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5:57本章字数:1547字

    我尚需回到西暖阁中向陛下禀明今日所办之事,可她在听完我的话之后却长久的沉默,不发一言。

    我思量着自己所奏报之事并无不妥,心下茫然,她这般对我让我想起了第一次在重华宫拜谢她时,所遭遇的难堪和无助。

    正当我努力想着如何打破沉默时,她搁下批阅奏疏的朱笔,问道,“今日除了经厂,你还去了哪里?”

    从她的声音里我听不出任何情绪,但这个问题本身足可以令我浑身一紧。

    我知道自己不能欺骗她,也猜到她一早便都知晓了,现在这样问只是在考量我此刻是否会如实回答,我定了定心神,答道,“臣去了自己的宅子。”

    她将身子半靠在椅背上,继续问道,“你不是不愿意置办产业么?何时想通了的?”

    我喉头发紧,吞咽困难,勉力吸气回道,“臣因为遇见了故人之子,所以才想通的。”

    “故人?”她拉长了声音,飘渺而轻柔,“杨湛何时成了你的故人?你和他有旧么?”

    她果然都知道了,我无须再掩饰,“臣与杨湛不是故交,但臣曾为他求过情,亦曾亲耳聆听陛下对他的惩处之意,所以臣在心底冒昧的将他视为故人。”

    “你也知道自己冒昧了,如今可知道别人是怎么看你的了?”

    她的话勾起我心中的伤疤,面上那处被唾液唾弃过的皮肤也开始收紧,“是,臣知道了。”我低声答着。

    “那你又知不知道朕会如何看你,如何对你?”

    我轻声道,“陛下对很臣很失望,臣应该接受陛下的处罚,无论何种形式。”

    她没有接着说下去,良久的沉默。

    我站在她身后一步的位置,看着她松松挽就得堕马髻以一个美好的弧度半垂下来,发髻中插着一根玉蝴蝶纹步摇,那蝴蝶好似随时要振翅高飞。

    终于蝴蝶的翅膀轻轻的抖动了一下,她开口说道,“朕拿你当做心腹,你拿朕当做什么?”

    我怆然无言,心中溢满对她的愧疚,我尽量平静的说着,“对于臣来说,您是君主,是臣一生要尽心服侍的人,是恩人,是臣发誓效忠也一定会效忠的人。”

    “可你并知道忠心的意义。你现在在做的事就是在伤朕的心。你以为朕会不知道?你能瞒得住?你可曾想过被朕知晓的后果,还是觉得朕一直对你太过纵容了?

    朕从未怀疑过你的忠诚,否则你现在也不可能站在这里和朕讲话了。但朕不能容忍你对敌人的宽容,你数次犯了这条却始终没有省悟。

    你以为你的同情怜悯会得到敌人的原谅么?天下间有多少值得同情之人,你周元承一己之力又能帮的了多少?”

    我羞愧难当,颌首道,“是,臣现在明白了……”

    她挥手打断我,“你不明白!以你一人之力根本做不了什么,但你却拥有全天下最大的靠山!你只有背靠朕,才能有力量去实现你心中所想,帮助你想要帮助之人,让唾弃你轻视你的人不敢再当面侮辱你。这才是你真正需要明白的事。”

    那一瞬间,我恍若醍醐灌顶。长久以来,我一直谨守自己的身份作她的内臣仆从,却从来没有想过她为什么在芸芸内侍中选中了我,她要的是否也只是个能服侍她饮食起居闲时陪她解闷的仆人。

    原来她想要的不仅仅是这些。

    我真诚的俯身拜倒,顿首道,“臣辜负了陛下的期许,若您能再给臣机会的话,臣一定不会再令您失望了。”

    她嗯了一声,冷冷的说道,“明日起随朕上早朝,晚间给朕念奏疏,朕另有差使交办给你,你都需要做的妥妥当当的。”她扬起头,面无波澜,“朕身边不养闲人,明白了么?”

    我轻声道是。她再度拿起朱笔,翻看一道奏疏,半晌后说道,“须让你长点记性,去外头跪着,跪到明日卯时前,盥洗后在廊下侯着朕上朝。”

    我领命叩谢她,躬身退了出来,在院中跪了下来。

    这是我第一次被她责罚,也是唯一的一次,我心中没有半点不甘或委屈,反而有些忐忑自己能否做到她心中希望的样子。

    院中那株古树的叶子上积了些夜间的露水,有风吹过时,叶子摇动细细簌簌的撒下许多水珠,像落了阵微雨,水珠滴在我皮肤上清凉沁润,一滴滴的渐次润到我浮动燥热的心头。

    我隔着窗纱想象着她伏案时的样子,渐渐的那个身影变成一道剪影映在窗上,我不断的凝神去固定眼前的影像,直到深深的把她镌刻在脑海里,再也无法忘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