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残忍的玩弄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55本章字数:3439字

    愤怒,悲伤,还有一股恐惧,在他心中肆虐,像龙卷风一般想要破胸而出。

    周扬眼前发蒙,差一点栽倒在地,被孙宇扶住。

    “你还好吧?”

    周扬脸色差的要命,想要说话,喉咙像卡住了一般,怎么也说不出口,只能生硬的点了点头。他的眼睛发直,面部表情僵硬,粗暴地从孙宇的手中夺过车钥匙,跌跌撞撞地冲了出去。

    “周扬!”

    孙宇吓了一跳,连忙喊道,只是周扬像没有听到一般。

    一直陪着周扬,孙宇早已经受周扬情绪的感染,他心里也很担心,看到周扬突然这个样子,急忙追了过去。这时,周扬已经跑到车上,打着了火。

    孙宇急忙拉开车门,窜了上去。

    “周扬,你别急!说不定事情没有你想的这么糟。”

    周扬一脚把油门踩到底,奇怪的是,路虎揽胜并没有闷灭,屁股后嗡地一声,冒出了一团黑烟,似一头疯狂的下山猛虎。

    孙宇的身子嘭地一声,撞上后背椅子上,将要说的话,卡在了喉咙中,气管里都有些隐隐作痛。

    “周扬,咱慢点!”

    周扬的脸色没有好转,苍白中有些泛黄,直直地盯着前方。

    “系好安全带!”

    孙宇虽然已经巩基,身体强度远胜武林高手,可是在周扬吓人的样子面前,不由地提高十二分的小心!但是,当他系上安全带的那一瞬间,孙宇却没有感觉一丝一毫的安全感,反而吓的不轻,他的身子刷地一下,离开座椅一寸,如果不是安全带,说不定会甩出车厢。

    他心惊胆颤,紧紧的拉着头顶的拉手,望着前方。

    不看还好,一看之下,他的心差一点飞出了嗓子里,因为一辆敞篷法拉利,不甘心被周扬超车,猛然加速,竟然开始超越他前面的黑色帕萨特。

    更可气的是,这个时候,帕萨特的车主不知是那根筋搭错了,竟然置气般地的突然加速,丝毫没有任何礼让的觉悟,好像在考驾照时,学到的交通规则,全喂了狗一般。

    而且,对面还来了一辆疾驰的面包车,面包车车主看到疯狂的一幕,似乎由于刹车系统不是太好,正在疯狂地猛按喇叭。

    一瞬间,本不宽阔的公路,将要面临四辆车同时穿过的惊险!要知道,这样的路,三辆车都很难同时通过,更何况四辆。

    孙宇吓坏了。

    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这个怕过,他已经害怕看到下一刻自己的身子被钢铁挤压血肉模糊的样子。

    他闭上眼睛,啊地一声尖叫!

    紧接着,孙宇听到震耳欲聋的轰鸣,还有一道似尖刀在水泥板上刻画的声音。然后没有了然后,马达的轰鸣声已经远去。

    孙宇睁开牙,心有余悸地看了周扬一眼。

    此时,周扬面沉如水,似乎一点没有受刚才惊险情景的影响,深邃的眼神看着前方,透着前所未有的执着。

    后面再没有车追来,孙宇隐隐知道,那辆法拉利的下场,好不了哪去。

    只是不知道一辆面包,一辆帕萨特,一辆法拉利,最后谁赔偿谁!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

    孙宇看着周扬,暗自感叹。

    “他是一个高二的学生吗?怎么像历经沧桑的无敌高手?”

    路虎揽胜依旧在飞驰,只是孙宇再也没有刚才的害怕了,似乎周扬让他经历了一次蜕变。

    随着一次紧急的刹车,路虎揽胜在河边戛然而止。周扬从车身下来,望着河边那片围满的人群,双脚一僵,踉跄了一下。

    似是高度紧张的开车,引起的后果,可周扬知道,他的心又一次被恐惧侵袭。

    他最害怕的是验证结果。

    只是当他想到,妈妈常说那句: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倔啊!妈妈是为你好!心理就堵的厉害。

    因为他平时最讨厌的就是这句话,可是现在,他最想听的就是这句话,就是想听妈妈的唠叨,只是,这一切,不知还有没有机会。

    周扬向警戒线走了过去。

    “你干什么!站到线外去!”

    周扬没有理会现场警察的呵斥,似没头的苍蝇,一头扎了进去。

    现场警察急忙把周扬推出去,警戒线内,刘萌看到这个情景,喊道:“别拦他,他是家属。”

    只是她的话,还是晚了,周扬随手一甩,把那个试图拦阻周扬的警察直接甩了出去!

    周扬听到刘萌的话,悲痛的心,又一次刺伤了。

    “家属?真的是家属吗?”

    走进去,周扬看到刘萌,姜可儿还有几个警察正在那里,他们的脚前,躺着一个尸体,被白布盖着,小白正围着尸体,急得团团转。

    周扬有些麻木,他看到白布下与自己母亲身材一样的尸体,突然之间,他感受不到痛苦,也没有了愤怒,周围的人群突然变得模糊,变得静悄悄的。仿佛整个世界,只有自己和那具尸体,还有两者之间的距离。

    周扬踩着枯草走了过去。枯草发出沙沙的声音,溅起一阵沙尘,让周扬的世界,多了一些色彩,一种枯寂的苦涩。

    一切都显得虚无,只有眼中白布下的尸体。

    周扬靠近蹲下,揭开白布。他的动作是那样的轻,那样的静,似一个丢失儿子的母亲,突然看到别人家的孩子像自己的儿子,扑过去,在孩子身上寻找证据一般。

    女尸的脸,血肉模糊,五官被人刻意毁去,而且血迹未干。

    周扬伸手过去,摸了摸尸体的脸,似乎从脸上寻找什么,弄的他满手是血,而且整个动作显得十分慌乱。

    姜可儿看着周扬有些心神恍惚的样子,心痛地问道:“周扬,你在干什么,伯母已经这样了。你别这样。”

    “怎么会?为什么会这样,我妈这里明明有个黑痣,为什么变成伤口了?我妈这里的颅骨有点高,为什么被打碎了?”

    姜可儿呜地一声哭了。

    “周扬,你别这样,警察已经确认了,真的是伯母。”

    周扬似发了疯一般,嘴里嘟囔着。“不会的,我妈背后有个疤痕,是有一次长火疖子,发炎开刀留下的!”

    当周扬翻过女尸,看到女尸后背上那到明显的疤痕是,他呆滞的眼神,暗淡了一分。不过他还是不死心。

    “不,不,我母亲的脚,那年夏天背我走过水坑的时候,割了一个长口子。”

    周扬似抓住了一个救命稻草似的,翻过女尸的脚,可是当他看到女尸脚上那个疤痕时,一下哭了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不是我妈,可所有的印痕都和我妈妈一样!明明不可能是我妈,为什么你们非要说是我妈!为什么!你们告诉我这为什么!”

    周扬泪流满面。

    姜可儿呜呜地哭着说:“周扬,你别这样!别这样好吗?”

    那个一心惩治坏人的刘萌,也难过地别过脸去,一颗晶莹的泪珠在她脸上滑落。

    一个中年警察叹息了一声,走到了孙宇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小宇,安慰一下你的朋友。”

    孙宇也异常的难受,可是看到周扬绝望的近乎发狂的样子,他觉得作为一个朋友,应该说点什么。

    他缓缓地坐在周扬的身边,低声说:“周扬,人死不能复生,逝者安息,生者坚强!”

    本来绝望的周扬,听到孙宇的话,一下地反应了过来,发疯地抓住,孙宇的肩膀。

    “你说什么!你他妈说什么!”

    孙宇被抓的肾疼,也没有挣扎。

    “周扬,你是我的朋友,我不想看到你这样,好不?”

    周扬的眼中闪过一丝生机的神采。

    “你刚才说复活?是吧?怎么不能复活?”

    周扬没有理会孙宇的惊讶,用真元之力输入女尸。

    当周扬把真元之气刚刚输入女尸的时候,真的发生了变化,女尸竟然晃动了一下,似水中的波纹一般。而且是给人一种出现幻影的错觉。

    还没有等众人过来,眼中闪过一道摄人心神的精光。

    “该死!”

    周扬似乎发现了什么,愤怒地抬起拳头,一拳打在了女尸的身上,吓得旁边的人目瞪口呆!

    周扬疯了吗?怎么对妈妈的尸体这样!

    还没有等人说话,女尸已经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她脚上的伤痕已经不见,血肉模糊的脸上,被割去黑痣的地方已经变平。还有一个黑瓶子从女尸上滚了下来。

    孙宇见多识广,看到这样的情景,惊叫起来。

    “衰神宗的颠倒术法!”

    其他人不是到什么意思,周扬却知道,因为刚才他已经破除了这个术法。他的脸色有了一些气色,布满了怒气。

    捡起黑色的瓶子,刚刚打开口。

    一个狂笑的声音从瓶子里传了出来。

    “哈哈!周扬死了老母的滋味怎么样?哈哈!我想,肯定是爽死了!只是我不会让你老母这麽容易死,这只是我送你的小礼物,是不是很喜欢?哈哈!不过,还有一个你会更喜欢,把瓶子倒下了看看!”

    周扬把瓶子一番,一节血淋淋的手指从里面滚了出来。

    该死的声音又一次响起:“哈哈,真听话!这节手指,是你老母的,先还你了!哈哈!”

    张狂肆意变态的声音,响彻当空!

    此时,众人算是听明白了,这个女尸不是周扬的母亲,而是这个声音的主人戏弄周扬的把戏,他把周扬母亲的手指砍了下来,装进留音瓶子里。

    知道周扬母亲没有死,众人心中没有一丝宽慰,反而更加复杂起来了。

    “啊!”

    周扬仰天长啸!他的脸上阴云密布,让人不忍直视。

    他的眼睛血红,一行浊泪从他的脸上流了下来,望着沧桑的天空,周扬吼道:“我周扬对天发誓,不灭衰神宗,我终身饱受天火噬魂之苦!不死不活!灵魂永远不得安宁!”

    周扬的声音传过虚空,本来晴朗的天空,响起了一声炸雷!

    此时,众人隐隐觉得,周扬已经和刚才不太一样了,他的眼神中除了冰冷,还有一道深不见底的黑暗。

    众人无语,不知道怎么去劝说。

    连知道衰神宗底细的孙宇,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因为他不知道,如果这事发生在自己身上,会怎么样!

    只见周扬,低头看着旁边不再乱叫的小白,招了招手。小白摇着尾巴,乖乖地跑了过来。

    周扬摸着小白的头,平静地说:“小白,你帮我找到这个黑瓶子的主人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