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千里追踪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55本章字数:3135字

    一行浊泪从周扬清瘦的脸上流了下来,纵然心中万痛,他也必须坚强,纵然是万般伤害,他也要迎上去,因为他的母亲在等他,而且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到自己的到来。

    周扬站起身,望着黑色的回音瓶,走了过去,他的脚步有些僵硬,身子有些摇晃,眼中浸满泪水,但他依然向黑色的瓶子伸出了手。

    瓶子冰冷的触觉,让周扬的心又一次绞痛。

    他紧紧地握住瓶子,缩在自己的胸前,他感受到母亲的气息就在瓶子里,离他如此之近,又异常的遥远。忍着心中的悲痛,他用左手拔掉黑色瓶子上的木塞,一缕白烟从瓶口内,弥漫出来。

    “哈哈!没有让你失望吧!怕你思母心切,我又给你送了一块,不要太感动啊!我这人心软,最见不得别人的眼泪。哈哈!来,看看是什么!”

    周扬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倒出留音瓶中的东西。

    噗咚一声!

    似一把闷锤砸在了周扬的心脏上。让他的身子,晃了一下。

    他睁开眼睛,看着倒出的东西,他已经感受不到心痛,因为他的心已经炸裂,溶进了他的四肢百骸。他身体的每一处细胞,都咆哮着愤怒的狂吼。

    他眼前的东西不是一节手指,而是整个手臂,手掌处,还有留有截去手指的茬子。

    “母亲!”

    这种除了疼,再也没有别的感知的状态,让周扬再也说不出话来,因为语言已经无法表达他的心意,誓言也无法缓解他的痛苦。

    此时,姜可儿悄无声地走到周扬的身旁,微微抱住周扬的肩膀,看着周扬面前的半截手臂,脸色苍白,默默流泪。她无能为力,除了能给周扬一个温柔的怀抱,其他的什么都做不到。

    周扬没有回应姜可儿,默默地收起手臂,连着留音瓶,还有开始的手指,放进了乾坤袋中。扭头对姜可儿说道:“走吧!”

    姜可儿对突然消失的手臂和留音瓶没有询问,看着异常平静的周扬,心里莫名地心痛。

    哀大莫过于心死,该是怎么样的心痛,才能让这个瘦肉的男生如此平静?姜可儿嘤地一声,哭了出来,有些撕心裂肺。

    “别哭!不要为我哭泣!我不是挺好吗?”

    沾着泪痕的周扬,竟然笑了。

    只是这笑容,让姜可儿更加心疼。

    周扬没有再劝,转身离开,举止有些怪异地从铁卷门的窟窿里钻了出去。姜可儿紧紧跟着。

    此时,刘萌和孙宇已经来到了商铺的门口,看到出来的周扬有些怪异,没有敢问,而是走到姜可儿的身前。问道:“可儿,怎么样?”

    姜可儿还在哽咽,精致的脸蛋满是泪痕,哪有一点校花的样子。

    “手、手臂。是伯、伯母的手臂。”

    刘萌和孙宇刹那间,无言以对。

    望着周扬的背影,感受到莫名的萧索。

    刘萌本来还为孙雪喜欢周扬的事,心烦呢。可此时,她的心却为眼前这个有些单薄的身影牵肠挂肚。

    周扬望着大路川流不息的车流,默不作声,轰鸣的马达声,淹没了他的心跳,路明明摆在他的面前,他却不知道路在何方!明明是一片光明,他为何只感受到黑暗?明明心里很痛,为什么却没有感觉?

    小白围着几人哼哼唧唧,连汪汪的声音,都不敢发出,似乎害怕打破周扬的平静。

    众人停了下来,时间却不能停止。最后还是刘萌这个暴脾气,忍不住了。

    “咱们怎么办!是找还是不找,给个话,我受够了这个闷气!”

    她没有朝周扬说,而是朝孙宇吼道。

    孙宇翻着白眼,没有理会,没有办法,这不是他能做主的。

    正在这时,一道飘逸的蓝衣女孩走了过来,她忽视孙宇三人的存在,直接走到周扬的面前。

    “您还好吧!红虎人已经全部出动,红狐老祖也行动了,她让我给你带个话,请你不要担心,她用生命担保,还你一个完好的母亲。”

    “哦。”

    周扬平淡的表情,让孙雪吃了一惊,因为此时,周扬不该这样的表情。

    孙雪深深地看了周扬一眼,有些担心,她感受到周扬的身体上郁结着一股浓郁的怒气,但周扬的表情却异常的冷漠和平静。像是深不见底的死海,人漂浮在海面上,却感受不到海的深度。

    她身上带着的东西,怎么也拿不出了。

    刘萌是认识孙雪,看到孙雪的样子,她相信了孙宇的话,这个孙雪,似乎没有看到其他人一般,眼睛里都是周扬,连她的哥哥,都没先打招呼。

    刘萌很有意见,只是还没有等他说活,小白汪汪地朝孙雪叫了叫了起来。

    变成孙雪的四姐,吓了一跳。

    她看出这个只狗体内竟然出现了真元之气,已经成精了。

    难道它看出自己的本体了?

    这可是,红狐老祖亲自施的法。

    “你这个小畜生,乱叫什么?!”

    听到这声狗叫,平静的周扬有了反应,转身望着孙雪,眼睛虽然平静,却给人一种摄人心魂的感觉。

    孙雪有些慌乱,她却不能暴露,因为她还没有到离火门把嫦娥的本命仙器拿到。

    此时她有种把小白分尸的想法。

    就是因为它,周扬才这样看自己,现在不但周扬,连自己的便宜哥哥和另外两个姑娘都在看自己。

    正当孙雪考虑要不要把小白,一拳打死的时候,姜可儿问道:“你身上是不是有一个黑色的瓶子?”

    “什么?”

    孙雪突然明白这个小白狗,为什么朝自己叫了。

    可是自己拿出留音瓶那岂不是要刺激到周扬?

    “你说什么啊!什么瓶子?”

    周扬眼里冒出寒光。

    “把它交给我!”

    孙雪吓了一跳,她实在想不出,自己这个让巩基结丹畏惧的妖精,到底在怕什么!

    在周扬的注视下,还是把交了出来。

    “这是老祖找到的,让我交给你,可是,我看到你这个样子,怕你再受刺激。所以才没有给你。”

    周扬接过瓶子,倒出了里面的又一个手臂,默默地收了起来。

    做完这一切,又一次的平静下来。

    孙雪很不适应周扬这个状态。劝说道:“您不用太担心,红狐老祖说过的话肯定能做到!之所以没有找到本体,是因为有东西帮那人隐藏形迹,如果修为足够高,就能找到那人的踪迹!”

    “修为足够高吗?”

    周扬脑中灵光一闪,他虽然不能立刻拥有超越红狐的修为,但也不是没有办法。

    “你们等我一下!”

    周扬说完,立刻在公路边坐了下来,眼睛一闭,似闭目养神一般。

    众人不知道周扬在做什么,可是也不敢询问周扬,虽然周扬看起来,平静无比,可是谁都知道他是一座随时都有可能爆发的火山,更不敢打扰周扬。

    周扬坐了很久,阳光从南边转到西面。脸上一道道汗水流落,身上的蓝色衬衫被汗水浸透。

    周扬呼了一口气,站了起来。

    此时他的手上多了一截带着两个孔的白骨。

    白骨晶莹剔透,散发着柔和的金光。

    周扬向小白招了招手。

    “小白,过来!”

    小白吧唧一下嘴巴,摇着尾巴,向周扬跑了过来,伸着舌头,舔起了周扬的手臂。

    周扬按着小白的头。

    “小白,你要坚强点!”

    众人很奇怪,周扬醒来后怎么说了一句这样莫名其妙的话?

    正当众人疑惑地看着这一幕的时候,却周扬接下来的动作吓了一跳。

    只见周扬一拳打在小白的鼻子上,顿时鲜血飞溅,狗脸血肉模糊。

    小白惨叫一声,挣扎着后撤,却被周扬死死地按住狗头,另一只手,变拳为抓,狠狠地抓在小白血肉模糊的鼻子上,一截鼻软骨被周扬抓了出来!

    “啊!周扬,你在干什么!”

    姜可儿直接发飙,向周扬扑了过来。

    只是还没有到身边,却被孙雪一把推开!刘萌想上来,也被孙雪拦住了。

    “谁也不能靠前!”

    “小雪,你干什么!快拦着周扬,他伤心也不能把气撒在小白身上吧?”

    早已经看小白狗不爽的狐狸精,不为所动。

    “谁也不准阻拦,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连一旁的孙宇,都觉得自己这个妹妹,真的会不客气,因为她身上的气息,竟然让他这个巩基期都感到心惊。

    只见周扬取下小白的鼻软骨后,并没有停顿,手指在小白的鼻子处捣鼓了一番,拿出那截泛着金光的剔透白骨,直接向小白的鼻子处按去。

    他手臂一翻,手中多了一根银针金线,把小白的鼻子缝了起来,用一张黑色的布把伤处盖住。然后向小白的嘴里塞进了一个金色的丹药。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简单粗暴。

    吃了丹药后,小白不再挣扎。身上慢慢地散发出一圈圈光晕,过了不久,小白扬天长啸,一声震天的狗吠成波浪状向远处扩散出去。

    天空为之变色,小白的面前出现了一个长长的通道,通道内,遗留着周妈的气息。

    在通道的尽头,周扬看到了一个白色的城堡,在城堡里,周扬感受到了母亲的气息。

    “母亲!”

    周扬的表情终于起了一丝变化。

    他知道自己的成功了,他在乾坤袋里学会了医仙的医术宝典,给小白换上了哮天犬的鼻软骨。才让小白拥有了着千里追踪的术法!才找到姓林的藏身之处。

    周扬望着那座白色的城堡,眼中散发着冲天的煞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