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何能长乐(2)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5:12本章字数:1151字

    “皇上可是有些饿了?”那栗色对襟上绣梅枝纹印襦衣的女子,手上端着碗,轻移莲步。头上斜插一支小巧精致的鸾凤金步摇,整个人显得儒雅大方。一双秀目含春,那眼神里满是殷切,靠近男子身侧。小心翼翼唯恐其稍有不欢,一副小女儿家的模样。

    男子一袭明黄,束发冠带。手捧书卷,看得认真,双眼里全然没有女子的影子。“放下吧,端着烫手。”女子听后咯咯地笑了起来,凑近男子道。

    “皇上可是心疼臣妾?可皇上还没尝过臣妾的手艺呢。”女子拿着小勺,舀起一个汤圆送至男子嘴边,“臣妾来喂皇上。”

    男子侧目,转头时眼中一闪而过的不耐,终还是配合。

    “嗯,很好。”男子说道,女子的眼中神采又多了几分,全然没有听出那语气里的敷衍。

    “皇上喜欢,臣妾就天天做给皇上吃。臣妾会的可多了......”女子靠着男子身侧撒着娇,忽略了男子面无表情的脸上,一丝厌恶。

    ......

    “阿琪姑娘!我、我知道你是个好人,求求你,求求你帮帮我!我不服!我要见皇上——就一面!我有话要告诉他!求求你!”女子的脸上妆容惨淡,披头散发凌乱不堪全然没有了往日的端庄娴雅,面色惨白着跪在地上,抓住了衣袖不放。

    “这些..还有这些,你都收下好了!我不在乎、我、求求你!让我见皇上一面吧——求求你了!”女子攥住那人的手胡乱地向塞着钗环银两等物,枯瘦的手将银票揉得不成样子,而女子只是胡乱地念叨着,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样。

    “我求求你!求求你——求求你行行好!求你——”倏地一下,那支平日里天天戴着的金步摇,因为尖端有些锋利,女子慌乱之际,竟将面前人的右手划破了长长地一道口子,血从伤口处渗出,将女子吓得有些呆了。

    “姑姑——”站在那人身侧的少女一身惊呼。

    “大胆贱妇!落到如此地步,竟还敢出手伤人!”少女说着毫不客气地将女子拉开,抬手甩过一记耳光。

    “九儿。”那被唤作阿琪的女子,仅是收回了手,取出袖中的帕子擦去了手上的血迹,神情淡淡的,眼角长着一颗‘泪痣’。

    少女只得收手,狠狠地朝着女子啐了一口。女子瘫坐在地上眼见此,抬头看着那‘泪痣’女子,不甘心地带着一丝侥幸希望事情还有转机。

    ‘泪痣’女子注视良久,说出的话却将女子打入了冰窖之中。

    “奉圣上口谕,即日...封宫!”

    ......

    女子对着那面破败的铜镜,手攥着缺了一角的木篾,骨节泛白。梳着一头毫无光泽的乌发,那稻草一样的发梢打着结儿纠缠不清,女子不顾疼痛使着蛮劲扯开发结,成把的发丝掉落在地上毫不在乎。

    终于梳好了一个发髻,女子插上一支簪。不知从哪儿弄来的胭脂擦到双颊上,却也补不回靓丽的颜色。

    女子对这铜镜中的影像,痴笑着默念。

    “皇上。”

    女子一步踏上圆凳,打好的绳结套在颈上。嘴唇无声地动着,一脚蹬掉了木凳。

    滴答在地上的是鲜红的血,女子半悬在空中,脸上定格着那个口型,双腿一点点地流淌着血..

    ......

    “啊———”

    陷入噩梦之中无法自拔的织锦一声惊呼,一身冷汗从梦中醒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