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淑女(3)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5:11本章字数:1396字

    “母后身子可还好?”成化帝端起茶盏,倾身问道,“朕前日来清平宫,闻母后身子欠安。心下惦念,一直记挂着母后。”

    “皇儿费心了。”周太后刚刚诵经完毕,面上很是平淡,“哀家已经好上许多,每日静心礼佛时,倒也不觉头疼的严重。”

    “是儿臣冒失,”成化帝面有愧色,“儿臣只是想着下完朝后,来看看母后。却不想打扰了母后清修,实在是儿臣的不是。”

    “皇儿有心,”周太后只是道,“哀家做完早修之后,听见殿外动静,才命玲珑带皇儿入殿。”

    “那便是好,”成化帝道,“儿臣早些时日派人送来的三株上品九真藤,系今年进贡药材中的珍品。儿臣想来母后若是用了,定然是不错。”

    “皇儿的孝心母后心领了,”周太后听后却是不咸不淡道,“既然是珍品想必难得,若是能够将哀家的心病也一块治好了,那才算得上是好。”

    成化帝当然明白这所谓‘心病’何意,却故作不知。

    “是儿臣不孝,平日多忙于国事,没有尽到做儿子的责任。”成化帝的脸上浮现出的歉疚,似真非真,又不像做假,“儿臣是想,若有位知晓冷暖的人,在儿臣不在时侍奉在母后身前,儿臣也便放心的多了。”

    成化帝说完,看向周太后。这番事先斟酌了许久的话说出口,也是想试探一下周太后的态度。

    “哀家倒也是想,”周太后接过话来,也瞧出了成化帝的意图,“可惜你们这些孩子一个个都是耐不住寂寞的,又有哪个肯陪我这老婆子?恐怕都觉得无聊罢了。”

    “母后此言差矣,”成化帝道,“儿臣就觉得,长乐宫的淑女纪氏,也算是个可心的人。”

    “哀家怎不记得这后宫还有位纪淑女?”周太后皱眉,“该不会又是丽庶人那般不规矩的。”

    周太后在此处用了‘不规矩’这个词,已是十分给成化帝面子了。

    成化帝倒也不急,而是一笑道,“母后放心,儿臣肯做担保。这纪氏,绝对是合母后心意的。儿臣本欲给她个高一些的位分,但碍于她的出身..也便只得封为淑女了。”

    这话即是在暗示周太后有利的信息,成化帝不信周太后会不感兴趣。

    果不其然,周太后听后摆了摆手。

    “罢了,既然皇儿说好。那改日便领到清平宫来,也让母后看看好了。”

    “淑女,还没有到午膳的时辰。”慧珠端着白瓷的点心小盘道,“淑女若是有些饿了,不如先用些核桃酥垫垫可好?”

    慧珠把盘子搁到桌上,补上一句,“奴婢厨艺不精,淑女也先尝尝,奴婢也好日后改进。”

    织锦低头看着桌上的盘子,明知在一旁的慧珠殷切的眼神,却没有去动。

    慧珠从来到长乐宫的这几天里,格外勤快。有活抢着去干不说,还事事都要赶在慧清的前面,有意突出自己的能力。做活之余还不忘费尽心思的讨好织锦,花样百出。

    织锦一开始只觉好笑,心说慢慢再过些日子,待慧珠看清她不过是一个没前途、没指望的淑女,这份心恐怕也就该冷却下来了。

    织锦无意识的取了一块去尝,慧珠的手艺其实很好,桃仁的清香格外突出,几乎到了无可挑剔的地步。

    核桃酥是她自童年时起,最喜欢的一样食物,没有之一。

    她不知道这是不是巧合,和她非情非故的慧珠不可能如此了解她的喜好。在织锦的印象中,似乎有一个人,也是极会做这种点心的。

    那个人是谁呢?

    织锦咬下半块,猛地一怔,抖着的手扔下那另半块桃酥。

    “淑女————”慧珠被织锦的举动吓了一跳,以为是桃酥出了什么问题。

    织锦不语,盯着那其中的夹馅不知在想什么。突然抬手,抓住了慧珠的手腕。

    那窄袖夏衣本就不长,露出了半截纤细的手腕。一块浅红色的胎记,赫然展现在织锦的眼前。

    “说..你是谁?”织锦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着慧珠的脸问道。

    慧珠的脸上不再是慌张,她眼神镇定,凄然一笑。

    “二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