的才气,确是有点可惜了。

    我留神看向他,他穿了件月白色的长衫,腰间系玉带,头上只用了一条玉色的葛巾束发,周身朴素明净,却自有一股高华飘逸之态,让人观之忘俗。

    “这黄公望不免也过于迂腐,松树喻君子,杂树喻小人,如此说来那柏,樟,楠都算不得佳木了?”

    我欠身回答,“是,幸而后世并不以此为鉴,不然恐怕也难见六君子图了。”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笑道,“元承亦懂画?听父亲说你学问不错,倒是难得,是入宫前学的吧。”

    我忙说不敢,“首辅大人谬赞了,臣入宫前曾读过些书,认识点字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