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杨云海的靠山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55本章字数:2769字

    见华哥点头。周扬说:“给他打电话。”

    华哥不敢怠慢,连忙从肥胖的后屁股兜里,找到杨云海的电话,拨了过去。

    俗话说,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狗熊,儿怂蛋。而杨威是校霸,他老子是混混。而且是S市很有名号的混混。提起扬云海,一般人都不敢招惹。

    华哥成为养珠人,踏上修仙的道路,也结交了不少有能力的人,这个扬云海,自然在他的圈子里。

    电话接通,那边传了一个浑厚的声音: “啊!宁华兄弟啊,你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

    声音中带着笑意,似乎心情并不是很糟糕。

    周扬没有等华哥说话,便从华哥的手上接过来手机,对着电话中了,沉沉地说道:“你就是杨威的父亲,扬云海?”

    “你是谁?”

    “这么快就忘记了?你昨天还把两箱东西送到了我家呢!”

    “怎么样,喜欢吗?”

    周扬冷冷地说道:“喜欢。”

    “那就好,赶快把我儿子的霉运去掉,否则,我会让你后悔的!我扬云海说话算话!”

    “行,约个地方,我把东西给你送过去!”

    “算你识相!滨云路云海洗脚城!”

    挂掉电话,周扬对华哥说:“滨云路云海洗脚城,你知道这个地方吧?带我去!”

    华哥答应一声,似乎想到了什么,又说道:“周哥,见到扬云海,能和平解决就和平解决吧!他有些不好惹,他好像是一个修仙门派的弟子。”

    周扬虽然没有在意,旁边的洪七却紧张地说:“周扬,我叫兄弟们一起去吧!”

    “不用!”

    周扬提着黑色的箱子,坐上华哥的车,向云海洗脚城赶去。

    还别说,洗脚城很大,整整三层楼都是。镂空的铁牌子格外醒目。

    大厅里清一色的旗袍美女迎宾,看样子,华哥来过多次,刚一进门,便被一个高挑的旗袍美女,挽住了胳膊,那腻歪的样子,让周扬都觉得骨头发酥。

    华哥肥胖的圆脸有些不太自然。

    “小许,今天我有正事,陪周哥来见你们老板呢!”

    那旗袍美女看着周扬,满眼惊讶,能让风云人物华哥称作‘哥’的人物,怎么会简单。可是,周扬的清瘦而稚嫩的外貌也配不上这个称呼啊!

    如果说着是大家族的少爷,又有些不像,寒酸的衣服,一看就是穷人家的孩子。

    “这周哥是谁啊?”

    周扬脸色平静,这两天他见识的美女有点多,姜可儿,琳琳,四姐,红狐,还有孙雪,每一个都是极品,这旗袍女自然引不起周扬的兴趣。更重要的是,他是来警告扬云海的。

    见周扬没有丝毫变化,华哥冷冷的说:“别瞎打听,不该你知道的,就别问,你老板呢?”

    旗袍女委屈地伸了伸舌头,指了指楼上:“208”

    周扬走了上去。

    旗袍女望着周扬的背影,喃喃地说:“又一个奇异少年,”

    楼上,灯光柔和,软软的红地毯,踩上去,有种飘逸的感觉。周扬暗想:拥有这个一个洗脚城,真的有些实力吧!

    不过,他最好不要过分,否则他这一切的繁华,都会如烟云般飘散。

    华哥走在前面,敲响了208房间的门。

    只是里面没有回应,只有女人的娇笑声,透过门缝隐隐传来。

    “别敲了。”

    周扬拧了拧把手,推门进去!

    房间内女人的笑声,立刻停了下来,一张张如花的脸蛋,大眼小眼地瞪着周扬。美女丛中,一个半裸着睡衣的少年脸色阴沉的看着周扬。

    “滚!”

    他抓起躺椅边的一颗葡萄,向周扬砸了过去,带着一道破空的轻鸣。

    周扬手臂一扬,用手中的黑箱子挡住这颗葡萄,只是让周扬震惊的是,嘭地一声,葡萄竟然穿透箱子,射了出来,周扬把头一侧,耳边响起嗖地一声,葡萄竟然没入了身后的墙壁中。

    周扬眼睛一凝,望着美女堆里的白净少年。

    四目相对,周扬感受到一股戏谑的敌意。

    少年旁边的另一张躺椅上,坐着一个穿着睡衣的中年人,长的和杨威有些相似,只是粗狂中,有些阴狠。

    “哈哈,宁华兄弟,你怎么也来了。”

    杨云海笑着站了起来,向华哥抱了过来。

    华哥有些尴尬,而不在状态,毕竟周扬在他的身边,而且,周扬和这个与自己称兄道弟的人有些敌对。

    “云海,我给你介绍下,这个是周扬,我的大哥。”

    扬云海看都不看周扬一眼,把脸一板。

    “宁华兄弟,你也太没有品了,怎么认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为大哥?咱们在他面前,怎么也得是老子吧!”

    华哥吓了一跳。

    “别瞎说,别瞎说。”

    而且暗暗地给杨云海使着眼色。

    “既然是兄弟你陪这个小王八蛋一起来,我就给你这个面子,只要他祛除我儿子倒霉的运气,交出施展衰运术的方法,我就放过他。行吧!”

    华哥没有说话,看着周扬。

    周扬也没有理会,直接在旁边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把黑箱子放在桌上。

    “你儿子这么倒霉,你还有心情在这里享受,看样子,他的情况并不是很严重,只要坚持个七八天,自然会祛除,何必多此一举呢?”

    扬云海冷冷一笑。

    “小子,我看你没有明白我给你送箱子的用意,我可以和你解释一下,照我说的做,你花不完的钱,不按我说的做,那匕首上沾的血,可不是别人的,而是你的,或者是你家人的。”

    周扬听他提起自己的家人,神色一沉,摸着黑箱子的手都有些打颤。他最讨厌威胁,更讨厌有人威胁他妈。周扬盯着黑箱子幽幽地说:“我喜欢钱,但不喜欢匕首,我更加讨厌别人让我做这种选择。”

    周扬手指一按,啪地一声,箱子自动弹开了。拿起锃亮的匕首,手臂一甩,化为一道寒光,直奔扬云海而去,甚至扬云海都没有来得急反应,匕首在他的面前,嗖地一声飞过,直接刺入了墙壁中。

    扬云海吓的脸色苍白,甚至呼吸都少了一拍。

    “你再敢对我威胁,下次就不是刺破一点皮肤的事了。而是刺破喉咙。”

    周扬冷冷地说道。

    一丝潮湿的感觉爬上扬云海的脸,这时扬云海才知道,刚才匕首从他面前飞过的时候,已经微微地刺破了他的皮肤,这样精准的控制,让他强大的信心受到了打击。

    他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沫,望着美女丛中的那个少年。

    那少年并没有看他,只是望着面前给自己按摩左脚的女孩,微微轻笑:“好手法!我这只脚也想要。”

    少年说着把右脚伸进了女孩微微敞着胸口的怀里,在她的胸口狠狠地蹂躏了一下。

    惹着女孩一阵娇笑。

    “林公子,你好坏啊!”

    “是啊!我一直这么坏!”

    这女孩还以为林公子会和她像刚才一样调戏一番呢。令人震惊事情发生了,只见这个林公子伸进女孩胸口的右脚突然一震,那个帮他按摩左脚的女孩,惨叫一声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到了墙上,口吐鲜血,眼睛睁的老大,死不瞑目。

    吓得旁边的女孩呆若木鸡,不敢有任何动作。

    这个刚刚还在欢笑的女孩竟然死了!

    只见林公子从躺椅上,若无其事地站起身,整理了一下敞开的睡衣,随手摸了一下,旁边女孩的胸口。

    “不错,大小合适。比她的感觉好多了。”

    女孩战战兢兢,不敢回应。

    她们都怕了,他们没有想到,这人竟然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连周扬都心神震撼。觉醒之后,周扬自己不惧怕杀人,可是这样肆无忌惮地杀人,还是让他无法接受。

    那个女孩有什么错?

    这时,林公子走到周扬的面前,倨傲地说:“看修行不易,给你最后一个机会,说出施展在杨威身上的施展方法和解除方法,饶你不死。”

    周扬没有说话,看着眼前阴狠的少年,实在想不通他哪里来的狂妄。

    一个凝气四阶的修为,周扬还不放在眼里。

    如果,在遇到红狐之前,他还有些担心,可是现在他丝毫不惧!

    只是周扬的眼神,惹怒了林公子。

    林公子冷冷地哼了一声:“找死!”

    他身影如电,直接向周扬扑去,周扬眼睛一沉,似乎这个林公子要比普通的凝气四阶要强悍很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