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5:57本章字数:1978字

    我朗声道,“我只是个见了不平事要管上一管的闲人,既然今日在此,我便不许你对杨夫人无礼。你且遵了夫人之意,写了借条再来借物事吧。”

    杨枞见我这般坚持,也知道不好在外人面前做的太过,但终究是折了面子觉得怒不可遏,“好,你们等着!你们现住的可还是我杨家的宅子!我们可怜你们母子才暂时借你们一住,既然这么不知好歹我就禀明了父亲和族中长辈,收回这房子,看到时候你们去哪里容身!”说罢,恨恨的拂袖而去。

    杨楠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气的浑身发颤。杨夫人颓然地坐在椅子上,终于掩饰不住情绪的低声哭了出来。

    “母亲,母亲不要伤心!我们搬家就是了,不住他杨家的房子。咱们从今以后和杨家再没有半点瓜葛……”杨楠跪坐在杨夫人面前安慰道,自己却也难掩泣声。

    杨夫人抚着他的头,摆首叹道,“我何尝不想离了杨家,他们这样算计我们,早晚把咱们娘俩生吞活剥了才罢,你父亲在时,他们怎么敢这样对待我们。可眼下,咱们全无进项,就只靠我那点嫁妆过活,已是捉襟见肘,哪还有闲钱买房子啊。”

    看他们母子抱头饮泣,我心里忽然有了个盘算,对他二人道,“请夫人不必难过,周某倒是有闲置的房子,若是夫人不嫌弃可以暂时搬去那里。”

    杨夫人讶异地抬眼看我,我知道对于一个初次见面之人,我的热心不免令人怀疑,“夫人勿怪周某唐突。我常年四处跑生意,久不在京城,那房子白搁着也是浪费。虽今日与夫人初次见面,但相识一场总是缘分,所以才这般提议。还请夫人能考虑一下,接受周某的提议。”

    杨夫人此时已收了泪,感激的看着我道,“适才真是让先生见笑了。也多亏先生在,才让我们母子免受更多的侮辱。您的一番好意我心里清楚,且容我再想想,若杨家实在逼我们搬出去,我也只好暂时先去打扰先生了。”她说着,一面叫杨楠来拜谢我。

    我忙扶住了杨楠,笑道,“夫人太客气了,您千万别介意,我也是有自己的私心,想让您替我看屋子罢了,您要是这般谢我倒叫我不好意思了。”我知道若不是走投无路,她们母子必然不会轻易接受我的恩惠,索性便这样说,也能尽量顾全她们的面子。

    想着找房子的事还得托阿升来办,我回头看向他,却见他正对着我摇头叹气,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我冲他眨眨眼,随即对杨夫人道,“周某已打扰夫人半日了,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回头我再让阿升过来问您的意思,您若有什么需要也尽管告诉他就是了,千万不必客气。”

    杨夫人起身向我郑重的一福,我亦还礼于她,请她留步,杨楠便送了我出来。

    走出杨宅,杨楠又对我一揖到地,“周先生对我们母子的大恩,杨楠感激不尽!他日必当报答先生恩情。”

    我扶住他,凝目看着他,脑中不由得想起杨湛的样子,此时再看才发觉他长的颇肖杨湛。我有些小心翼翼的问他,“刚才听杨枞的话,你的父亲……”

    “是,我原是犯官之后。”他咬牙挥拳道,“我父亲是大理寺卿杨湛,因国本之争被皇上问罪入狱的。

    杨家本是小户出身,因为父亲才得以在京城安身置业,可父亲一倒,族中长辈和伯父便将我们母子赶了出来,除却母亲的嫁妆其余什么都没有分给我们,还要三天两头的来管母亲借东西,这是要把我们逼死才干休!

    我只恨自己年纪小不能出去立一番事业,等我长大了,一定要为父母争一口气,让欺负我,瞧不起我的人都好看!”

    所谓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即便是亲人也不例外,我只能安慰他不要想的太多,照顾好母亲要紧,又想起杨湛虽然议罪下狱但陛下未下旨处决他,便问道,“你父亲如今还在诏狱?”

    他默然垂首不语,肩膀却开始不住的颤抖,隔了一会他边哭边说道,“父亲,死了……”

    我极力掩饰自己的震惊,“死了?据我所知皇上没有诏谕天下判处杨大人死罪,怎么却……”

    他猛地抬起头,满脸都已是泪水,眼中带着一抹恨意,“诏狱的人知道皇上深恨父亲,早晚会要他死。就趁一个雪夜,将父亲灌醉了,拖到积雪里埋了起来,父亲是,是被活活冻死的。”

    我闻言大骇,禁不住踉跄后退了几步,阿升忙扶住了我。

    我此时无言以对,竟连安慰他的话都说不出口,最后只能匆匆告辞上马离去。

    我一路一言不发,扬鞭策马飞快的往禁城驰去,好像只有这般才能发泄心中的胸中郁结不散的悲伤。阿升见我如此,也不敢多言。

    到了东华门处,我才注意到阿升一脸的担忧害怕,才意识到我还未在他面前如此失态过,我过意不去的对他说,“阿升,对不住,明日起还得麻烦你帮我找处宅子,我想要安顿好杨家母子。”

    “大人跟我客气什么,只是,您真的想清楚了么?他们是犯官家眷,虽然陛下没有问他们的罪,但若是旁人知道了总归不好,大人不怕受他们牵连么?”

    我不是没想过这点,可他们母子情况艰难,若能尽我一点力量帮助他们,即便日后有人因此弹劾我,我也认了,于我这不吝于换得一份心安。

    但我也能从杨楠的语气里听出他对陛下的不满,如果他知道我的身份怕是不会再接受我任何帮助了,我于是对阿升嘱咐道,“不必担心我,倒是我们的身份千万别让杨家母子知道,替我选个僻静处的宅子,这事办的小心点不要让别人知道。”

    阿升见我坚持,便即点头答应,不再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