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5:57本章字数:1689字

    他不置可否地笑笑,亦不再说这个话题。

    良久之后,他似乎想到什么,忽道,“陛下一贯欣赏有才之人,你能得幸于此也是造化,不过内侍之责在于勤勉侍上,若沉迷于学问却是本末倒置了。你是聪明人,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我躬身受教,心里却忽然觉得有些不服气。

    其实这么多年来,我无数次的被这样教导过,类似的话几乎人人都会说给我听,我早已习惯平静而无波澜的聆听训示,今日竟陡然生出不平之感,这种感觉令我自己都感到讶异。

    我收敛心神,不再想他的话,只专注的侍立在旁。

    快到晌午时,陛下才驾临南书房。我奉了茶,见殿中已没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便告退出来。

    关上的门的一刻,我听到秦启南带着一丝喜悦的唤了一声,徽赢。那是陛下的名讳,自先帝去世,我再也没有听到过有人叫出这个名字。

    我心念浮动,不由自主的在默默念着,仿佛魔咒一般,这两个字在我脑中挥之不去,渐渐的沉入了我心底。

    我无意识的走到院中,站立在正午的艳阳下,一缕阳光绕过庭中参天古树的枝芽照射下来,晃得我睁不开眼。忽然意识清醒,明白过来,那是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却是我没有资格叫出口的。

    我呆立在院中,心中怅然若失。

    直到秋蕊拽着我的衣袖喊我,我才回过神来,见她歪着头冲我笑,“大毒日头底下,想什么这么出神?”

    我低头一笑,这是不足为人道的事,看她神采飞扬,脸上尽是喜悦之色,我好奇问道,”如此愉快,有什么喜事分享么?”

    她嗯了一声,拉着我躲进树荫下,“我哥哥进京来了,陛下升了他做十二团营总兵,以后长住京城了。”她迟疑了一下,撅嘴道,”可惜我出不了宫,还是不能常常见到他。”

    十二团营驻防京畿,以总兵为最高指挥官,麾下有十万精兵,且只听命于陛下,是不折不扣的皇家禁卫军。

    这是个极重要的职位,我听了亦替她高兴,”看来陛下很信任他,真是喜事。你虽然暂时不能出宫去,他却是可以时时来觐见陛下,到时候自然会见到的。”

    她侧头想了想,看着我蹙眉道,“我如今也不大在御前伺候了,陛下跟前有你呢,元承,我拜托你件事,你若是有空出宫去的话,代我去看看哥哥可好?我还有些东西,麻烦你替我捎给他。

    我和他好多年都未见了,从前他在辽东大营,我在这深宫里头,连书信往来都要好几个月才能收到。自从父母过世,他就是我唯一的亲人了,我真有些想他呢。”

    这是举手之劳,我含笑答应。她冲我明媚一笑,又有些惆怅的说道,“元承,宫里头的内侍女官们都有亲人,还有很多像我这样亲眷都在外任职的,你呢?你真的一个亲人都没有了么?”

    我轻轻摆首,低下头继续保持了微笑。她叹道,“不过这样也好,你如今在风口浪尖上,要是再有个不省事的亲戚还不知道惹多大麻烦呢。你虽说比我方便,可以经常出宫,可是终究一辈子都还是在这个宫阙里。

    我转年就快二十了,陛下大约也要把我放出去的,所以这些日子都只叫我做些训导宫人的事儿。等我走了,陛下身边就只剩下你了,不过,你还是可以出宫去看我的,你会来的,对么?”她眨着眼睛俏皮的看着我。

    我被她的好心情感染到,笑着点头,“当然,就怕到时你的夫君看见我就讨厌,这个内侍怎么总来看我家娘子,我娘子已不是宫中人了,不要再来打扰我们平静幸福的生活…….”

    我话没说完,她就伸手重重的打在我手臂上,娇嗔道,“你如今也学坏了,满嘴里都是些什么呀。”她羞红了脸,背过身去不再理我。

    我不禁暗笑,见她羞臊的不睬我,只好掩住笑容向她作揖陪不是。

    她慢慢转过身来瞥着我,正色道,“叫你胡说,我把正事都忘了,造办处送来的房样子,陛下叫我拿给你看看,有什么要改的地方你去知会他们就好了。”她将手里的图纸递给我,正是养心门外小院落的改造方案。

    我大略看了看,并没什么可改的,我对住所本就没什么要求,只要够我和阿升住也就可以了。

    “这下你住的离陛下更近了,不过你也就没什么机会能出宫去住了,你为什么不在外头置个房子呢?就算不去住也是你的产业不是?”

    她问住我了,我擎着图纸,不知如何回答,因为我不明白像我这样连亲眷都没有的人,要产业来做什么。

    她见我不回答,拍了拍我的肩膀,”不出去也好,陛下这么宠你,一时半会也离不开你。不过,”她停住话,认真的看着我,眼中似乎有些担忧之色,“元承,陛下的宠信对于你来说,未必都是好事。你毕竟,和我们,是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