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河边女尸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55本章字数:3002字

    三人出了云海养生会所的门口,便分开行事。孙雪带着周扬的嘱托去见红狐。而孙宇则随周扬一起,准备向杨玉海家赶去。

    只是当周扬刚刚坐上路虎揽胜,起步的时候,一辆蓝白相间的警车,滑过一道飘逸的弧度,横在了他的车前。车门打开,一个身材高挑的女警,从警车上跳了下来,跑到路虎揽胜的车头前,双手猛拍机盖,透过前挡风玻璃,死死地盯着周扬。

    “下车!”

    眼神深邃而凌厉,鼻梁挺直,有种欧美混血的风情。身材火爆,胸口的警服扣子,差点因为双臂用力而炸开。因为愤怒多了一点野性的火辣。

    只是这有些另类的诱惑,周扬没有心情欣赏。

    他眼睛微眯,露出一丝不耐烦,坐在车上没有动。

    “孙宇别让她挡路。”

    周扬已经认出这人,就是出现在自己家,嚷着问谁报警的刘大警花,刘萌。周扬对刘萌没有点好感,这人总是一副高高在上,代表正义的样子,让嫉恶如仇的周扬没有办法喜欢。

    甚至,连和她说话都没有欲望。

    周扬坐在车上,透着车窗看着孙宇和刘萌说话,似乎刘大警花并不给孙宇面子,拉拉扯扯,把孙宇一阵臭骂。甩开孙宇,绕到周扬所在位置,急促地敲打着车窗。

    “下车!混蛋!你给我下车!”

    周扬平静地叩开前门,下了车。

    “怎么了?”

    “怎么了?你是在搞笑吗?我问你,云海产业都是你砸的吗?”

    “是。”

    “走跟我走一趟!”

    刘萌说着,抓住周扬的手臂,向周扬的背后扭了过去。 周扬怎么会任由她抓住,手臂一震,如鱼一般滑过。反手一扣,握住刘萌的手臂,按在她腰部轻轻一推,把刘萌送了出去,直接摔倒在地。

    “就你这样的不问青红皂白,直接带人的样子,还配做警察?”

    “混蛋!你敢袭警!”

    刘萌恼羞成怒,啪地一声从腰间掏出手枪,对着周扬喊道:“别动!信我一枪崩了你!”

    周扬本来离去的脚步停了下来,扭头看着刘萌,眼睛一凝。似乎一点也不意外。

    “怎么?终于要动枪了,果然和我说的没有错,像你这样的人,真的不适合当警察。胸大无脑!来吧!开枪打我啊!”

    周扬缓步向刘萌走去。

    刘萌拉上枪栓,吼道:“站住!你他妈给我站住。”

    然而周扬并没停下来,深邃的眼神中带着一股愤怒的嘲笑。

    刘萌手指颤抖,在扳上挣扎,愤怒中,还有一丝震撼,周扬有些瘦弱的身影,在她的眼神中,像大山一般压了过来。

    旁边的孙宇慌张地劝道:“别冲动!大家都别冲动!有话好好说。刘萌,你先把枪放下来。你知不知道,这事另有隐情,你们的局长已经让你回去了吧!”

    不说还好,说后刘萌更加愤怒了。

    “隐情?你以为我不知道局长在包庇你们!但是我绝不允许!任何人都休想逃脱法律的制裁。”

    周扬眼神的嘲笑更浓了,这个正义化身的警花,还真没有见过一些修仙的人把人看作猪狗的样子!看来,今天有必要要给她上一课了。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有时候,正义并不一定能够伸张!

    周扬又走上了两步,一把抓住刘萌握着的手枪。

    “来啊!开枪啊!”

    刘萌更加为难了。因为枪口正对着周扬的脑壳!这一枪必然爆头!

    “别逼我!”

    “逼你?我真想扒了你这件警服!”

    周扬低头看着刘萌的胸口,看着两个衣服扣子中间那若隐若现的雪白,伸手过去!

    “啊!”

    刘萌眼睛睁的老大,她实在无法想象,周扬如此嚣张。这一刻她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他敢砸了扬云海所有的产业了,这人就是一个混蛋!

    只是,她不允许这么一个混蛋欺负自己。

    她一咬牙,扣动扳机。

    只听咔嚓一声,手枪里并没有子弹射出。

    嗯?

    她又一次扣动扳机,子弹还是没有出来。这时,刘萌明白,这个周扬一定对自己的手枪做了手脚。然而没有等她想明白怎么回事。周扬的手已经按在了她的胸口上。

    周扬本来只是给她点颜色看看,没有想到,这个警花竟然没有躲,自己的手掌竟然真的按在了她的胸口上。

    这胸还这麽柔软,而且弹性十足,还有一种让人不忍拿开的冲动。

    只是这种感觉还没有持续多久,一股刺骨的疼痛从手上传了过来,刘萌竟然咬在了周扬的手上,而且已经有鲜血从她的嘴角流了下来。

    周扬手臂一震,抽了出来,直接把刘萌推开。

    刘萌恼羞成怒,又一次冲了过来,只是被孙宇拉住了。

    “别冲动!你不是他的对手。”

    “放开我,我和这个流氓拼了。”

    正在这时,一辆红色的甲壳虫停了过来,车门打开,从里面窜出一条白狗,朝着孙宇汪汪地乱叫,紧接着一个美女慌张地下了车。

    “你们这是怎么了?表姐,你干吗呢?你嘴上怎么这么多血啊!”

    周扬一下愣了。

    表姐?这个矫情的警花竟然是姜可儿的表姐!

    这下麻烦了,周扬本来满腔的愤怒和嘲弄,一下不见了。

    “可儿,帮我教训这个混蛋!”

    姜可儿看着刘萌指着周扬,有些奇怪。

    “你是说周扬?表姐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误会个屁!”

    周扬怕刘萌乱说,连忙接过话来。“刘大警花,以后你开抢打我的时候,麻烦你先把子弹装好,别让人这么容易就拆走了。”

    周扬把子弹扔在刘萌的面前,趁着刘萌惊愕的时候,又说道:“刚才是我不对,我给你道歉,但是,我想对你说的是,你知道我为什么砸了扬云海的产业吗?是因为他先把我家给砸了,又抓走了我的母亲!这件事发生我砸他们产业之后,如果你想抓我回去,麻烦你先把杨云海抓到!只要你抓到杨玉海,我愿意跟你回去!接受你的惩罚!”

    周扬缓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

    “麻烦你看看这个!这是他们的挑衅!他们还不在乎自己的产业和手下,你有何必这么着急?”

    周扬把纸条塞进刘萌的怀里。

    刘萌虽然不再闹腾,可是却不想看这个纸条。

    “表姐,我知道你是个好警察,可是有时候,警察好心也不一定办好事啊。”

    刘萌看了那个纸条后,虽然依旧气愤,但理智多了。

    “周扬,咱们的事没完!我就先抓到扬云海,再来抓你!是坏人,一个都跑不掉!”

    说着转身向警车走去,只是刚走了几步,又转身说道:“给我留下你的电话,我会发动整个警局去寻找你母亲,有消息,我会通知你!”

    周扬有些惊讶,还有一丝触动。

    没有想到,这个满脑浆糊的警花,还这么热心!

    “不用了,你那三脚猫的功夫,还是省省吧!”

    “周扬,你混蛋!”

    “表姐,别生气,我有,我有他电话。小白,咱们走!”

    姜可儿劝了一声,对白狗喊了一声。

    然而小白并不理会,围着孙宇打转,时而呲牙咧嘴。

    姜可儿对着孙宇笑道:“宇大哥,你身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开始时,小白非要闹着向这个方向追过来,我还以为有什么事呢。肯定是你身上的东西吸引它。”

    周扬知道是怎么回事,从乾坤袋中掏出几颗金灿灿地秘制狗粮,直接扔给了小白。

    “孙宇,那东西你要放好,小白都能循着气息,大老远里找到这里来,看样子它并不安全。”

    见小白吃了狗粮之后,乖乖地跟在姜可儿。周扬也不在停留,和姜可儿打个招呼,便上了孙宇的路虎揽胜,向扬云海的家赶去。

    只是让周扬失望的是,扬云海家大门紧闭,房间内空无一人。

    望着空空的庭院,周扬低声问道:“杨家还有其他地方吗?”

    看到孙宇默默摇头,周扬心里七上八下起来,看样子,以常规的思路,是找不到他们的踪迹。

    “怎么办?”

    孙宇轻声问道。

    周扬也不知道怎么办,只是想到姓林的留下的那个纸条上的话,心中不由地隐隐作痛。

    “只能挨家寻找了,那个小子是好色之徒,凡是娱乐的地方都有可能是他的藏身的地方!”

    周扬两个人开始了漫长的寻母之路。

    还没有查询几家,便接到了姜可儿的电话。电话中,姜可儿的声音有些低沉,甚至有些悲伤。

    “周扬,小白从那张纸上闻到了写信人的气息,顺着气息,我们找到了——”

    “找到了?”

    周扬压抑的心中,似照进了一缕阳光。

    “嗯,找到了,在河边。”

    “河边?”

    “嗯,周扬你要挺住。”

    周扬的心咯噔一声,那缕阳光,突然不见,他不想再听下去,只是姜可儿还是说了。

    “在河边找到了一具三十多岁妇女的尸体,警方说,她很有可能是——”

    姜可儿的话还没有说完,周扬便在电话中吼了起来。

    “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