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探监(4)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5:10本章字数:1323字

    罗御厨的脸终是无法镇定了,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惊恐,身子抖动不止。原本结痂的伤口也迸裂开来,淌着血。

    我忙拾起两三根银针,朝着几处穴位扎去。为防他一时激动之下昏过去。

    “你们...够狠...!”

    罗御厨生生吐出一口血来。

    “是个儿子呢。”待他情绪稍被控制住以后,我这才道。

    “儿子..”

    罗御厨喃喃自语,仿佛是在接受一个陌生的词一样。

    “对,儿子。”我说,向前一步靠近他

    罗御厨听到我的话后这才从惊喜中回过神来,抬头看着我,像是意识到了什么。

    我笑笑,凑到他的耳边,嘴中轻飘飘地吐出一句话。

    “爹恐怕是见不着了,别让孩子再没了娘......”

    “不...不!”他目光呆滞的喃喃自语,复而癫狂地喊道道,“求求你...求求你放过他!他还小!这不关他的事!求求你......”

    我叹了口气,几欲开口,却是无言。

    ......

    当夜罗御厨于狱中触壁自尽,留血书一封,招认是受丽嫔指使。

    瞬息之间,一切证据均指向丽嫔。丽嫔身边的贴身婢女环儿,供认出自家主子是如何暗中买通侍卫,令手下太监夹带鹤顶红进入宫中,又是如何买通罗御厨及尚食女官等人,下毒谋害万皇贵妃。

    丽嫔被褫夺封号,废为庶人,打入冷宫。后又赐鸩酒,穿肠而死。这位风光一时的宠妾,死后被人用破草席一裹,便准备扔去乱坟岗。然而丽嫔生前太过张扬,结下不少仇家,致使得尸身竟被剁成了碎块喂狗。

    枪打出头鸟,即使没有丽嫔,也会有其它的嫔妃做这个冤死鬼。万皇贵妃的本意便是想借丽嫔,来告诫六宫嫔妃,都老老实实安分守己地待着,谁也别妄想抢了她的风头。

    我终于记起了丽嫔,可不就是一年前的那个在御前伺候的丽选侍1。穿着梅色兔毛披风,在暖阳下笑起来有三分媚相,七分娇艳的女子。

    区区一个宫嫔的死,不过是一块小石子扔进大海,未翻起半点风浪。这个没有姓氏的女子,甚至无人知晓其名。或许这紫禁城的夜晚,又多了一具游魂。

    倒是安喜宫2,自此番又是夜夜灯火通宵,直至天明。

    成化四年七月廿四,帝留宿安喜宫。

    成化四年七月廿五,帝留宿安喜宫。

    成化四年七月廿六,帝留宿安喜宫。

    ......

    一连几日,皇上一直在万皇贵妃处过夜。周太后对此颇有微词,却也是无法。

    彤史官翻了翻记录侍寝的典薄,无奈地摇摇头。叹了口气,翻开新的一页,记下:

    成化四年七月廿九,皇贵妃万氏,体微恙,身有不适。帝至安喜宫伴护,留。

    万皇贵妃之隆宠,六宫皆知。

    “姑姑——”

    一身素色囚衣的梓纯,见了我满是激动,小跑过来。

    “怎地,也不换身衣裳。”我道,伸手拭去她头上的杂草屑。几日不见,这原本粉雕玉琢的小人儿,圆盘似的脸蛋瘦了足足一圈,可见在狱中吃了不少苦头。

    万皇贵妃饭菜投毒一案,梓纯作为涉案人等被牵连进去。我暗地里打了招呼,保下了梓纯。现此案完结,梓纯也便被放了出来。

    我不会让我的人白白送命,成为牺牲品。

    我有我的原则,不到万不得已之际,我不会放弃任何人。

    “唔..来时的那身衣服不知道去哪儿了。”梓纯一脸委屈,“他们好凶呢,催着我赶紧走,问也不许问一句。”

    “对了,琪姑姑你知道吗?”

    梓纯拍拍脑门,想想道“好像是原先那位孙嬷嬷走了,新来了一位宋嬷嬷,板着脸一点也不和气,据说比孙嬷嬷严多了...”

    1.选侍,明代妃嫔称号。一说是称明代选入宫中而未有名封的侍女为选侍。另一说称系选入宫中的侍女。也有一说是一个正式的妃嫔称号。

    2.史载,万皇贵妃喜好奢华,为贵妃时居昭德宫,封皇贵妃后又居安喜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