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晨凶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5:12本章字数:1527字

    “罢了,”那支持着慧清眼底的最后一丝光芒,也消失殆尽。这双眸子彻底黯淡了下来,“不过是一个将死之人的几句善言..奴婢身上肩负的最后一个任务算是完成了,奴婢和淑女的缘分,也就到这儿了。”

    “你..”织锦看着慧清,想要证实心中的一个问题。哪想得慧清,竟像是会读心秘术一般道。

    “您不用问,奴婢和淑女是一样的人。奴婢祝愿淑女,早日得偿所愿。”

    说罢,替织锦盖好了被子,提着灯转身走出了屋去。

    织锦呆了很久,一阵困意浮上脑海,迷糊间终是睡着了。

    拂晓天刚刚放亮,织锦起了身。

    随意梳了个发髻,绾起来插上一支云纹白玉簪,簪身雕刻得像一根竹,耳上两只白玉坠子相配。着了身丁香紫的对襟小褂,昨夜没有睡好,脸色不太好看。织锦只得敷了层芍药粉,略微上了些妆,看起来不那么没了精神的模样便是了。

    左不过卯时未到的样子,织锦出了长乐宫。昨夜似是下了场小雨,屋檐滴答着水珠沾到了织锦的鼻尖上,地上一个一个小水坑。

    织锦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出来。慧清不在,那么慧珠呢?这大概便是她出来的缘由。

    走在宫道上没有多久,织锦眼见得远处六七个个梅色交领、蓝绿色比甲宫装的宫女,这打扮似乎是柏贤妃宫中的宫人。对了,那前面可不就是未央宫么?

    织锦快步走了过去,正犹豫要不要走近上前,只听得宫女凑在一起,交头接耳莺莺燕燕议论纷纷。

    “呀,怎么回事?这不是..”

    “真不知道呢,大清早的;”

    “是的呀,掌殿姐姐什么时候过来啊;”

    “我看,要不还去找王公公吧。”

    ......

    一宫女扭头看见了织锦,屈膝忙行礼道。

    “纪淑女——”

    其它宫女也注意到了织锦,不再扎成一堆堆,纷纷低着头让出条道来。织锦侧目间,从这间隙处看到了那被宫女们围着的墙边,只觉太阳穴突突地疼着。

    那地方侧躺着一个少女,发髻松散凌乱。在她的脖颈上,则直插着一支长长的银簪!暗红的血迹干了许久变得发黑。

    织锦终于看清楚了,她只觉天旋地转,一阵头晕目眩;

    那是慧珠...

    “你做得?”

    “是,”那人尖尖的下巴深嵌在我的颈窝中,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供认不韪,承认得倒是十分爽快。

    “鲁莽!”我不由得皱着眉斥责道。

    “我这可是在帮你除去麻烦..你居然都不肯说一声谢。”那人却轻笑道,毫不在意地说着。一只手揽住了我的腰身,从背后抱得更紧了些。

    我冷哼一声。

    “那慧珠来历尚且不明,疑点诸多。我还未细细查清,你不和我商量,竟就直接把人给杀了。这下可好,线索全无死无对证!敏,你这完全是在坏我的事情。”

    “瞧你说的,有那么严重么?”张敏道将一硬物塞入我的手心,“找到了这个,不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吗?”

    我不语,低头去看手中。那是三颗龙眼大小的木佛珠,用一根粗细适中的红线串了起来。

    “怎么样,这下该放心了吧?”张敏凑了凑,颇有些嬉皮笑脸的样子,“来,琪美人————若不先亲一个呗?”

    早料到他会这般,我几乎不加思考便侧头躲了过去。捏住腰间那只不安分的手,手下发力,便只听得‘咔嚓’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

    张敏哀嚎一声,叫的无比凄惨。因痛苦而有些扭曲的脸庞,嘴角抽搐了半响。

    我从中脱身,冷眼看着这人。心中早已将‘登徒子’的一顶帽子扣到了他的头上。

    “美人如此..‘多娇’,真是让咱家消受不起啊,咳咳...”

    面如冠玉,鼻如悬胆;剑眉似墨画,敛着一股英气;目若朗星,神采四溢。

    不得不说,那副皮囊的确是好看。不过,人很不老实...

    “下次杀人之前,先和我说一声。”

    “嗯————”张敏应道,有些心不在焉。

    “有意见?”我挑了挑眉。

    “没、没有,琪美人说得是,太对了。”张敏点头如同小鸡啄米,虔诚地附和道,一只手不自觉地搭到了我的肩上。

    我扣住他的手肘,稍稍使了使劲。张敏赶忙收回手,速度之快让人为之称奇。不过已经有点晚了,他只得讪讪地笑着道。

    “习惯啊习惯。”

    “这个习惯真的很独特啊..”我略带点嘲弄地笑着道,“不过有些坏毛病是需要改正的。”

    片刻之后;

    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