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威胁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55本章字数:3313字

    “谁送来的?”

    “是一群气势汹汹的男人,长的很凶恶,把我和你张叔吓的不轻。对了,他们临走的时候,说是什么杨先生。”

    “杨先生?”

    周扬猜想是杨威的爸爸,只是他刚刚托卫大哥给自己带来口信,现在又送来两箱东西,是什么意思?

    周扬让妈妈和张叔退到边,抠了一下箱子的卡扣。箱子嘭地一下弹开,吓了周扬一跳,只是看到箱子里的东西,惊了一下,同时,心头也轻松不少。

    箱子里是捆捆码得整齐的钞票,鲜红的颜色,很晃眼。

    “啊!怎么这麽多钱?洋洋你和这个杨先生什么关系?他怎么送这麽多钱?”

    周妈想到昨天周扬给自己的三万块前,更加疑惑。

    “洋洋,你告诉妈,这个杨先生是不是撞了你的酒驾?他给你这么多钱,你不会出什么事了?”

    周妈有些慌张。

    不过周扬并没什么担心,脸上带着笑意。

    “我能有什么事,你看我现在不是囫囵的嘛!”

    周扬翻了翻的成捆的钞票,很开心。这个杨威的父亲倒是有点意思,儿子都已经这么倒霉了,还能想到送钱。而且一送就是一箱,足足有50万。

    顺手把第二箱子打开,只是当周扬看到第二个箱子里的东西,脸色一变,慌忙合上。

    “杨杨怎么了?”

    周扬勉强地笑了笑。

    “没事,这个杨先生还真客气,送钱还送两箱。”

    “好人啊!杨杨,我和你说,这钱咱们不能要,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虽然酒驾有错,撞了你,如果咱们没有事的话,就把钱给人家还过去。”

    “知道了妈,明天我就把钱还过去,不过,如果一分钱不留,人家会不踏实的,咱们就收下两捆。”

    周扬箱子里从箱子里,拿出了两捆,放到桌子上,合上箱子。

    “妈,你和张叔聊着,我还有点作业没写。我先回房了。”

    周扬拎着箱子,回了房间。身后响起周妈的叮嘱。周扬关上门,把两个箱子扔到了书桌上,脸上阴沉。

    “姓杨的,竟然给我来这一套,如果吓到我妈,我和你没完!绝不会让你儿子倒霉几天这么简单。”

    周扬平复了气恼的情绪,想重新打开箱子,看看箱子里的东西。正在这时,门响了。

    “杨杨,叔叔可以进去吗?”

    周扬连忙把两个黑箱子,放到床下。

    “进来吧!”

    张叔走进房间,神情有些拘谨。

    “刚才,我看到箱子里的东西了,你是不是得罪人了,要不要叔叔帮忙?”

    周扬神色一冷。

    “用不着!管好你自己的事就成了。”

    看到张叔难堪的样子,周扬又有些不忍。这个张叔,除了年龄比自己的母亲大很多,其他方面都挺好的,只是不知道为何,自己对他这么排斥。

    “好了,这件事别让我妈知道,我能处理好。这两天我不在的时候,帮我照看我妈,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周扬掏出那款淘汰数年的黑手机,和张叔交换了号码,然后把张叔赶了出去。

    额,是请了出去。

    回到床边,周扬并没有在去看箱子,而是回想起和杨威的冲突。虽然起源于孙雪,但真正起到催化作用的却是华哥。当初,华哥把孙雪掠走之后,让杨威把自己打了一顿。才发生后面的事情。

    想到此处,周扬决定,去找下华哥。

    华哥是红狐的人,现在的红狐和自己又有些渊源。让华哥出面约一下杨威的父亲,应该比自己好的多,毕竟华哥在S市有些地位,而且又是凝气期修仙者。

    放下此事,周扬开始了修行。

    从红狐归来后,他不但觉得身体出现了变化,他的意识里多了一段信息,好像是红狐在拍打自己的时候,强行灌输的。

    而这段信息,不但清晰点出了这个世界的修行的事情,而且还说了轮回觉醒的阶段。

    觉醒分为意识觉醒,身体觉醒,法力觉醒。三者完全觉醒,就可以恢复以前的功力。而修行世界的修行却是经历凝气,巩基,结丹,元婴,大乘,飞升,地仙。

    达到地仙的地步,才算是与天宫仙人同样的位置。

    并且还嘱咐周扬,利用修行,帮助自己的快速觉醒。

    周扬会心一笑,这个红狐对自己这么凶恶,其实很关心自己。而且长的这么漂亮,当初自己是悟空的时候,为何就冷落了她呢?

    难道因为她只是地上的妖精?而嫦娥却是天上的仙女?

    想想孙雪的样子,比不上现在的红狐啊!

    这一夜,周扬除了思考一些事情,大部分时间都在乾坤袋里度过。

    早上,周扬提着两个箱子出门,给班主任孔琳云打电话请了假,便去了红灯笼。路上顺便把一个箱子里的四十多万,存进银行卡里。

    周扬没有打算把这钱送出去,他要送的是另一箱东西,因为箱子的东西已经惹怒了他。

    红灯笼的人看到周扬,似见了鬼似的,因为昨天的事,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且,此时的周扬脸沉如水,有点吓人。

    其实,不是周扬刻意如此,而是他修为提升,没有完全隐藏,心情波动,都会露出锋芒。

    看着红灯笼的人战战兢兢的样子,周扬微微一笑。

    “干吗这个样子,我很可怕吗?”

    “害怕。”

    看到这人绑着纱布的样子,周扬有些尴尬。

    “去叫你们的管事的出来。”

    这人急忙跑了进去。没有多久,精瘦的洪七一路小跑地出来了,看到周扬一脸惊喜。

    “周哥,你来了?”

    周扬看到洪七,目光一凝。他惊异地发现,洪七浑身没有一点伤势,而且体内还有一股熟悉的波动,似乎快要凝聚真元之气了。

    “洪七,一日不见,刮目相看啊!”

    “托周哥的福,会上奖励了我一个红虎令,马上我就踏上修仙的行列了。而且会上还命令我等,见到周哥,一定尊为上宾,有什么要求,我们红虎定要全力完成。”

    周扬有些意外,又有些同情,洪七成了养珠人。

    “华哥,在哪里?”

    “华哥不在,我这就打电话,叫他过来。周哥,要不你先到楼上雅间歇着?”

    洪七恭敬地说,似乎当初对华哥,都没有这样恭敬,不但尊敬,他说道雅间时,都有一点神圣感。

    周扬点点头,在洪七的带领下,到了楼上雅间。虽是雅间,却比昨天的豪华包间,还要豪华。地板是一种翠绿的的缅甸玉铺成。墙壁上是周扬不知道的壁画,虽说不上雕梁画栋,却给人一种身心愉悦的感觉。

    “没有想到,红狐竟然有这样套房。”

    洪七战战兢兢,勉强一笑。

    “但凡我们红虎的产业,都有一间这样的房间,平时并不开放。像我这样的地位,都没有资格踏入。就算是获得红虎令多年的华哥,也没有资格。昨天会上奖励我红虎令的时候,告诉我,这房间可以对你开放。”

    周扬受宠若惊,这个红狐真的是全心全意地为自己着想啊!

    “好了,你快把华哥叫来吧!”

    洪七给华哥打了电话,电话中只说了一句,周哥找你,电话那头,便匆匆忙忙地答应,问了地方后,便挂了电话。

    没有让周扬等多久,整个房间,周扬还没有看一遍,华哥便挺着大肚腩,跑了进来,脑门上满是汗水。

    “周哥,你找我?昨天的事,真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你要打要骂,尽管来吧。”

    此时的华哥,完好无损,连一点伤势都看不出来。

    看样子,养珠人的恢复力,还不是一般的强。

    “我找你,不是昨天的事,是关于杨威的事!”

    华哥一听,脸色苍白,急忙解释道:“周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让杨威害你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华哥汗水刷刷地流了下来,双腿打颤。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怎么就鬼迷心窍地吩咐杨威往死里打呢!而且还偏偏找的是有些麻烦的杨威?

    华哥后悔不迭。

    周扬没有理会华哥的道歉,对于华哥,周扬没有多少好感,也没有去安慰他,径直走到沙发上,把茶几上黑色的箱子拉到身前。

    “来看看这个!”

    华哥抹了一把胖脸上的汗水,胆战兢兢地走到了周扬的面前。看着周扬把黑色的箱子打开,听到箱子嘭地一声弹开的时候,华哥惊了一下。当他看到箱子里的东西时,他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里。

    华哥双腿一软,直接跪倒在周扬的面前。

    “周哥,饶命啊!别杀我!”

    箱子里不是别的,正是一把泛着寒光的匕首!而匕首上,还沾着一缕干涸的血迹。

    周扬的身子,向沙发上依靠,看着华哥平静地说:“这个是杨威的爸爸送给我的!同时,还有一箱五十万的现金。他儿子很倒霉,想让我让我给他转转运,尽管我能做到,可我觉得,像杨威那样让我讨厌的人,不想帮他。你说,我该怎么办?”

    “周周哥,把钱退给他。”

    “那五十万的现金,我已经存进了银行。只是不喜欢这把带血的匕首。”

    “我去找他,让他收回匕首。不让他威胁周哥。”

    周扬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一把把箱子打落在地,脸色因为生气,变得涨红。

    “威胁我?这他特码是威胁我家人!他明明能找到我,却把这送到我家!”

    洪七被周扬的样子,吓了一跳,连忙说道:“周哥,我这就带人把这个王八蛋给灭了!”

    华哥满嘴苦涩。

    “华哥,我这就找他去!这件事我给你办好,绝不让他威胁到您的家人。”

    周扬沉默,脸色阴沉。

    见识到衰神附体的威力,还敢这样威胁自己,这样的人是个人物,凭着华哥这个熊样不一定能完美解决。周扬从地上捡起的带血的匕首。腥臭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是人血!

    这样的家伙,周扬决定会会他。

    “你有杨威父亲的电话吗?”

    华哥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