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摆脱不了的恶魔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55本章字数:2759字

    小白汪汪地叫了两声,用头顶了顶周扬的手臂,伸出猩红的舌头,吧唧吧唧舔着周扬的手臂上残留的血迹,时而呜呜地叫着,狗眼里闪着泪光,不知是为周扬母亲哭泣,还是为周扬哭泣。

    有的人惨无人性,还不如一条狗。

    周扬惨然一笑。

    “乖,不哭。”

    只是他自己眼睛中还残留着泪痕。

    姜可儿默默地走到周扬的身边,弯下腰,在周扬的额头轻轻一吻。温柔地说:“既然小白认同了你,我愿意陪你伤,陪你哭,陪你一路刻骨铭心!”

    姜可儿的唐突,让所有人惊了一下,无论是中年警察局长,还是孙宇和刘萌,他们都觉得不可思议。姜可儿可是一个极品美女,而且家世惊人,哪怕是出现了一个离火门核心弟子的孙家,也无法与她相比。

    因为刘萌的姐姐刘蕊曾经说过,姜可儿是天上的北斗星,任何人都无法比拟她的光辉,那怕是刘蕊自己也无行,因为她有辉煌的未来。

    刘蕊说这话时,是十年前,当时,刘蕊是一个神秘宗门的弟子,可以凌空飞翔,可以一拳轰平一座山峰,一句话可以决定一个人的生死。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姜可儿除了越来越漂亮,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只是姜家的生意越来越大。

    如果不是修仙的人又一次出现在世人的面前,而姜可儿又明确地表示,喜欢一个人,他们还不会想起刘蕊曾经说过的话。

    要知道,孙宇这个离火门的核心弟子,都没有获得姜可儿的青睐。

    这时,孙宇更加相信,周扬是世间难有的神奇男子!中年警察局长,也隐隐高兴起来。

    唯一不清楚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的人,却是一身警服,身材火辣的刘萌。

    她的心中,闪过与周扬相遇的情景。在周扬家,周扬对她漠视。在云海养生会所门前,周扬对她霸道而张狂,还握住她的手枪,激怒她,又聪明地卸掉子弹!更可气的是,周扬摸了她的胸!那时,她恨不得生吃了周扬。

    只是因为周扬那一番真诚的话,还有表妹姜可儿的劝说,却改变了她的看法。后来看到周扬无助地哭泣!她再也没有办法平静。

    此时,看到表妹姜可儿吻他,刘萌心理竟然空落落的,说不出什么感觉。

    不过,最最惊讶的还是周扬自己。

    那潮湿柔软的唇,让周扬绷紧的心,感受到了一丝温柔。

    “谢谢!”

    周扬很享受这种感觉,可是,母亲的事,让他没有一点心思品尝这种感觉。

    他拍了拍小白。

    “小白,带路吧!”

    小白汪汪地叫了两声,吸了吸鼻子,向姜可儿的甲壳虫跑了过去。意思是开车去找。

    孙宇的那辆路虎揽胜,被周扬撞到的不成样子,已经没有办法去开。

    周扬对孙宇说:“你回去吧!我坐可儿的甲壳虫去。你的车,改天赔你!”

    “你说什么话呢!咱们是兄弟,我的就是你的,赔什么赔!再说找伯母怎么没有我!你们先走,我在后面跟着,好有个照应!”

    周扬没有多说,跟在姜可儿的后面,向甲壳虫走去。

    正在这时,沉默的刘萌说道:“周扬,我跟你去!”

    周扬摆了摆手,没有说话,连头都没有回,不是周扬不愿理她,而是实在没有心情。

    刘萌正要过去,却被孙局长拉住了。

    “刘萌,你捣什么乱啊!”

    “局长,我这次不是捣乱,我只是想帮周扬,他太惨了。”

    孙局长有些意外,这个满嘴正义律法的女下属,从来都没有这样感性过。他看了看周扬离去的身影,劝道:“算了,你那三脚猫的功夫,还是别添乱了。还是听你姐姐的话,做一个正义的女警花,修仙门派的事,你一概不能过问。”

    “又是我姐!我已经大了,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我自己明白的!”

    刘萌说着离开了。

    “刘萌,你给我回来!警局还有很多事呢!”

    然而,刘萌并不理会,直接上了警车,正在找车的孙宇,笑着敲了敲车窗:“刘大警花,让我蹭蹭车呗!”

    见刘萌并不理会他,孙宇没有在意,直接拉开车门,坐在副驾驶上。

    车子启动,孙宇看刘萌精神抖擞地跟着姜可儿的甲壳虫,轻轻地说:“周扬是个真男人,我佩服。怪不得姜可儿喜欢她。”

    本来不想理会孙宇的刘萌,听了这话,顿时有了一丝兴趣。

    “怎么?看我表妹喜欢上别人,你吃醋了?”

    “是有点,不过,只有我兄弟这样的人才能配得上可儿,这几年我这个护花使者,也歇歇了。只是现在,我在为我那个不争气的妹妹发愁啊!”

    “雪儿?你有什么愁的,我的听说,在一中喜欢她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吧?”

    “哎,可她喜欢的是周扬啊!像周扬这样的男人,以后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喜欢呢。虽然她现在进入了凝气期,踏上修仙的道路,可是谁又能保证能在周扬那里占个一席之地呢!”

    听到孙宇的话,刘萌手臂一抖,差点与对面的车撞上。

    孙宇看在眼里,暗自得意:小雪,哥哥给你扫除了一个潜在的情敌。

    不过,嘴上却说:“刘大警花,怎么了?看着点车。”

    刘萌生气地一踩油门。

    “闭嘴,不想坐车,就下去跑!”

    孙宇心理突然一惊,我的乖乖,这个女人疯起来,不会和周扬一样吧!不过,所幸的是,前面的甲壳虫并没有跑太快,刘萌紧紧地跟着,没有超越。

    姜可儿之所以没有开这么快,因为她要让小白追踪空中的气味。

    周扬虽然很着急,但脸色很平静,没有催促小白。不过他不断抚摸的小白脖子间的毛发的手臂,出卖了他的内心。

    他实在担心母亲,不知道那个姓林的变态,会怎么对待自己的母亲。

    没有过多久,小白对着路边汪汪地叫了起来。

    周扬顺着小白的目光看了过去,看到路边一个拉着铁皮卷门的商铺。周扬眼睛一凝,心理砰砰直跳,他似乎从门内感受到了里面母亲的气息。

    “停车!停车”

    姜可儿一脚把刹车踩到底,甲壳虫在路上留下两条浓黑的车轮线,惹得后面的汽车司机一阵怒骂。

    “开个二奶车,眼瞎了是吧!”

    姜可儿虽然生气,当也没有理会,因为周扬已经打开车门,跳了下去。然后嗖地一下,越过公路栅栏,冲向铁皮卷门的商铺,飞起一脚,直接踹了上去。

    砰地一声,铁皮卷门,直接被周扬踹出了一个窟窿。

    甲壳虫后面辱骂姜可儿的司机,看到这个一幕,顿时吓得面如土色,赶快猛打方向盘,绕过甲壳虫急忙逃跑了。

    无论姜可儿和周扬都没有在意这样的小人物,此时,周扬正迅速钻进了商铺。商铺里亮着灯,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

    周扬心理闪过一丝疑惑。

    刚才的一瞬间,他真的感受到母亲的气息了,可是进来之后,却没有看到踪迹。

    这时,小白也从窟窿处钻了进来,朝着里面的桌子上,一阵狂叫,前蹄紧紧地扒着地面,有些着急。周扬顺着小的吼叫的方向看去。

    然而看到桌子上的瓶子时,周扬的心被狠狠地击了一下。

    他本来以为,他已经有足够强大的心,来承受一切。可是当他的目光落在桌子上,黑色的瓶子上时,他自认为强大的心,被撕的四分五裂。

    那是衰神宗的留音瓶!

    那里遗留着魔鬼一般的声音!

    周扬的心在滴血,他清晰地记得,在河边从留音瓶子里倒出的母亲的那半截手指!那种感觉,辈子他都不想在经历一次,可是他又一次出现在他的面前,如同摆不脱的噩梦。

    看?或者不看,它都在那里,听,或者不听,它都留在了那里。

    就像一根刺一般深深地扎在了周扬的心中。

    无论他决定如何坚强,他的心都有一种血粼粼的灼痛!无论他决定如何复仇,残酷的伤害都撕裂他的心脏。无论他是否愿意看见,留音瓶都摆在他的面前。

    他踟蹰不前,因为他怕留音瓶里,又是母亲的一个手指!

    周扬眼睛充血,朝着留音瓶重重地跪了下去,然后磕了一个响头:“母亲,孩儿不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