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5:57本章字数:1853字

    她自镜中盯着我,冷冷的道,“朕最恨身边的人结党营私,他两条都占全了。朕也知道宫里头这样的还有不少,只是都还藏着。如今你不拿他开刀,日后怎么震慑那起子有贰心的人?”

    我颌首愈发恭敬回答,“陛下的意思臣明白。只是臣觉得所谓时势,也有此一时彼一时之说。从前之时,内廷中大多数人都是墙头草,真要说他们结党也还算不上,不过是作壁上观。

    如今大势已定,陛下即便不威慑,内廷中人一样震服。冯瑞是错在营私,臣恳请陛下念在他在内廷中服侍了半生的份上,权且留他性命。”

    我一面说,秋蕊一面侧过头来冲我轻轻摆首。

    待我说完陛下已回首看着我,她此时一定很气恼,申斥我道,“你何止是留他性命,简直是让他荣休!奉御是六品的俸禄,再加之他从前积攒下的,你是要让他舒舒服服的出宫去当个财主么?朕的内廷让你这般心慈手软的管下去,日后还不翻了天了。”

    其实我觉得她说的很对,我这样下不了狠心的人确实不适合管理偌大的内廷。

    但此刻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回道,“冯瑞年纪不算老,本还可以在秉笔的位置上再做很多年,他又是坐惯了高位的人,降为奉御对他已是很重的处罚,请陛下姑念他这么多年当差勤勉,从轻发落。”

    我话音刚落,她嚯的伸手指着我,“朕的话你听不明白么?还是你的忠义良善都是用来和朕作对的?”

    我不敢再说话,垂首侍立。我能感觉到她眼中的寒光在我身上上下游移,半晌,她一字一顿的道,“当日杨湛可是革职下狱的。”

    她忽然提起杨湛让我心中一颤,我更加不知道如何开口,我忽然有种猜测,如果我不再求她,也许结果反而能好一些,她在意的似乎是我的态度,而不是事情本身。

    “朕再问一次,你认为该如何处置?”

    我深深的吸气,躬身道,“臣以为,冯瑞罪不至死。陛下若要警示内廷可将其革去一切职务驱逐出宫。”

    片刻之后,我听到她疾声喝命我出去。

    次日,陛下下旨将冯瑞革职逐出内廷,而带给我这个消息的人是孙淳泽。

    彼时我在房中静思己过,他来时脸上带着明显的悲悯神情,“真是凄凉,冯瑞这辈子算是完了,像咱们这样的人被撵出内廷还怎么生存呢?”

    我平静的看着他的眼睛,“陛下旨意里怎么说的?”

    他长叹一声,“就说他结党营私,私相授受,其实也没那么严重,不就是副画和白釉仙人像么,谁让他沾了长公主只好算他倒霉了。”

    我垂着眼默默的点头,心中悲怆。

    他忽然瞥见桌上放着前日他拿给我的臂搁,笑问道,“你怎么还没把这个呈给陛下,你侍上也太不精心了些。”

    见我只是笑笑,他又道,“你说冯瑞倒了,空出来的位置,陛下会赏给谁?你可有人选了?”

    我摆首,苦笑道,“陛下如今正对我不满意懒得见到我,我说的话她更加不爱听,不然的话,我倒是可以推荐你。”

    他脸上有明显的失落,但一闪而逝,随即拍了我的肩安慰道,“陛下只是一时生你气,你一贯受宠,她不会冷落你太久的。”

    他又和我闲话了一会,离去时,我叫住了他,我凝神注视着他,再度问道,“陛下旨意中只列了冯瑞之罪名,没有其他么?”

    他迅速的点头,奇怪的看着我,我亦正视着他,四目相交,他的目光陡然变得闪烁起来,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的疏漏。

    我不动声色的看着他有些张口结舌的样子,最后他终于抵受不住我长久凝视他的目光,在仓促的告辞声中夺门而去。

    我闭上双目,以手抚额,冯瑞的事,事发时只有我和秋蕊两个人知道,过程是由司礼监秘密查处的,整个事件并没有外人知晓,冯瑞曾拜托我去请孙淳泽为他求情,而我那时心里已经隐隐疑心于他,所以并没告诉他。

    我反复问他旨意内容就是提醒他,他不应该能知道旨意以外的东西,他清楚的说出那两个证物之时,我便知道自己不幸猜出了这个告发他人谋求进位的故事里的,始作俑者。

    陛下确实没有冷落我太久,几日后她待我便一如往昔,并派我出宫去经厂为她校印三十本华严经。我办完差事便顺道去看杨楠母子。

    杨楠看到我依旧很高兴,笑问我从何处归来,我只能信口诌道,“前阵子不住的下雨,我也懒得出门,就只在近处溜达罢了。”因笑问他近日都在忙些什么。

    他笑得有些害羞,扭头跑回房中拿了一叠纸出来递给我,“我最近在学诗,请先生看看。”

    我拿在手里看时候,纸上题了秋感,是一首七言律诗:天上重云郁不开,严飙送凛破空来。波澜海上鱼龙睡,摇落山中早木哀。长空射雕过玉塞,短衣骑马望金台。战秋辞向宵深读,太息江东独步才。

    这诗写的倒有些气概,难为他如此小的年纪。我和颜鼓励他道,“做的不错,不过你可真的要宵深读,然后方能独步才。”

    他本来有些不好意思看我读他的诗,低着头羞红了脸,此时听我这样说,一径抬起头,眼睛发亮,用力的点头道,“我一定会的,只有这样才能考中进士,替父亲母亲争光。”

    一语未了,忽然听到门口有人叫道,这是周掌印府上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