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 缕衣(2)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5:13本章字数:1142字

    “贱婢!”

    只听咣当一声响,那铜盘摔了出去,落在距离缕衣约莫一丈远的地方。

    万皇贵妃一身梅色常服宫装,坐在那披挂虎兽皮的靠椅上。两只金镶珍珠坠儿在耳边晃来晃去,像是要掉下来的样子。一脸怒容不假,呼吸也因此起伏不定。

    “万贵妃娘娘息怒——”缕衣跪下道,“婢子不知哪里出了岔子,还请娘娘容婢子一个解释的机会。”

    万皇贵妃冷哼一声,很是不屑,“解释?本宫给你机会,恐怕你这张嘴也不能把黑的说成白的!”

    缕衣倒是从容不迫,叩头一拜道,“既然娘娘都说了,婢子如何解释也无法颠倒黑白、歪曲事实,那娘娘不妨让婢子一辩。”

    万皇贵妃眯了眯那狭长的凤眼,倒没料到这缕衣也是个人物,不由得眼中闪过一丝玩味。

    “本宫看你也是个聪明人,本宫也就是喜欢聪明人。”万皇贵妃取过茶杯,吹了吹浮在表面的茶叶。

    “本宫倒是问你——这桂花酥怎么会有一股子羊膻味?”

    听到这里,我嘴角冷笑。缕衣的确是聪明,可这回却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呢?

    我好意提醒她不要用羊奶,可她却认为我是故意害她,因而反其道而行之。

    可我干嘛要这么做呢?有在宫中最为挑剔的万皇贵妃在,还怕从她的点心里找不出错处来?我用得着把自己牵连进去的害她么,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

    唐缕衣的性格之多疑不亚于我,我正好利用了她的品性,摆了她一道。

    “是婢子的错,”缕衣自然无话可说,“婢子未曾服侍过贵妃娘娘,不知娘娘的口味喜好,还请娘娘恕罪。”

    如此,我只需告诉万皇贵妃自己之前早已提醒过缕衣,便可名正言顺的治她的罪。借万皇贵妃之手除掉缕衣。

    不过她唐缕衣就这样轻易死了,呵,那岂不是便宜她了么?

    要处以凌迟之刑千刀万剐才够过瘾!

    “娘娘,”想到这里,我开口道,“这事责任也非全在缕衣,奴婢也有错。”

    “奴婢应该早些告诉缕衣姑娘,恕奴婢一时疏忽。”

    “哦?”万皇贵妃淡淡一句,转过头去看我。

    我递过一个眼神。万皇贵妃转转眼珠即刻明白了我的意思,摆摆手道。

    “罢了,本宫今日心情好,暂且不追究谁的错。”

    万皇贵妃靠在椅上,瞥了一眼跪着的缕衣,一阵漫不经心,“你这点心做得着实不错,是费了心思的。”

    说罢,随手取下髻边的发簪。

    “本宫也不怪罪你无心之失,这只簪便赏了你做压惊罢。”

    此举一出,殿中宫女们有的一脸羡慕,有的投去妒忌的目光。

    那只簪并不是寻常簪子,细细的金簪杆上镶着数颗黄豆大小、饱满圆润而又光泽十足的珍珠,众星捧月一般映衬着一枚祖母绿翡翠宝石。

    簪上还坠了只由米珠簇成的坠儿,戴上行走时坠儿一颤一颤的,再配上那宫廷匠人数月时间打磨而成的碧绿宝石,当真是步步生辉。

    这司珍房出品的簪子虽然样式简单,却是万皇贵妃最喜爱的一支。那天万皇贵妃要是戴了这只簪,说明她当真是心情不错的,大家这一天的差事也做得顺手些。

    这下有意思了,我暗笑心说,若是唐缕衣接了这簪子,恐怕还没走回到坤宁宫去,就死在半道上了吧。那才叫有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