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0.老子明显不如儿子果断

    更新时间:2018-08-08 02:25:37本章字数:3280字

    傅景琛两条修长的大长腿优雅地交叠着,坐在她的沙发上正低头用手机看着什么,旁边站着沈鸣,似乎正在跟他汇报工作。

    听到她开门进来的声音,傅景琛微微抬眸看了她一眼,不易觉察地挑了挑眉,没有开口。

    而餐桌那边,两只小萌娃面对面坐着,竟然在津津有味地吃着冰淇淋!

    宋唐顾不上去管这几位不速之客,飞速跑到米粒身边,一把夺过了她正在吃着的哈根达斯。

    “米粒,谁给你买的?”宋唐强压住心中的怒火,拧着眉问米粒。

    小家伙被突然回家的妈妈这严肃生气的表情吓着了,连忙用小肉手抹了抹嘴角上沾着的冰淇淋,怯怯地看了一眼傅景琛,说,“帅,帅叔叔。”

    宋唐闭上眼睛攥紧了拳头,腾地转过身子,“傅景琛,谁让你给米粒吃冰淇淋的?你这样会害了她知道不知道?”

    拔高的声音里,带了明显的怒意,而那两条拧紧的秀眉下,平日里灵动的双眸里此刻只剩下了浓浓的怨怒和担忧。

    米粒三岁多的时候吃冰淇淋导致胃粘膜受伤,吐了血出来,当时她被吓得手足无措,好在擎宇带她去了最好的儿童医院,后来养了大半年才恢复。

    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敢让米粒吃过凉的东西。

    何况,这都立秋了,什么季节?

    竟然带孩子吃冰淇淋,这有个做大人的样子吗?

    宋唐看着眼前的傅景琛,胸腔内的火气迅速集聚成团,烧得她俏脸都红了起来,胸口不断地上下起伏。

    傅景琛和沈鸣同时愣住,一脸懵逼地看向震怒的宋唐。

    南宝以为宋唐不让米粒吃甜食,正要把自己手里的冰淇淋悄悄递给她,在听到宋唐那句话之后,小手又连忙把冰淇淋盒子拿了过来,毫不犹豫地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之后便和米粒一样,怯怯地看着她。

    正在厨房做饭的袁姨闻声连忙走了出来,看到一脸怒意的宋唐,也没敢吭声。

    傅景琛不由地蹙了眉,收起手机缓缓站了起来,“不就是一口冰淇淋,至于么?”

    “至于!非常至于!”宋唐上前一步,红着眸子狠狠地盯着他,咬着牙道,“傅景琛,我真想扒了你的皮,看看你的脸皮到底有多厚!昨晚……”

    想到昨晚的事,宋唐终是没有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顿了一下,不屑地说,“居然还好意思堂而皇之地来我家!抱歉,寒舍容不下您傅爷这尊大神!慢走!不送!”

    “宋小姐,傅……”

    沈鸣第一次见有人如此当面怒骂自家主子,生怕傅爷一生气,做出什么后果不可挽回的事来,想上前解释一句,却被傅景琛抬手制止了。

    宋唐说完,转身走到米粒身边蹲了下来,双手颤抖地握住了小家伙的两只小手,“米粒,告诉妈妈,吃了多少?有没有不舒服?肚子疼不疼?”

    “唐唐,我没事,我们刚开始吃你就回来了……”米粒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闪动着委屈的泪花,又拼命地摇了摇小脑袋,“不疼,一点都不疼……唐唐,是米粒要吃的,跟帅叔叔没有关系。”

    傅景琛被宋唐下了逐客令,面上却没有一丝愠怒,上前一步,俊脸上瞬间变得严肃起来,“米粒身体怎么了?不能吃凉的?”

    “管好你自己!”宋唐气不打一处来,微微侧目丢给他这么一句。

    “宋唐!我在问你孩子到底怎么回事?”傅景琛失去了耐性,低沉的声音蓦地拔高了几个度,有明显的不悦。

    宋唐听出了他的意思,似乎是真的在关心米粒。

    她咬着唇瞬间红了眼眶,声音低了下来,“米粒的胃生过病,不能吃凉的。”

    宋唐的话音刚落,只见肩膀上的衣服被一只小手揪了揪,她吸了吸鼻子转眸看去,刚好与南宝那双怯生生又盛满了安慰的大眼睛对上。

    “怪哥哥。”南宝拍了拍自己,又指了指米粒,“妹妹乖。”

    宋唐怔了一下,不确定地问,“南宝,你是说妹妹很乖,不怪妹妹,怪南宝?”

    南宝一直因为宋唐生气而惶恐的小俊脸上瞬间泛起了笑意,重重地点了点小脑袋,“嗯!哥哥,错!”

    南宝,居然连续说了这么多两个字以上的话!

    宋唐只觉一股暖流从心中滑过,忍不住抬手将南宝揽进了怀里,“南宝真乖!不怪南宝,也不怪妹妹,是阿姨错了,阿姨不该当着南宝和妹妹的面发火。”

    是她太着急了,不管是不是因为看到不请自来的傅景琛有点恼火,还是看到米粒吃了冰淇淋太过担心,她都不该当着两个这么小的孩子面动怒,吓着孩子了。

    “唐—唐—”米粒奶声奶气地拉长声音,也委屈地撅着小嘴,伸出手要抱抱。

    “乖!”宋唐只好左手一个右手一个,和两个孩子都拥抱了一下。

    傅景琛瞧着这一幕,凤眸一点点眯起,看不清里面蕴着什么样的情绪。

    沈鸣却错愕地张大了嘴巴:小少爷……竟然不再一个一个字说话了!这......也太神奇了!

    “吧唧——”米粒顺势在宋唐右边的脸蛋上亲了一口,破涕为笑道,“唐唐,我真的没事,你不用担心。”

    宋唐的气已经因为这两个孩子彻底消散,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来,“你呀——”

    还没说完,左边的脸蛋上突然沾上两片温热的小嘴唇,待她错愕地转眸看去的时候,就瞧见南宝不好意思地红了脸,冲她腼腆一笑,转身蹬蹬蹬跑到了傅景琛身边。

    不似米粒的吻那么响亮,南宝的唇只是轻轻碰到了她的脸,却让她如过电般,脸上一阵酥麻,接着那酥麻一直蔓延到了心里和全身,带着甜甜的暖暖的味道。

    这个小家伙,居然偷袭她。

    傅景琛怔住,垂眸瞧着儿子小俊脸上的绯红,感觉自己的脸也有点发烫。

    沈鸣的嘴角抽了抽,偷偷看了一眼傅爷,心中腹诽:在这点上,老子明显不如儿子果断!

    “南宝,羞羞!偷亲我家唐唐!”米粒冲南宝皱了皱小鼻子,小手指在自己脸蛋上擦了擦。

    南宝难为情地看了一眼宋唐,冲米粒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嘿嘿。”

    傅景琛牵住了儿子的小手,“今天也见到唐唐阿姨了,可以回家了?”

    南宝乖巧地点了点头,依依不舍地冲宋唐和米粒摇了摇手。

    傅景琛路过宋唐的时候,停了下来,用只有她能听到的声音说,“昨晚的事,抱歉,醉酒后把你当成了另外一个女人。南宝需要你,如果你不想见我,我可以消失。”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没有看她,目视前方,语气平静,俊脸上亦是无波无澜。

    言落,便牵着南宝走了出去。

    宋唐却愣住,有点难以置信。她没听错吧?傅景琛在就昨晚的事向她解释?

    牛逼哄哄的傅爷,竟然也会向人道歉?还做了保证?

    呵,这真是太阳打井底冒出来了!

    沈鸣上前一步,恭敬地对宋唐鞠了一躬,“宋小姐,我今晚就睡在楼下的车里,米粒小公主万一不舒服了,您及时给我打电话,我待会会把手机号发您手机里。”

    “不用了,你们回去吧。”

    “这是傅爷的意思。”

    “他的意思?”宋唐冷冷地勾了勾唇,“他要真有那份诚心,就让给他自己在楼下等着去!”

    “这……”沈鸣为难地支吾了一声,“那不打扰您了,宋小姐,再见!”

    直到听到身后传来关门的声音,神经一直紧绷着的宋唐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将米粒抱在了椅子上,“吃饭咯!”

    看到袁姨欲语还休地看着自己,宋唐对她笑了笑,“袁姨,今天的事,我怕擎宇担心,你就不用告诉他了。”

    “唉!”袁姨连连点头,“那我们开饭吧!”

    ......

    春兰苑。

    傅景琛和南宝刚进门,等候已久的陆冰儿就迎了过来,“景琛,你和南宝怎么才回来啊!人家等你好久啦!你们去哪了?”

    傅景琛冷峻的脸上有一丝意外,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恩。”

    发生了昨天那种事,以宋唐那丫头的性子,今天能照常来哄南宝睡觉那就不是宋唐了。

    南宝直接把陆冰儿当成了空气,主动牵着李婶的手上了楼,心情颇好的样子。

    “景琛,我嫂子今晚有点事,就让我来照顾南宝,你看.......”

    陆冰儿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傅景琛淡淡地打断,“知道了,南宝今晚不需要人陪。”

    陆冰儿尴尬地笑了笑,“南宝长大了,真乖。”

    “今天带孩子累了,就不送你了,让沈鸣送你。”傅景琛脱掉外套递给沈鸣,说着就往楼上走去。

    “景......”

    陆冰儿瞧着那抹俊逸却冷漠的背影,委屈地咬了咬唇,“晚安。”

    .......

    翌日。

    宋唐牵着米粒的手走下楼,看到一辆黑色的车子挡在了自己的车前,不由地拧了眉,正要走过去看看有没有司机在,却见车门打开,走下来一个高大熟悉的身影。

    傅景琛?

    宋唐诧异地睁大了眼睛。

    眼前的傅景琛,虽然一袭藏蓝色的正装,但脸上有淡淡的倦容,下巴上还泛着青青的胡茬。

    虽然不似平日里那般衣冠楚楚,但这般带了点颓废气息的模样,恰好淡化了他身上那种与生俱来的冷峻气息,看起来接地气了不少。

    宋唐不由地多看了他一眼,想确认一下面前这个看起来似乎少了一半杀伤力的男人,还是不是那个让人讨厌的偏执狂患者?

    “帅叔叔,早!”米粒乖巧地跟他打招呼。

    “早!”傅景琛冲米粒招了招手,看向宋唐,“看来小朋友没事了,那我走了。”

    言落,转身又上了车,驱车缓缓离开。

    看着车门位置那留下的一堆烟头,宋唐好笑地勾了勾唇,“傻了吗?真的在这里呆了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