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5:57本章字数:2316字

    我和阿升告辞出来,沿着宣武门大街策马缓行。

    回想适才那番话,心中疑惑大盛。陛下调王玥统领禁军,难道竟是提防秦太岳有不臣之心?我对秦太岳跋扈朝堂排除异己虽也有不满,但从未敢做如此想。

    陛下是否已经忧虑日后有天,她们君臣矛盾加剧,秦太岳会逼宫以迫她逊位,再扶持幼主登基---毕竟国朝日后的继承人也会是他秦家的血脉。

    我只是专注的想着这些,并没有留意周遭事务,直到阿升出声唤我,我才停下纷繁的思绪扭过头来问他何事。

    “先生,刚刚咱们的马超过了御史赵大人的车,他似乎也看见咱们了,您是不是应该和赵大人打个招呼?”

    我暗道不妙,怎么自己竟一点都没注意到,我在长街策马从都御史身边过却对他全然不加理会,确是太过轻狂无礼了。

    我急忙停住马,回头看去,赵循的车正缓缓驶来,我下马站立路旁等候,准备给他赔罪。

    赵循的仆从们已看见我在此等候,其中一个扶车的仆人低声请示了他,于是车子在经过我面前时停了下来。

    我忙躬身揖道,“元承疏忽,适才无礼之举请大人见谅。”

    赵循没有答言,也没有撩开帷帘看我一眼,车子安静的停在我面前,他的仆从们此时都齐齐地盯着我看。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车内之人始终没有动静。

    我保持着恭敬的姿势,额头已开始微微有些汗意。那些仆从们看我的眼神里尽是奚落和嘲讽。而此时周围也开始慢慢的聚拢了一些看热闹的人。

    终于赵循的管家大概觉得如此僵持下去终是不妥,出声提醒了赵循。

    车内的人清了清嗓子,隔着帷帘冷冷问道,“尔何人也?”

    此话一出,阿升立即站直了身子,他涨红了脸,愤慨的拉着我的袖子道,“先生,咱们走吧,这老头太无礼了。”他终究没敢大声说这些话,只贴在我耳边用激愤的语气说着。

    我对阿升安慰的笑了笑。赵循对我的态度,我可以理解,他是朝中清流,本就不屑理我这样的内侍,何况还有长公主一事---他毕竟是长公主的家翁,所以他心中恨我亦属正常。

    我维持着谦卑的姿势,再拜他,“在下司礼监周元承,路遇大人,下马拜谒。”

    赵循重重的哼了两声,森然道,“老夫与内廷中官素无瓜葛,尔快些退下。”言罢,他吩咐管家继续前行。

    从始至终他未看我一眼。

    此时我垂着头,也能感受到周围人讥讽嘲弄的目光。

    “原来他是个宦官,不说还真看不出来,模样挺斯文倒像个书生。”

    “光像有屁用啊,这种人连仁义怎么写都不知道。”

    “他肯定是得罪了御史大人,人家这么不待见他。”

    “这御史也太不给人面子了,不是让人下不来台么,这年轻宦官礼数挺周全的。”

    “你懂什么,宦官哪儿有好人,他这纯粹是装出来的,赵御史明察秋毫才不会上他的当。”

    我僵立当下,脸红心跳。一阵羞耻感伴随着周围人的声浪渐渐涌上,将我团团笼罩。

    “先生,咱们走吧。”阿升在一旁小心的提醒我,他声音里充斥着委屈和不甘。

    我抱歉的看着他,点了点头,在众人的围观下仓惶上马离去。

    “先生,为什么人们这么讨厌我们?”

    这个问题让我在心底叹息,我无奈的回答,“因为我们所处的位置,离君主和权力最近。我们当中的一些人会利用君主的信任,干扰政事,玩弄权术,甚至做出残害忠良祸乱朝纲的事情。

    而这些事情,历朝历代皆有。所以随着时光的沉淀,人们把对国破家亡的全部恨意都转移到我们身上,即使我们现在什么都不做,也必须要承担误解诋毁甚至谩骂,因为我们不过是权力的祭品,而且是最软弱最直接的祭品。”

    阿升似懂非懂的望着我,“难道我们当中就没有好人么?”

    我掩饰住一丝苦笑,温和的问他,“你觉得什么样的人是好人呢?”

    他毫不犹豫的答我,“先生你这样的就是好人啊!”

    我哑然失笑,”阿升,对于你来说我也许算是好人。但是对于赵御史,我就只是陛下身边搬弄是非献媚阿谀的小人,对于适才对着我指指点点的那些人来说,我一定是戏文中话本里为谋权力不择手段的奸佞无耻之人。

    所以好人,站在不同的立场和角度看,会完全不一样。你所认为的坏人,在和他政见相同利益一致的盟友眼中,也可能是个好人。”

    阿升侧着头想了一会,睁圆眼睛对我说,“那是因为他们不了解先生,先生以后可以解释给他们听,做给他们看啊。”

    是啊,我可以用语言和行为去解释,可是会有人愿意听,愿意相信么?

    我对任何人都谨守应有的礼貌,但却往往连一个不加轻蔑的笑容都无法换得,又有谁会在意我心中所想和我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我不想把重重的无力感带给阿升,便轻松和悦的笑道,“希望在阿升眼里,我一直都会是个好人。”

    他双眸闪亮,灿然一笑,重重的点头,“当然会了。先生待我好,教我读书。不光如此,您对周围的人都好,要教习内侍们读书认字,更从来都不会像那些位高的掌印秉笔那样动不动就打骂低阶内侍,您在我心里永远都是好人……”

    他的话还没说完,忽然从路边窜出一个少年,那少年跑的那般急,以至于完全没有意识到阿升的马头正对着他。

    眼见他就要被马撞翻,我飞快的伸出手拉紧了缰绳,阿升坐下的马扬起腿嘶叫一声,停了下来。

    我急忙翻身下马去看那少年,他似乎吓傻了般失神的坐在地上,浑身颤抖不已。

    “你吓死我了,这般冲出来可是不要命了?”阿升气急败坏的道。

    我蹲下身子,摇了摇那少年,“你可有受伤?”

    他一激灵,看向我,我们四目相对,他的眼睛湛然剔透,有股摄人心魄之感。他低下头摸了摸双腿和胳膊,确认并没有受伤之后冲我摇了摇头。

    我心中踏实多了,试图扶他起身,一拉之下才发现他双腿瘫软无法站立。我示意阿升一起将他搀扶起来。

    那少年却好像忽然想起什么,低头四处张望,样子很是焦急。我看他似乎在找东西,便询问他找的是什么。

    “是白鸟玉佩。”他急急的回答,看来那玉佩应该是他珍爱之物。

    最终阿升在他的马蹄后面找到了那块白鸟佩。少年大喜过望的接在手中,定睛看时,他却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我看向他掌中玉佩,原来是一只白玉绶带鸟,鸟尾横拖,鸟喙中衔着一枝花草,玉色似羊脂温润细致,看样子像是件古物,只可惜伸出来的那枝花草如今已摔裂了一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