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周妈的忧心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54本章字数:2993字

    从别墅里出来,周扬虽然满身是伤,但摸了摸兜里的三万块钱,心理还是还是美滋滋的。

    姜可儿问道:“看你鼻青脸肿的样,笑什么?”

    “哥哥我有钱了!你说,我做点什么事好?”

    “你先去医院看看吧!别落下什么后遗症,这个孙宇太不是东西了,下手没有一点轻重,怎么就没有他姐一点温婉的样子啊!”

    姜可儿正要用纸巾给周扬擦拭额头上的残血,周扬连忙躲开。

    “咦,怎么?你还害羞啊!”

    姜可儿猛然靠近,一股幽香扑面而来。周扬确实有种头重脚轻的感觉,似乎是荷尔蒙分泌过剩,只是,他那里时害羞,而是姜可儿的手也没有轻重,竟然用纸巾在他的伤口上乱戳。

    这放到谁身上能受得了。

    “没有,这点小伤不算什么,都快好了。”

    周扬没有说谎,自从他觉醒之后,身子变得越来越强壮,而且恢复能力随着时间的增长,变得强悍起来。在小树林被杨威几人痛殴的时候,都没有这好的快。

    周扬看着姜可儿明媚如水的样子,周扬问道:“那个,可儿,你和孙宇是青梅竹马吗?”

    “那里是什么青梅竹马,我才看不上他呢,长着一个娃娃脸,却腹黑的很!再说,漂亮的女孩,在修炼着的眼中,也抵不过一个天材地宝,你没有看到他为了你的那一颗什么,都能放弃我,这样的人,我没有一点兴趣。”

    “是为了一颗巧克力。”

    周扬补充道。

    “什么巧克力,你别唬我,你以为我不知道啊!你要是敢喂我的小白吃巧克力,我非和你拼命不可!”

    姜可儿如同一条清澈的小溪,时而温柔安静,时而泼辣激荡,刹那间,撩拨着周扬的心,让他有些的入迷。

    周扬有些奇怪,自己不是齐天大圣转世吗?怎么对美女也动了情?

    按不住心中的悸动,周扬问道:“可儿,如果我也能修仙,没修仙之人把天材地宝视为一切的坏毛病,把你当成宝贝爱护,你能不能做我的女朋友?”

    对周扬的直接,姜可儿不由地楞了下来,眼眸中的娇羞一闪而过,娇笑道:“你啊!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在说。”

    姜可儿说完,向前跑去。

    周扬微微激动,追了过去。

    在别墅三楼的窗户前,孙宇看到两人的情景,眼睛一眯,对着身边卫央说道:“卫央,你去跟着这个周杨,这小子有些古怪!别让可儿吃了他的亏。”

    “少爷,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讲,你跟我这么久了,还来这一套?”

    卫央深吸一口气。

    “少爷,我觉得周扬兄弟,适合做朋友,不适合做敌人。”

    “哦?”

    孙宇平淡的眼神中,有些冷意。如果卫央不给出一个合适的理由,孙宇怕是要生气。

    卫央胆战心惊,还是硬着头皮说:“有一件事,我没有来的急告诉少爷。今天小姐班中的杨威带着两个手下,来找周扬的麻烦了,你猜怎么样?”

    身孙宇冷冷一笑:“他们?奈何不了周扬!”

    “少爷怎么知道?他们岂止是奈何不了,而是倒了血霉了,特别是那个杨威。”

    “怎么回事?”

    孙宇也有了一点兴趣。

    他知道周扬的身法虽然奥妙,可是没有一点修炼基础,躲避还是可以的,真要反击,怕是有些不足。他是知道杨威的,杨威的手下怎么也是一个武术高手,周扬应该讨不到便宜。

    卫央把发生的怪事,和孙宇说了一遍。

    孙宇脸色有些变了。

    “这麽说,周扬身上有衰神宗的仙家法宝?可以不用真元力,就可以施展的法术?”

    同时一个念头出现在孙宇的心中:为什么自己狂虐他的时候,他没有对自己施展?难道真的是因为姐姐。再想到周扬对姜可儿的样子,孙宇不由地有些恼火。

    “这个混蛋,还没有怎么着,就想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岂有此理!”

    “少爷,怎么了?”

    孙宇脸瞬间恢复了平静。

    “没事,越来越有意思了。我倒想看看,这个周扬是何方神圣!没有资格做我孙宇的朋友!”

    此时的周扬,已经和姜可儿分开。

    在路过他家附近地摊一条街的时候,买了一个蓝色的衬衫换上身上的破烂,又买了一些红梨。

    周扬的妈妈总是咳嗽,上次感冒留下的后遗症,现在还没有好。周扬让他妈妈去医院检查,他妈妈总是说小毛病,没有必要兴师动众,时间长了,自然而然就好了。

    只是,周扬明白,他妈妈是为了省钱。

    周扬提着红梨回家,见客厅里张叔和老妈说话,走了过去。

    “张叔也在呢!来吃梨!”

    张叔是周扬的房东,时常到他家里来,找周扬的妈妈说话。听说与老伴离异多年,而且有多处房产,属于那种优质中年男人。

    周扬知道他的目的,对他并不感冒,虽然很客气,但心理上无法接受。

    只是碍于张叔经常帮忙,而且对他的母亲没有什么冒犯,周扬虽然有些排斥,但也没办法把这个中年男人轰走。

    “谢谢杨杨了,叔叔不渴。红梨润肺止咳,留着给你妈妈熬茶喝吧!”

    周扬也没有多理会,把红梨放到客厅的桌上,转身去了厕所,把脸上残留的血迹洗掉,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有些清秀的面庞。

    “周扬,从今天起,再也不让任何人欺负你!更不能然任何人看不起你!看不起你妈妈!”

    周扬扶着洗手池,看着脸上的水珠留了下来,斗志高昂。

    这时他听道外边的张叔对他的母亲说:“红梅,杨杨的脸有点伤痕,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你问问他,我冒然开口,怕他烦我。”

    “这孩子就这样,从小缺乏父爱,性格有些怪异,您别在意。”

    “红梅,你跟我这么客气干什么,你知道我——”

    “他叔,你别说了,我知道,你让我考虑一下行吗?”

    周扬妈咳嗽了一下说道。

    张叔有点兴奋,因为这是红梅第一次松口。

    “那好,那好!我先走了,你和杨杨聊聊,有什么事,你和我说,无论什么事,我都愿意帮你们娘俩。”

    周扬妈叹了一口起,把张叔送走。

    听到砰地一声关门声,周扬摸了一把脸上的水渍。

    此时,周扬的脸上虽然有些伤痕,却不怎么痛了。他强悍的恢复能力,让他自己都有些吃惊。

    周扬妈走了过来。

    “杨杨,你脸上这是怎么了?”

    “没事,摔的了。”

    周妈有些伤心地说:“你是不是给你打架了?”

    “怎么会!好吧!妈,我和你说实话,今天回来的时候,我被车撞了。”

    “啊!赶快去医院看看啊!”

    “妈别紧张,我没有一点事,而且开车的人是一个大款,看我被撞成这样,还给了我三万块钱,你看!”

    周扬说着把钱拿了出来。

    看着儿子拿出来的三打红币,周妈吃了一惊,显然有些不相信,谁会这麽傻啊,钱,能这麽容易赚吗?

    “儿子,你别唬你妈,这钱是从哪里来的,你可别做什么傻事!咳咳。”

    周妈紧张一下,又咳嗽起来。

    周扬连忙帮她拍打着后背。本想找个合适的理由,说明这三万块来历,好让妈妈拿着钱看病。没有想到,自己的妈妈竟然这么容易就看出了。

    “妈,我说的真的,那人是个酒驾。他不敢让警察知道,所以,才这样的。”

    听说酒驾,周妈吓了一跳。连忙拉着周扬看了又看。

    “儿子,你没有事吧!”

    “没事,你看看,我不是挺好的。”周扬说着转了转身。

    “倒是你,妈,你拿着这钱,到医院看看病吧!”

    “我这只是普通的感冒,没有事的。妈妈今天有事想和你说一下,你看看张叔人怎么样?”

    “张叔?”

    “我想给你找个后爸,将来你好有个依靠。”

    周扬心理有些不舒服,虽然他知道自己自私了一点,可是,他对爸爸这个称呼,有些排斥感。

    “妈,别为我考虑,从今天起,我能来照顾你,而且,别人有的东西,咱们也会有,别人没有的东西,咱们也会有。但是,如果你自己找老伴,我不反对,但张叔是不是有点老了?”

    周妈没有在意周扬前边的那句,后面的却让她很为难。

    张叔确实老了,都已经六十了,而她才三十多。

    只是,她的病让她有其他的选择吗?

    “咳咳,儿子——”

    “妈妈,你别说了。我能照顾自己的!你现在什么都别想,熬点红梨茶,明天去医院看看。”

    红梅还想说什么,周扬以还要写作业为借口给打发了。

    回到房间,周扬的意识进入乾坤袋中,从无数颗闪烁星芒的宝贝中,寻找适合他目前状况的东西,能让体内产生一股气就好了。这样的话,他就可以进入凝气境界了,那时候,他的身法再也不是无根浮萍了。

    周扬相信,只有真正地拥有实力,一切问题就不再是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