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借酒消愁(1)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5:12本章字数:1473字

    殿内灯火通明,我一眼便看到了万皇贵妃背对着我,斜倚在桌边。

    桌上一片狼藉,玉壶倾倒,万皇贵妃呜咽着,显然已是酒过三巡。

    我忍不住摇头。

    “憎宠一时心,尘生旧屋金...”万皇贵妃的声音饱含着凄凉,右手执着酒杯,半含哽咽的语调低吟。

    “苔滋销履迹,花远度銮音...呵!呵————”

    杯中酒一饮而尽,万皇贵妃的笑声如此痴狂,却不知是在笑他人还是笑自己。

    “暮雀...重门迥,”万皇贵妃顿了顿,仰头看向上空,仿佛有什么值得思恋的东西。

    “秋萤别殿阴————”手一歪,又碰倒了一只壶,却无暇顾及,不甚在意。

    “君明犹不察...妒极是情深!”猛地,语调突而提起,尖锐的嗓音像是一块碎瓷片,狠狠地在人的心头划过,深吸一口气,心还在微微颤抖。

    “妒极是情深——情深...呵—————情深!”

    又是一阵细碎的呜咽声,万皇贵妃怨妇般的声音戛然而止。伏案啼哭,一声高过一声。

    “娘娘...”

    我看着万皇贵妃,开口道,发觉嗓子干涩至极,连声音都是那样的乏味。

    “你来了————嗯?”万皇贵妃拖着厚重的鼻音,“坐吧,”

    说罢,也并未回头,还是那样背对着我,只是随意地摆摆手,便继续沉浸在满怀的伤心事中去了。

    我依然站在那里,脚下像扎了根似的。

    “坐啊——给本宫过来!”

    万皇贵妃带着火气的声音响起,好像有些不满。

    “是。”

    我无奈何地走过去,近前站在一边。

    “坐这儿————”

    万皇贵妃头也不抬,一只手向对面指了一指。

    “娘娘,”我开始有些为难地说道,“这不妥...”

    “本、本宫让...让你坐你就坐——有什么不妥!啊?”

    我无言,向前一步,坐到了那榻上,如坐针毡。

    “这、这就对嘛,来...陪、陪本宫喝、喝上一杯!”

    万皇贵妃很满意地说着,双颊桃红,眼神迷离。

    “奴婢不可以饮酒的。”

    “少找借口..给本宫喝———”

    不容置疑的口气,夹带着命令。

    我无奈,只得端起面前的杯子。

    那辛辣的味道直冲喉咙,好烈的酒!

    “来...再、再来一杯——快喝!”

    一杯尽了,万皇贵妃提起壶,半倒半撒地满上了一杯。

    然后又是一杯。

    三杯酒下肚,整个人便有些许迷糊了。兴许是这酒性过于烈的缘故吧,只觉气血上涌,整个脸便烧红了。

    不行...

    我强撑着,左手暗暗拧了一下大腿,痛感让我的神智清醒了些,酒劲也被生生逼了下去。

    万皇贵妃却是未曾发觉的,独自喝下了一杯,眼泪落到了杯中。

    “你知道么?”万皇贵妃说着,眼神盯向一处,呆愣了一会道。

    “今天是第三十九天了...他居然带着那个纪氏去了清平宫!下午的时候本宫在御书房外等了那半天,那传话的狗奴才居然告诉本宫皇上不得空!害得本宫生生被那一干子下人奴才白白看了笑话!呸——那纪氏算是个什么东西?也陪在御书房伴驾伺候?只怕是要脏了御书房的地!”

    “娘娘..”

    我不曾想得,还纳闷万皇贵妃又是怎么了。原来是发生了这等子事。万皇贵妃跑去御书房找成化帝兴师问罪,却被那内监生生拦在了外面,告知在御书房伴驾的是纪淑女。

    气恼之下的万皇贵妃为了面子也只得愤愤然地回了宫。御书房的宫女太监想必不少,可不是白白叫人看了一场好戏?这对万皇贵妃而言,恐怕也算是是奇耻大辱。

    万皇贵妃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桃红色的双颊并未消退下去,反而更盛了。

    “他怎么可以?他怎么可以不见本宫...他凭什么————你说啊!嗯?”

    万皇贵妃冲着我大喊道,歇斯底里,泪水连成一片。

    “娘娘..”

    我想要开口,欲言又止。

    万皇贵妃的情绪却激动起来。

    “那些女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就凭她们?也想染指皇上———做梦!统统都给本宫去死!”

    万皇贵妃咬牙切齿,“好不容易才弄死了一个何宫人————又来了一个纪氏!狐狸精!一群狐狸精!把宫里弄得乌烟瘴气!该死——都该死!皇上是贞儿的!一直都是!谁也别想抢!”

    “您都说了,他是皇上。”

    我看着失态的万皇贵妃,插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