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邪门的周扬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54本章字数:2705字

    杨威的拳头毫无征兆地向周扬的面庞砸去!

    “小心!”

    姜可儿大喊一声,粉嫩的脸色有些惊慌失措。想骂杨威无耻,可是想到是自己让他检测周扬的身手时,姜可儿张了张嘴没有说什么,下意识地闭上眼睛,不忍心看周扬鼻血飞溅的情景。

    嗯?

    她偷眼观看,见周扬虽然狼狈,却险而又险地躲过杨威的拳头,露出一个会心的微笑。

    “这家伙,我说他怎么不怕,原来手脚这么麻溜。”

    只是,当她看到旁边的卫央,脸上古怪的表情时,有些奇怪地问道:“两位大哥,你们这是怎么了?”

    卫央与同伴交换了一下眼神,郑重地说道:“姜小姐,你和这个周扬兄弟熟悉吗?”

    “他啊!熟——”

    姜可儿正想说,熟悉的很,可是话到嘴边,再也说不下去了,虽然她对周扬很好奇,又感谢他对自己小白的照顾,可是,如果说熟悉,还真说不上熟悉,他们认识还不到一天的时间。

    不过,怕孙雪的失踪,赖上周扬。

    姜可儿肯定的说:“他不是坏人。”

    卫央有些无奈,如果是刚才,他也会和姜可儿同样的想法,可是,看到周扬的生涩的躲闪中,却饱含奥妙的身法,他不确定这个故意讨好自己的小兄弟,是不是真的单纯。

    “姜小姐,刚才周扬面对那人的突袭,如果换成我们兄弟二人,除了硬碰硬,根本躲不过去,而他看起来很狼狈,可是每一个躲闪动作恰到好处,奥妙无比,似乎经过千锤百炼一般。”

    他们很吃惊。

    和周扬纠缠在一起的杨威,更是震惊,同时又有些气急败坏。

    “小畜生,你只会躲吗?有本事和老子打一场!”

    周扬面对杨威的辱骂,并没有恼火。因为他已经被一个新奇的发现震惊了。别人没有想到他能躲开杨威的拳头,他自己更没有想到。

    在那个危急的关头,他只是做出了一个习惯的动作。就像在乾坤袋中,抓向神符时,神符做出的规避动作一样,没有想到这个神符躲避的动作中,竟然饱含一个精妙的身法。

    真是意外喜!

    而且,当杨威抓向周扬时,周扬的意识,在乾坤带中已经模拟杨威的动作,抓向神符。神符躲闪的动作,被周扬模仿,又一次,用到了杨威的身上。

    这个过程既玄妙又刺激。

    周扬心中暗喜:等你抓住了我,我也就抓住了神符,到时候,给你来一个衰神附体,呵呵,周扬已经开始想想杨威倒霉的样子了。

    杨威看周扬没有理会自己,而且他的嘴角荡起一个弧度,不由地心中恼怒。

    “柱子,你们两个和我一起围堵他,我到看看,他能跑到哪里去!”

    柱子嘿嘿一笑,答应一声。

    身子一晃,向周扬冲了过去,二话不说,朝着周扬嘭嘭就是几拳,相当暴力,周扬吓得一身冷汗,堪堪躲过,杨威已经在别的空档处等着自己了。

    他们三人配合相当完美,看样子,合伙做过不少坏事。

    周扬心中着急,因为在乾坤袋中,他的一个意识身影,没有办法模仿杨威三人的动作。看着三人从三个不同的角度,把自己围到中间,挥手砸向他的脑袋上,周扬吓得魂飞天外。

    “奶奶的,人多了不起啊!当年天兵天将围攻自己,现在,你们这几个混混也想如此?”

    周扬怒发冲冠,紧咬牙齿,眼睛睁得老大。

    似恼怒!似惊恐!似不甘!还有一种对过去痛苦的追忆!

    姜可儿看到周扬的样子,芳心乱颤。

    “两位大哥,周扬快不行了,你们帮他一下。”

    卫央两人却很淡定。

    “姜小姐,没事,周扬兄弟,在演戏呢!这么精妙的身法,别说是他们三人,就是在加上我们两个,也不是他的对手,如果能奈何他,恐怕只有踏上修仙路上的凝气高手了。”

    “修仙?”

    姜可儿从来对那些打打杀杀没有兴趣,连家里给自己找的保镖,她都很排斥,对修行的事,知道的更少,什么凝气高手,她压根不知道。

    不过,修仙这个词,她却很感兴趣。

    因为她对苏轼的那句,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的诗句,迷恋的紧。

    只是,还没有等姜可儿打听一些修仙的事,意外发生了。

    杨威手下砸向周扬的拳头,竟然偏转了方向,擦着周扬的身子,竟然的砸向了杨威。

    砰砰两声闷响,一个拳头落在了杨威的左眼上,又一个拳头,落在了他的鼻子上,顿时,一道鼻血从杨威的鼻子中飙了出来。

    杨威眼酸的眼泪都流出来了,捂着鼻子,骂道:“柱子,你他妈这是干什么!”

    “啊!对不起,威哥,我也不知怎么为什么我的拳头,竟然不听使唤。”

    柱子和另外一人一脸懵逼和愧疚,看着杨威成了流鼻血的熊猫,问道:“威哥,你没有事吧?”

    当柱子走向杨威的时候,不知怎么搞的,突然脚下一滑,一下扑倒在杨威的身前,他的手想抓住东西,却抓住了杨威的短裤。

    遗憾的是杨威并没有腰带,被柱子一拉,顿时,露出了他那红色的三角裤头。

    啊!

    杨威尖叫一声,连忙提起裤子。

    还没有等杨威说话,另外一人,也向杨威关心地走了过来。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他不知是紧张还是什么,他的腿竟然也打了个踉跄。

    杨威吓得连忙后退,只是没有退几步,只听噗通一声,杨威一脚踩空,跌进了下水道里。

    姜可儿看的心惊肉跳,为杨威捏了一把汗。

    扭头看了卫央说:“你早就知道了?”

    卫央暴汗。

    “这,这周扬太邪门。”

    看着杨威在下水道里挣扎,姜可儿和卫央都不知道该不该帮忙把他弄出来。

    “不关我的事,今天杨威犯太岁。”

    周扬向姜可儿他们,无辜的摊了摊手可心里却乐开了花。

    “这衰神附体,果真神勇,奶奶的,终于看到在别人身上发挥作用了。当年自己可是整整倒霉了一天一夜,成了天宫最大的笑话,甚至不亚于弼马温的称号!”

    周扬看姜可儿和卫央向杨威走去,想帮忙把杨威弄出来,连忙喊住了他们。

    “别去!”

    姜可儿低声说道:“周扬,杨威并不是简单的一个学校霸王,我这是为你好。”

    周扬苦笑,别说他不简单,当年自己还是齐天大圣呢!

    “我这也是为你好。”

    姜可儿怀中的小白,也不断地呜呜直叫,在她的胸前拱来拱去。

    姜可儿摸着小白的头,笑道:“小家伙,你和周扬还没有认识一天呢,就跟他学坏了?”

    得!

    周扬也不好再说什么。

    他们无法理解周扬的好心提醒,向杨威所在的下水道走去。只是他们还没有走过去,远处迎面跑来了一个水泥罐车,伴随着刺耳的汽笛声,还有尖锐的刹车声,在地上强行擦出两条平行的弧形线。

    大罐车刹车不稳,直接一个侧翻,罐中的水泥倾翻在路边,要不是卫央眼明手快,拉了姜可儿一把,她怕是在水泥堆里练习憋气功呢。

    下水道中的杨威却没有这么好运了,直接被水泥埋得只剩下一个脑袋。

    众人目瞪口呆,看着周扬如同看瘟神一般。

    “别这么看我,那才是瘟神倒霉蛋。”

    尽管周扬如此解释,他们的眼神还是充满怀疑,因为这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周扬有些无奈,走到下水道里杨威的身前,语重心长地说:“你啊!犯了太岁,赶快悔改,诚心祈求原谅,才能保住性命。以后多做好事,别做坏事。还有,别惹我,惹我容易犯太岁!”

    周扬说完,在杨威惊恐的眼神中,转身离开,走到卫央的身边事,对他温和地说道:“卫大哥,咱们走吧!去看看孙宇少爷去。”

    看着他们惊恐不已的样子,周扬心中暗喜:他们尚且如此,那个杨威,以后肯定只会积德行善了。

    然而后来发生的事,让周扬后悔了自己对杨威的劝诫。

    要不然,杨威凭着自己的能力,肯定忍不过一天一夜的衰神附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