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姊妹(1)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5:11本章字数:997字

    细碎的光点从阁楼的窗户间穿透进来,照到女孩手中的锦帕上。此刻是正午时分,这里初夏的天便很是热了。小阁又是朝阳,但和楼外一比很是阴凉了。

    女孩手执一根绣花针,坐在床边迎着那一线光,好不容易地将银丝穿入针眼里去。膝上放着的布帛,身旁是放着丝线的木匣。女孩年纪虽小,沉下心来一针一线绣得却很是认真。

    这是瑶寨土司家的二小姐,不过八岁。母亲给她起名唤作‘织锦’,便是希望她做一个灵婉淑秀的女子。

    “阿妹————”

    脚步声甚为轻快,还不及织锦抬头的功夫,来人便手脚并用攀着梯子爬了上来。一身玄色绣花襟衣,颈上佩着白银项饰,头戴花帽。白净的瓜子脸,尖下巴;高鼻大眼,明眸皓齿,左眼的眼角下一颗‘泪痣’,却并不显得突兀,反而更添了几分灵气。

    绮罗,纪家长女,更是纪父的掌上明珠。自小娇生惯养,万千呵护下长大,纪父三个女儿中最宠爱的一个..也是织锦的姐姐。

    “做什么呢?”绮罗看到那锦帕,不觉新奇地嘟囔道,“这花样子真好看,又是母亲教的吧?”

    “嗯,”织锦收拾着针线盒道,“母亲上午时来指点过的。”

    “你这是绣了多久呀?”绮罗翻来覆去地琢磨道,不觉头大吐吐舌头,“要是换做是我可做不来。”

    “也未有做多久,三五天而已啦。”织锦道,“我每天只做一点的,母亲说‘慢工出细活’,操之过急反而做不出活来。”

    “母亲真偏心,有那么多绝活都独独教给阿妹,也不肯传授给我一点..”绮罗看了一会儿便将那锦帕扔在了一边,顺便发着牢骚道。

    织锦只是勉强笑笑,不置可否。

    偏心?这样的针线活,母亲是从来不会让姐姐碰一下的。说是绮罗小孩子脾性,没有耐心,不是这块料子。实则是宠着女儿,知道做针线费神伤眼,怕绮罗做针线时累着了。

    可惜绮罗却对此浑然不知,而是每次都用着羡慕的眼神看织锦和母亲学绣活,也曾一时兴起,跟着一块绣两针。却是三分钟的热度,没一会儿便跑去玩了。

    “喂,我说呆在楼里多无聊啊,”绮罗摆弄着织锦墙上的挂件屋什,转过身去对织锦道,“咱们出去玩玩好不好?”

    “可是..”织锦有点迟疑,要知这天可不是一般的热。比起在外面晒着,她更想在屋里呆着绣完这布帛,还凉快些。

    “走吧,有什么好犹豫的?”绮罗拉着织锦的胳膊道,“咱们可以去找多英玩,看看她家养着的兔子是不是下了崽儿,你不想去?”

    织锦有点动心了,那一灰一白长毛的兔子,正是一对儿。织锦见了心下喜欢,每次去了都要抚弄上好一会。绮罗知道这一点,便故意挑这个说。

    “那..就玩一会。”织锦刚答应,便被绮罗拉着跑下阁楼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