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悟空的旧情人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55本章字数:3197字

    周扬看见,那条肉眼可见的细线上,有一股奇怪的能量,源源不断地从孙雪的身上传送到那个白发雕像上。经过这股力量的滋润,白发雕像越来越剔透,表面的皮肤变得细腻而带有光泽。

    而水池中的孙雪,脸色越来越苍白,嘴唇干裂,甚至皮肤都出现衰老。

    祭品?

    周扬被深深的震撼了,难道这种剥夺人生命的邪恶功法真的存在?

    这可比养珠术可恶多了。

    看到孙雪这个样子,周扬心痛急了。他想都没有想直接冲向水池!

    “混蛋你敢!”

    “周扬,你在干什么?”

    旁边的琳琳和四姐大惊失色!那可是老祖的祭品,而且不是普通的祭品,而是老祖降下旨意特意寻来的祭品,容不得半点差错!

    白发雕像身后的四姐,身子一纵,直接从原地消失,似一头在丛林间跳跃的凶兽,直接向周扬扑去,她不仅要阻止周扬,同时也要将周扬撕个粉碎。

    危机来临,纵是拥有绝妙的身法,周扬也没有躲闪,更是加快速度,直接向孙雪抱去。

    嘭地一声闷响,在周扬抱住孙雪的一瞬间,四姐的攻击也落在了周扬的身上。巨大的掌力,直接把周扬拍出了水池。

    周扬的抱着孙雪撞到雕刻参天古树的墙上,翠绿色的碎石飞溅,周扬的身子狼狈地甩在碎石中,口吐鲜血,剧烈的疼痛,让他几乎昏迷。

    看着怀中停住衰老的孙雪,周扬惨然一笑。

    “你还好吧?对不起!”

    周扬满怀愧疚,曾经的好感浮上心头,让他更加痛苦。如果不是他,孙雪也不会被抓过了当作祭品,更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孙雪悠悠醒来,苍老与稚嫩并存的脸微微一笑。

    “不怪你,这是命中注定!”

    温柔的声音,叮咚的清泉,有种沁人心扉的清凉,又如九天之上的仙阙中传来的仙音。周扬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好听的声音。

    他心中的愧疚更甚。

    “放开她!留你个全尸!”

    四姐森然的声音从周扬的身后传来,让周扬很绝望,依他现在的修为,根本无法对付深不可测的四姐。不过,周扬并不打算放开孙雪。

    “既然是死,全尸不全尸又有什么关系呢!来吧!”

    周扬的坦然让四姐有些投鼠忌器,毕竟孙雪还在他的怀里。四姐深深地出了一口气,说道:“放下她,重新把她放在灵池中,我可以放过你,还让你做我们红虎的养珠人。”

    “周扬,快放下孙雪吧!别惹四姐生气了。”

    琳琳也在一旁劝说,周扬并没有答应,紧紧地抱着孙雪。

    孙雪似乎感受到周扬的情谊,柔柔地说:“乖,把我放回去吧!”

    周扬还是没有动。

    一道细微的声音响起,四姐扭头看向声音的来源,顿时大惊失色。因为白发雕像细腻泛着光泽的皮肤竟然出现了一道道细微的裂缝。

    “小子,你磨蹭什么,还不放过去?”

    见周扬摇头,四姐恼凶成怒,一掌向周扬打去,凌厉的掌力,发出尖锐的嘶鸣,甚至有层明亮的真元之力覆盖在她的手臂上,使手掌周围的空气都有种燃烧的感觉。

    这一掌下去,只有凝气期二层的周扬非要命丧当场。

    正在这时,一道道鸡蛋壳碎裂的声音响起,那个白发雕像表面的皮肤已经没有了细腻,也没有了光泽,而是爬满了蜘蛛网般的裂痕。

    紧接着砰地一声炸响,白发雕像直接炸裂,一个白发美女从雕像中飘出,剔透的玉石碎片如天女散花般从白发美女身上洒落。

    她一身浅红色的衣服,衣袂飘飘。婀娜的身姿,如仙女下凡,精致的面容让人惊叹,只是眉宇间的妩媚,使人思念无眠。

    她手臂一伸,如跳舞一般。瞬间出现在四姐的身后,没有看到她如何出手,四姐的身子如炮弹直接飞了出去,甚至还有骨头碎裂的声音。

    “孽畜!他是你能伤的吗?”

    “老祖!”

    四姐震惊无以复加,有惊喜还有恐慌,似乎没有想到老祖能够醒了过来,更没有想到老祖会对自己出手。

    琳琳见状,噗通一声,跪倒在老祖的身前,她听过太多关于老祖的传说,整个红虎的存在,就是为了老祖的复活,更没有想到,老祖醒来后,竟然如此厉害,深不可测的四姐,竟然没有一点反抗之力。

    白发美女似乎没有看到一般,没有理会,静静的站在周扬的面前。

    “悟空,你还好吗?”

    周扬心神一震。悟空?这个只有自己心中才出现的字眼,竟然被人说出来。难道此人能看到自己心中的秘密不成?

    周扬扭头向白发美女看去,当他看到白发美女的身影时,心头一震,被她的美震撼到了,他从来都没有见到如此美丽的女人,哪怕姜可儿和曾经的孙雪也不行。

    一身粉衣,如桃花夭夭。随意自然裹着如白玉般的身体,凸凹有致的玉体,隐隐看到原来的模样,眉若柳丝,鼻如葱白。

    更重要的是她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含情脉脉的眼神,不正是——

    周扬一回想,便感到头疼欲裂。

    “悟空,你不记得我了?我是红狐啊!那个在花果山上,陪你大闹天宫,大战天将,生死相依的红狐啊!你忘记了吗?”

    周扬头疼的厉害,他的脑海里闪现碎裂的画面,似乎看到一只猴子和一只红色的狐狸在林间跳跃,那狐狸的眼神与这个眼神一般无二。

    “哦,我知道了,你忘记我,都是因为这个贱人!今天我就杀了她!”

    “别!”

    周扬忍着头疼,伸手阻止了白衣美女。

    “你到现在还护着她?你知不知道他是天宫派来的,对你使用的美人计!神仙多狡诈,佛祖亦反复,你被压在五指山下,你都忘记了吗?”

    周扬没有忘,他记得五指山下,散去功法转世重生的无奈。

    只是他想不起怀中的孙雪,和曾经的仙佛有什么关系。

    “她只是我的同学,和曾经的天宫没有关系。”

    “没有关系?呵呵。她是天宫上的嫦娥啊!那个说宫阙清冷,愿意随意和你一起下界,骗你把蟠桃园中的仙桃吃光的仙子啊!如果不是她,你怎么能在天宫受尽冷落?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她灵魂中的气息,就算转世万次,我也不会忘记她。你放下她,让我杀了她,夺了她的本命法器,成就地仙之体。”

    说着便向孙雪的后脑勺抓去。

    “别,我求你放过她。”

    “求我?!你还是那个心硬如铁的猴子吗?你竟然为了她求我!”

    红狐楞在了当场,美眸中泪水涟涟。

    曾经的爱情执着,只不过是一个冷淡的笑话。

    她强忍泪水,对周扬说道:“我问你,你在轮回前发誓,当你苏醒时,你定当再次打上天宫,镇压诸仙佛,还算不算话?”

    周扬沉默,喃喃地问道:“这个世界,还有仙吗?”

    周扬虽然能感受到悟空轮回前冲天的怒气,可是,轮回数千次,他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悟空,有些事情,随着时间慢慢淡忘,早已经物是人非了。

    千次的轮回,一朝苏醒,他有些不知道哪一个才是真正的自己,才是自己要过的人生。是周扬,还是悟空,还是其他世的自己。

    红狐有些失望,只是她费尽千辛万苦,一点点地积攒真元之气,才苏醒过来,并不会这样放弃。

    她擦了擦眼泪,冷冷说:“这个有没有仙,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当你轮回时,发下的誓言,已经惊动了玉帝,他派了很多神仙下凡来了,无论如何,他都要把你扼杀。虽然历经千世,一些神仙返回了天庭,可是还有神仙在查找中着你的踪迹,现在你觉醒了,相信他们很快会找上门的。”

    周扬哀叹一声,有时候,命运并不会因为自己的想法而改变要经历的东西已经写在自己的命运里。

    既然如此,周扬决定去面对。

    “能不能找到他们!我想和他们谈谈!”

    “可以,只要我杀了这个贱人,夺了她的本命法器,我相信他们很快就会发现,到时,他们会找过来的。到时候,想怎么谈随你!”

    周扬不傻,凭着自己的实力,怕是没有神仙会听。

    “怎么?不舍得了?”

    “红狐,别这样,以前的事情,我很多都不记得了。她啊,我只知道她是我的同学孙雪,并不是什么嫦娥,而你,我隐隐约约地想起,是一只和我在花果山玩耍的小狐狸。”

    红狐的泪水夺目而出,紧紧地抓住周扬的胳膊。

    “悟空,你真的还记得我?太好了,我正是那只等你数千年的狐狸!”

    “那个,你以后别叫我悟空,叫我周扬吧!要不然,让别人知道,还以为——”

    “对对对!不能让人知道你的身份,至少在你完全觉醒前,是不能让人知道你的身份。”

    周扬哪里是不想让人知道他的身份,只是觉得有些别扭,自己突然成了另一个自己,有种迷失自我的感觉。所以,他想做现在的自己。

    “你能不能让我把孙雪带走,他的家人很担心她。”

    “不行!她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绝对不能让她离开。”

    孙雪已经从周扬的怀中起来,对红狐恳求道:“好姐姐,我知道你关心周扬,我虽然想起了一些事情,但我不会害他的,你应该也知道,我为什么住在广寒宫阙中,我也有自己的苦衷。请你放心,我不再为玉帝办事。”

    红狐微微一笑。

    “是吗?放你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