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狼与狈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5:12本章字数:1453字

    “女人要都是你这样凶残的那就太可怕了,简直不知温柔为何物......”

    张敏揉着险些脱臼的胳膊,一脸怨念的小声嘟囔道。

    我没工夫理他,浪费时间的表现。

    “你那边都办妥了?”

    张敏正经了一些,不过还是有些市井泼皮无赖相地倚着墙道。

    “南北两面都被我笼络住了,那几个老东西已经答应站在我这边..呵,当我不清楚他们的什么主意似的,不过是想扶植一个傀儡上位罢了。师父那块老骨头不好啃,便盯上了我,真是想得美!”

    张敏推了一把墙,一手拳头紧握,啐了一口道。

    “恐怕倒时候都要争着分一杯羹,老不死的!都且等着,待事成之后..再一个一个都收拾他们。”

    我皱眉想了想,那几个手握实权老太监,平日阴阳怪气耻高气扬,仗着资历老不可一世的样子。可见得张敏每一次带着厚礼上访时,赔着小心地受了多少刁难。我知他惯是个能忍的,今日却也如此按捺不住,可见足是忍无可忍了,也算是默认地点了一下头。

    “如今既然是这样,也就不得不小心了。”

    “那是自然,”张敏语气里,略带一点惋惜道,“师父他老了,占着那个位子那么久,也是该歇一歇了。”

    “等这事一完了,我就送他老人家归西...”

    张敏道出那‘归西’二字时,眼中掠过一丝狠戾。贪婪与野心掩饰不住,昭显无异。

    这才是真实的张敏,眼中充满无法遮挡的对权力的雄雄欲望,一触而发。

    我喜欢这样的人,野心勃勃决绝而狠戾,还有无坚不摧的斗志。

    一如当年的我,为了争夺尚宫之位不惜和六局二十四司往日共事撕破脸皮。当然,我不那么做,也会有人先发制人,出手视我为敌。

    至于张敏此人,交情归交情,却也界限分明。这一刻可以携手,下一刻你若挡了他的路,瞬时翻脸也一样毫不留情的除去你。棋盘上,身为棋子只有进退,没有任何情谊可讲。

    我与他因利而聚合,终有一天也将会因利而去,一拍而散。

    “琪美人总是这样看着咱家干什么呀——”耳边响起张敏的贱笑声。

    这厮趁着我出神的功夫,又凑了过来,我缩了缩身子十分抵触他身上沾染的女人的脂粉味。

    一手摸着下巴道,“虽然本公公自知生得一表人才,玉树临风迷倒万千少女,但也经不住美人一直盯着看..嘿嘿,咱家是会不好意思的。”

    我不由得皱眉,突然注意到他的脖颈处一抹红痕,倒像是..还有重叠交错的咬痕。

    张敏有些不自在地提了提衣领,遮住了痕迹。

    “哈,这个桃红姑娘,啧啧..真是让咱家好生消受不起。”

    消受不起就不要受好了。

    我有些无语地翻了个白眼。

    张敏起的名字,值得让人鄙视一下的。尽是些桃红、柳绿一类,俗得正好凑成‘满园春色’。呵,还真像是又折腾了一夜的样子,眼窝都有些乌青。

    这些年凭着一副好皮相,糟蹋祸害了多少宫娥,恐怕十个手指也数不清。

    我估摸着迟早有一天,这家伙非要毁在床笫间,栽倒在女人的身上。这就叫天道轮回,报应不爽。

    不过,我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们相互勾结,各取所需,可谓是狼狈为奸。他年张敏若是出了什么事,我阿琪又岂会有好下场?

    所以说,如果有什么报应的话,还是一块来的好。我想,这世间若无张敏,阿琪该多么孤独寂寞,因为她失去了唯一的同类。

    “事情越来越复杂了,”我叹了口气,“本以为慧珠不过是荀尚宫她们引我上钩的把戏,却没有想到,你杀了慧珠,竟还是歪打正着,扯出件不简单的事来..”

    我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佛珠,纳入袖口妥善收好。

    这东西,恐怕是多少颗脑袋也难换的来的。这么多年了,又一次出现在了宫里,我想慧珠;或者说是书儿,不过是计划中的一环,这人绝对是还留了后手。

    “你说什么?”张敏不解。

    我只是摇摇头。

    其实我也拿不准这件事究竟是好是坏,佛珠应该只是一个信物而已,除了证明身份以外没有什么实际作用。至于慧珠么..

    算了。

    “容我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做,”我低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