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七章 惊闻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5:13本章字数:1213字

    木槿这丫头鬼精的,借着刚才的功夫便在殿门旁探头探脑地张望着的了。就冲着这股子机灵劲,万皇贵妃平日里也是宝贝着的,舍不得动她。

    “去外面吩咐一句,注意着点分寸!”

    万皇贵妃一脸不耐,此时大概已经打下去了五六板子,还有补救的机会。我心底有些岔岔不平,只因方才暗自给那小太监使过眼色。二十板子,普通人在床上养上十来天便可伤愈,若是用好的伤药,五六天便可下地。

    当然,二十大板也照样可以活生生要走一条人命。若是刚刚开口的是我,绝不会直接说‘不妥’,起码要拖上一会儿。待到喊停时,人不死也该成了残废。而一个残废的宫女,再也不能够伺候主子们,也便没有了用处。

    皇宫不养闲人,那些老掉了、做不动活的,或是得了重病倒下的宫人。当榨干她们最后的劳动力时,便会被扔到一间破败的屋子里,不提供三餐饭食、衣物铺褥,任由其自生自灭。

    宫中的内监,但凡上了年纪便有了资历,可以收徒弟缴银各种优待,越老越吃香。而宫女吃的却是青春饭,一般在贵人主子面前伺候的宫女,过了二十六七便会被撤下,得宠一些的可能会由主子许配给侍卫之流成婚,其他的各自自谋去处,自然会再有一批十四五岁的年轻宫女从宫正处拨过来接替上去。

    如果唐缕衣的腿就这么废掉了,后半生即使是活着,也够痛苦的,那无异于最好的折磨。

    “是,”木槿领命道。

    岫月虽然不知我与唐缕衣的过往,但我给那小太监使眼色的时候,她一定是看见了的。因而才会开口。她是个从内心深处希望每个人都不必遭受苦难的人,尽管所有人都在饱受着痛苦,很奇怪的是她所看到的、听到的,不比任何人少,可没有什么事情能够改变她所坚守的底线。

    她并非一味善良,也不是圣人。她只会在适当的时候开口,企图挽回一些局面。她有她的原则,不会将自己牵连进任何权利的漩涡中去,只有自身安全的时候,人才可能去考虑别人,这无可厚非。

    但不得不承认,岫月是我在安喜宫唯一能够感受到温暖的人。

    岫月走进我身旁,顺着我的目光好似看到了大殿之外,正在受刑的唐缕衣一样。轻轻开口道,“不简单呢..”

    我笑了笑,不置可否。

    唐缕衣的城府手段,五年前我便领教过,至此终身难忘…

    “都下去,本宫要歇着了。”

    万皇贵妃仰靠着那虎皮椅上道。

    “阿琪留下。”

    三五个宫女纷纷退下,扣上殿门。不知是不是四门紧闭的缘故,光线顿时暗了下来。

    我站在大殿中央,那个缕衣刚刚跪着的位置上。一下子从旁观者,变成了同样任人宰割的鱼肉,如此身份的转换,的确让人不太适应。

    “知道本宫找你何事么?”

    万皇贵妃随手取了一块芙蓉糕,咬下那四方的一角。这浅黄色的点心入口酥脆,嚼时又觉松软,甜而油腻,却十分合万皇贵妃的胃口。

    “奴婢不知。”

    我低着头,盯着地上铺着的毯子。繁杂的花纹,让人琢磨上很久也不明白其中寓意。却听得万皇贵妃‘哼’的一声,似乎是嗤之以鼻的样子。

    “你知道也好,不知道也罢..”万皇贵妃手指敲着案面,抬眼看我道,“反正本宫也是要说的,不妨直接告诉你;”

    万皇贵妃说着,喝了口茶水。手中的杯盏还未放下,便道。

    “本宫看,纪氏那贱人八成是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