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三章 缕衣(1)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5:13本章字数:1223字

    缕衣是那种长相极其普通的女子,若是换一身衣服,站在宫女群中是会被淹没的。

    岫月或许在民间称得上清秀可人,但在后宫三千如花美眷之中只得曰‘貌若无盐、姿色平平’,倒也不至于招引来万皇贵妃的妒恨。不过那种气质却是无法相比的,美人与美女虽只有一字之差,但美人重在气质,美女更甚姿色。木槿虽然极其漂亮,却算不上美人,当然她也是生得灵气十足。

    至于缕衣,那种毫无特点的平庸。在宫中有很多这样的人,身无长处自然无法做到平步青云,靠着心机一步步积累城府,出头者并不是没有。

    从底层打拼上来的人,人脉颇丰且意志坚韧。毕竟一步登天容易,细水长流却难。

    不过,我咧了一下嘴角,扬起眉角。我比较所以喜欢这类人,因为脚踏实地爬上来的人,往往路数很正,她们玩得是公平竞争,不会在背后给你使阴招、下冷绊子,行事光明磊落一些。

    但凡事总有例外。

    我不喜欢缕衣,甚至是由衷的厌恶。

    “琪掌宫;”

    “唐掌殿。”

    缕衣行礼,我亦还礼。

    看着眼前人标致的眉眼如旧,我只觉恶心。

    绮罗,真是瞎了眼睛呢。

    两年前我与她同走在一条宫道上,那是巧合的偶遇,她低下头到另一边去,我也并未打过招呼。我们都在避免那尴尬的寒暄,也都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了一闪而过的惊异。而后,便是眼神里的警惕。

    “不知掌宫大人有何见教?”

    缕衣躬身问我道,语气十分平常。

    缕衣怔了怔,显然没有想到我会说这个。

    “多谢琪掌宫提点,”缕衣恢复常态道,“缕衣会注意的。”

    谁曾对我说,‘你我之间,不用再言谢字’?呵,那年窗前的月季开得真好呢。

    我扬着嘴角,冷冷地带着矜持的笑意,陪她把这场戏接着演下去。

    “唐掌殿不必客气,我也只是好意提醒一句,仅此而已。”

    “掌宫大人此言,真让缕衣受宠若惊了。”

    缕衣说道。我们的脸上戴着各自的面具,完美的伪装已和我们形成一体。

    原来,各怀心思的两个人再也不可能做到无话不谈。

    这个宫很大,如果不想再见到一个人,绕开便是。可宫院再大,也大不过人心。兜兜转转,再不想见到的两个人总有再见的那一天。

    我沉默了一下,还是开口,“贵妃娘娘不喜羊奶的膻味,若用马奶最好。”

    缕衣越过我身前便要走,我伸手拦下她。

    “如一,”我附耳轻声道,“我这几天总是在做梦,夜夜梦见红苕;”

    我凑近盯着她的脸,笑得像一条吐信的毒蛇。

    “她对我说,她在那口枯井里好寂寞..不如,你也下去陪陪她...呵,”

    我清楚的看见,缕衣的脸色变了,咬着嘴唇抬头看向我。顿时感到一阵说不出的快意,我不禁大笑出声来,复而拍拍缕衣的肩膀。

    “好自为之..”

    我的胸口处有一块很大的烙痕,在无数个夜晚生生作痛,提醒着我。

    我永远也忘不了,那炭火和衣服接触在我的胸前熔化,焦糊的皮肉冒着青烟滋滋作响。

    那一刻我咬破了舌尖,血从嘴角溢出,胸前被灼烧的痛感让我几乎要昏过去。

    而我却从头到尾保持着清醒,双眼死死地盯着那个手握火钳的人。

    我牢记那苦痛,并在心中暗暗发誓。

    如果能够活下去,那么必然要将这痛苦,千倍、万倍地报复回来!

    缕衣,改日再和你算算旧账。

    负我的人、在我背后捅刀子的人;我阿琪一个也不会放过!

    统统好生在地狱等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