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谁的意思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55本章字数:3225字

    周扬坐上那辆被撞得坑坑洼洼的路虎揽胜,在孙宇的带领下,奔向扬云海的产业。从洗脚城到养生会所,从KTV到酒吧,再从饭店到到宾馆,足足砸了二三十处。所有的阻挡和抵抗,都会在周扬的铁拳下,化为惨叫和沉默。

    周扬从愤怒到平静,又到兴趣盎然。

    他想看看扬云海到底能沉默到什么时候。看着旁边的孙宇,周扬问道:“还有吗?”

    “还有三处,你确定还要砸吗?”

    “砸,怎么不砸?就是三十处我也要砸!”

    孙宇有些胆战心惊,今天他算是服了周扬的战斗力,更佩服他的持久性。

    让孙宇更加郁闷的是,他的妹妹孙雪,已经不再开车了,而是坐在后排座上,静静地看着周扬,显得风轻云淡,还有一种欣赏。

    路虎揽胜一路驰过,刚到扬云海名下的一个产业酒店,便看到停满的警车。他们已经守在了那里,似乎他们已经知道要砸这酒店一般。

    连砸二十多处,警察虽然出警很慢,也变得聪明起来,知道守株待兔了。

    不光他们如此,在S市早已经刮起了一道关于打砸者的传说,据说,这些产业的老板得罪了一个恐怖分子,而老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好事者都喜闻乐见两者撕逼。

    看着围满的人群,孙宇问道:“还进去吗?”

    周扬看着人群中,身穿蓝色警服,身材修长而饱满的警花,淡淡地说:“换另一处。”

    孙雪还是静静地坐在后面,对周扬的任何决定都没有意见,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车子又开到扬云海名下的酒吧前。

    不过让人郁闷的是,酒吧前也有警察,只是没有酒店前多而已。

    “怎么办?还换吗?”

    “不用了,像酒吧这样的场所,都有人守着,换到别处,恐怕也是如此。”

    “那咱们?”

    “听说你们孙家在S也算有些名望,黑白两道还是有些面子,对吗?”

    孙宇一听,有些不爽。

    “什么叫有些名望?给点面子?我给你说,在s市没有我们孙家把不成的事!不说我家里人,拿我来说,我可是离火门的嫡传弟子,我师傅是——,喂,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周扬轻轻地说道:“你们在警局认识人吧?去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的人从扬云海的产业中撤出来,给我半个小时的时间。”

    孙宇楞了半晌,吞了一口吐沫,神情复杂地掏出手机。

    “喂,叔,是我,小宇。”

    电话中传来一声爽朗的笑声,和孙宇十分亲切,聊了一下闲话,孙宇说了正事。

    “叔,你把你的人从扬云海的产业上撤下来吧!给我朋友半个小时的时间,等砸过后你的人再过去。”

    “啊!这是你的意思,还是咱们家老爷子的意思?”

    孙宇知道,无论是老爷子的意思,还是自己的意思,这个局长叔叔,都会给这个面子。因为老爷子代表系统里的关系,而自己却是代表着修仙的离火门。

    不过,这不是他想说的。他想送个自己的叔叔和孙家一个造化。

    “是我朋友的意思。我朋友现在虽然籍籍无名,但是,不远的将来,他将是S市的王。叔叔,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电话中顿时有些为难了。

    “可,可是,这不符合规定啊!”

    “叔,扬云海是什么样的人,这些年,你应该清楚,他不干不净,丧尽天良的事没有少干,你这样做,也算是除暴安良,为S市做了一件好事。而且我还想告诉你的是,如果是我,我都不想惹扬云海,但我的朋友却能惹。这还不明白吗?”

    “好,你告诉你的朋友,就算我顶着上面的处分,也帮他这一次。不过让他注意安全。”

    孙宇会心一笑。

    他知道注意安全是什么意思。

    如果周扬一不小心,把自己弄死了。到时候他可是要鸡飞蛋打,还有要顶着扬云海的报复。

    “好了,我叔说他会把人撤下,给你争取三十分钟。”

    周扬点点头,看着孙宇,认真地说:“你帮我告诉他,我谢谢他给我面子,我会记住的。还有谢谢你,将来,你修炼上的所需的天材地宝,都包给我了,我会尽全力给你弄到!”

    此时,周扬对孙宇已经认同,他的这个承诺很重。

    孙宇听了,喜出望外,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天材地宝?你是说上次你给我的那东西,你还有?”

    周扬随意地拿出一把金灿灿的秘制狗粮。

    “你说这?”

    孙宇激动地点点头。

    “这可是好东西,我重新炼制后。可以作为突破巩基的完美丹药!”

    周扬有些惊讶,没有想到孙宇竟然还会炼丹。当初自己可是没有少吃太上老君的丹药,只是不知道将来孙宇在自己的帮助下,能不能炼出仙丹。

    周扬一把秘制狗粮,塞给了孙宇。

    “我说的天材地宝,可是不是这些。”

    只是孙宇却没有听到周扬的话,两只手不停地颤抖,激动坏了,嘴里不停地说:“发达了,发达了,等我回到宗门,看谁还敢嘲笑我不能巩基,谁还嘲笑我不配做师傅的徒弟!”

    别说是孙宇,就算是化为四姐的孙雪也激动不己,因为她从秘制狗粮中,感受到一股纯净的真元之力,堪比本源。

    只是她没有动,因为她现在的身份是嫦娥。

    周扬不理解他们有啥瞎激动的,随意扫了车窗外一眼,见酒吧门外的警察真的撤走了。

    “你们等着我!”

    周扬打开车门,向云海酒吧奔去,酒吧内响起了一串噼里啪啦的声响,和一声声惨叫,周扬若无其事的从里面出来。

    随后,云海酒吧的牌子,轰然掉落,荡起一股烟尘。

    周扬坐上车,对孙宇淡淡地说:“走吧!下一处。”

    孙宇抬手看了看表:“五分三十二秒!厉害!”

    推了一下档位,踩着油门。向下一个的地方赶去。

    毫不例外,云海酒店门前,没有见到那个漂亮刘大警花,围着的警察已经离去。周扬二话没有说,直接进去,酒店比酒吧大了两倍不止。不过周扬只用了是八分钟。

    在周扬疯狂砸着扬云海产业的时候,一个警车在公路上飞奔,开车的刘大警花,打着电话,柳眉倒竖:“局长,你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故意的!为什么要我们撤下了。你知不知道,他们又砸了两个产业。”

    “这事,你别管了,这是局里的决定!”

    “局长,你知道不知道他们这是打砸抢烧的犯罪行为!有多少人无辜受伤。”

    “受伤的人,都是打手,都有案底的。你就不要给我添乱了。”

    “有案底,或者犯罪的,都应该让法律来惩罚他,不能有个人报仇的行为,你作为局长你——”

    “刘若敏,你闭嘴,给我马上到局里来!”

    刘大警花毫不理会,直接挂掉电话,啪地一声,把手机扔到了驾驶台上。

    “我到要看看,这人是谁!能让局长这样徇私!”

    说着向扬云海最后一个产业赶去。

    此时,孙宇的路虎揽胜停在了云海养生的门前,望着车窗外,云海养生几个大字,周扬有些压力,同时心里隐隐担忧起来,因为扬云海的所有产业都被他砸了,可是还没有母亲的消息,他有些气馁。

    “我去了!”

    “最后一个了,我陪你吧!”

    孙宇和孙雪从车上下来,陪着周扬向云海养生走去。

    只是,看到玻璃的黑色大门上那把黑色的大锁时,周扬心中一窒。仿佛一拳打在了空处,让他有种无处发泄的感觉。

    这处产业竟然关门了。

    透过玻璃看到里面的情景,知道是刚刚关门的,周扬气愤地一脚踹开。

    “知道我来,就关门吗?你以为这样,我就不砸了?呵呵!”

    当周扬一拳落在柜台上时,他看到柜台处有一张折叠的纸,纸上面有凸凹的痕迹,看样子,有字迹留下。周扬捡起纸条,看到纸上的内容,脸色一变。

    “怎么了?”

    随行的孙宇问道。

    周扬冰冷的眸子中,散发着火的温度,他把信纸递给孙宇的时候,整个手臂都是颤抖的。一直平静的孙雪,也凑了过来。

    看到上面文字,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周扬会如此愤怒了。

    上面写道:砸的爽吗?还有更爽的!你就等着给你老母收尸吧!哈哈!

    那张狂而嘲笑的样子,连孙雪都忍不住愤怒。

    孙雪握了周扬的手臂,想安慰他,却发现,不知如何开口!周扬浑身的肌肉都绷的很紧,似雕塑一般。

    “把S市挖地三尺,我也要找到你!你等着!孙宇带我去红狐总部!”

    “红虎?周扬就算你伤心,也不能有病乱投医啊!红虎的人每一个都是心狠手辣之辈!是为了力量无不用其极的人,你找他?那岂不是——”

    “哥哥,你别乱说,红狐老祖和周扬的关系,非同寻常,为周扬的事,她老人家肯定愿意倾尽红狐全部之力,哪怕是毁灭,也在所不辞!”

    孙宇听后,再次震撼。

    虽然他已经把周扬看得深不可测,可没有想到,竟然如此变态。

    孙雪的话,虽然是对孙宇说的,其实是说给周扬听的。

    周扬目视前方,坚定地说:“我欠她的,将来还他。这次我要她帮我,小雪,帮我走一趟吧!她不会为难你,你对她说,我周扬永远记着前世今生的情分,请她再帮我一次,告诉她我不愿我母亲出任何意外,在我的记忆里,充斥着孤独,这珍贵的亲情,我不愿失去!”

    “我一定把话带到。红狐所属,定当完成您的心愿。”

    孙宇听的目瞪口呆,他似乎看到了市风云变幻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