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陌路(2)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5:12本章字数:1524字

    我低着头,屈膝深深万福道。

    “纪淑女早——”

    然后呢?

    我把头低得更深了些。因为织锦走了过来,在我身旁离得很近的地方停下,注视着我。

    我不知道自己身上有什么的东西,可以如此吸引她的注意力,我只知道织锦一直在盯着我..或者说是盯着某个点不放过。

    织锦突然扑哧一声笑了。

    “琪掌宫..织锦又不会吃了你,大人至于如此紧张么?难不成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心里这会子虚的慌?”

    我抬起头,只见织锦那双眸干净澄澈。透过织锦的眼睛影射出的景象,我仿佛看到了那个双手沾满血腥,肮脏不堪的自己。

    呵...

    织锦不语,只是笑盈盈地看着我,不染尘沙完好如新。

    而我,早已没有了那样澄澈的眼睛,笑得那样好看的眉眼浅唇。只剩下一具时刻思考着的躯壳,那个名为纪绮罗的魂灵被滔天的罪恶吞噬,消失殆尽。

    我感觉胸口处,那曾经被烙铁狠狠灼食留下的烧痕隐隐作痛。一直以为伤口留了疤,很久很久便不会再痛的,没想到疼起来,竟然这样要命。

    “淑女——”那宫女唤着织锦道。

    “没什么,青稞。”织锦笑着对那宫女道,退后一步说着,“我只是瞧着,琪掌宫头上戴着的这支簪子,可是十分好看呢。”

    我心中一惊,突然明白了什么。

    “偏巧我这儿,也有一只这样的簪子,花纹式样都很相似呢,”

    织锦转过头去,微笑着从袖中套出一支银簪来,足有九寸长。簪身浮雕刻着‘鱼戏荷花’的纹样,那尖端锐利异常,倒泛着银光,却微微有些发黑。

    “咦,还真的挺像呀。”织锦将那银簪在我的眼前晃了晃,和我头上的那支比对了一下笑着道,“不错。”

    是挺不错的..我心中默默道。

    这就是捅死慧珠的那支簪,上次张敏抢了我头上的簪子说有用处,便一直不还回来。我只得戴了另一只,此刻才明白原来如此。

    张敏呀张敏,生我者父母,知我者..

    这一刻,我该说什么好呢?

    不枉我们多年知交,他早已猜到,怕我下不了决心,便先一步替我做了这个决定。

    “俗话说这物件家什,都好讲究个成双成对的。既然这簪和琪掌宫头上的那支像得好似一对,凡事都论个缘分,便赠给琪掌宫好喽。”织锦微笑着,将那支攥在手中的簪子,伸手插到了我的髻边。簪子和发根头皮接触,一阵冰凉令人打了个寒颤。

    “好了,”织锦拍了拍手,扭头对那叫做青稞的宫女讲道,“我们走吧,去清平宫给太后请安,可千万莫误了时辰。”

    说着,便转身准备走。

    我垂下头,淡淡道。

    “奴婢恭送纪淑女。”

    擦肩而过的那一个瞬间,织锦凑在我耳边小声地,用只有我们两人才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

    “姐,你可以不认我这个妹妹。这都没有关系。”

    织锦轻道,脸上渐渐没有了笑意。

    “但是,你不该杀了慧珠;这一点,我绝不会原谅...”

    我抬头,对上织锦的眼眸,那一抹决绝不容忽视。

    织锦错开我的眼睛,清秀的面容毫无情绪。我突然觉得眼前的织锦十分陌生,淡淡的疏离感在我与她之间蔓延开来。

    织锦深吸了一口气,开口道。

    “青稞..走吧。”

    “淑女?”青稞不明白刚才发生的事情究竟是怎样一回事,但还是看了看我,转身跟上了织锦。

    我眼见着织锦渐行渐远,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我摸了摸髻上的银簪,触手满是冰冷。颤抖的手指抓着簪头拔下来,只见那灰黑的尖端。

    这簪子是我的,我当然清楚很重要的一点。

    簪尾末端,最锋利致命的地方,淬了毒,因而发黑。

    我手握着簪头,看着乌黑的尖端,有些无力地干笑了一声。

    “这样..也好。”

    我喃喃自语道,胸口有些喘不过气,几近窒息。

    “咳咳、咳。”

    该吃药了。

    真好呀..我都快不像个人了,披着人皮的鬼,呵呵。

    我摸出银瓶,倒着药丸。

    好冷...

    一股寒气漫上指尖,我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修长的手指,一层皮肉包着硬邦邦的骨头,瘦到青筋突起,骨节分明。

    它永远是冰冷的,冷到要用别人的血来暖自己。

    我生生打了个寒颤,双腿一软,瘫坐在宫道边。才发现自己不仅仅是手冷这么简单。

    为什么,我的心会这么疼?为什么,会这么冷?

    是啊,明明是夏天的,可我的心真的好冷,好冷,好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