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9 余欢

    更新时间:2018-08-08 02:40:12本章字数:2052字

    “苏阿姨,您忘了吗?她是您的客人,跟我可没有一点关系。”沈关关冷笑着说道,话音刚落,苏茗脸上的表情更加难看了。

    “你们都站在关关房间里面干什么?”僵持间,门口传来沈茂文的声音,其实事情的经过他都已经从顾妈那边了解过了,这段时间沈关关确实改了很多以前的坏习惯,艳姐那边也说沈关关很有天分,所以沈茂文的心不知不觉的偏向了沈关关。

    沈雅婷一看到沈茂文,立马迎了上来,挽着沈茂文的手臂告状,没想到沈茂文听完,什么话也没说。

    沈雅婷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这要是在以前,只要自己拉着沈茂文撒撒娇,再添油加醋的告上一状,沈茂文这个时候肯定已经暴跳如雷,指着沈关关的鼻子骂了。

    但现在,沈茂文好像一点反应也没有。

    “这么点小事,过去就过去了。”沈茂文淡淡的说道,“饭做好了吗?我饿了。”

    “好了好了,走吧,去吃饭。”苏茗拉了一把周佳韵和沈雅婷,“一点点小事,别伤了姐妹之间的和气。”

    “这可不是小事。”有些人弄不清楚这个家到底姓什么,既然这样,沈关关就要让他们看清楚,“爸,如果每个人进我这个房间都这么随便的话,那我还是搬出去住好了,至少……还有点隐私,您觉得呢?”

    “关关!”沈茂文也觉得有些过分了,虽然这件事情是周佳韵不对在先,但是沈关关不依不饶确实有些过了,“差不多就行了,别咄咄逼人的。”

    “就是……”沈雅婷不满的在一旁开口说道,“佳韵也不是故意的,再说了,人家是好心上来叫你下去吃饭,真是好心当做驴肝肺。”

    沈关关冷哼了一声,不说话,但是脸上的表情很坚定,摆明了就是在告诉在场的人,这件事情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过去。

    “佳韵,咱们走,别理她……”沈雅婷之前是沈茂文的掌上明珠,仗着沈茂文宠她,从来没有把沈关关放在眼里过,再加上周佳韵在,沈雅婷完全把苏茗对她的的提醒抛在了脑后,苏茗看沈茂文板着脸,再加上沈关关不依不饶的样子,心知这件事情沈关关是不会息事宁人了。

    一边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边不过是妻子的表侄女,孰轻孰重一目了然,苏茗想着,倒不如卖沈茂文一个人情。

    于是她叫住了周佳韵,“佳韵,你过来。”

    周佳韵犹豫了一下,还是听话的走了过去,在这个家里,姨妈是她唯一的护身符,想在这个家里待下去,她就必须把苏茗哄好了。

    这也是在出门之前,苏悦千叮咛万嘱咐的。

    “姨妈……”周佳韵委屈的站在了苏茗的面前,讪讪的解释道,“我真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苏茗脸上的表情让人捉摸不透,她拉着周佳韵的手,冲着沈关关说道,“关关,佳韵今天刚到家里来,可能还不知道你的生活习惯,这件事情是她的错,佳韵,跟你关关表姐道歉。”

    “我……”在周佳韵的印象里,沈关关是这个家里最不受重视的人,之前沈雅婷跟她抱怨的时候她还不相信,现在看来,沈关关真的不是以前的那个沈关关了。

    她周佳韵就一点好,听话。

    慢慢的挪到沈关关的面前,周佳韵低垂着头,冲着沈关关说道,“关关表姐,今天的事情是我不对,下次不会这样了。”

    沈关关冷着脸,一旁的沈茂文感激的看了一眼苏茗,打着圆场,“好了,人家都已经跟你道歉了,可以下去吃饭了吧?”

    “你们先下去,我换件衣服就下来。”沈关关终究是松了口。

    苏茗拉了一把气愤的沈雅婷,将她从沈关关的房里带了出来。

    沈关关下楼的时候,几人已经坐在桌边等她,沈关关落座,谁也没有率先开口说话,只是安静的吃东西。

    良久,沈茂文开口,“既然佳韵要住进来,那你一会带着两个孩子去商场看看,添置一些佳韵喜欢的东西,别怠慢了人家。”

    “好。”苏茗欣喜,本来周佳韵过来就是先斩后奏,她一直担心沈茂文不同意会让自己下不来台,所以刚才卖他一个人情,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回报,心情大好,“茂文,这个鸡汤我炖了一下午,你多喝点。”

    苏茗笑着给沈茂文盛了一碗汤,一抬头看到沈关关冷冽的眼神,心头微慌,“关关,你也多吃点。”

    “我不吃了。”沈关关放下手里的筷子,“你们慢慢吃。”

    沈关关没空管苏茗心里是什么想法,她现在的当务之急,是给艳姐交一份满意的答卷。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沈关关就起床去了艳姐推荐的地方,听说那边是杭城唯一一家还在坚持手工印染的染坊了。

    艳姐与染坊老板相熟,早就已经打过招呼,那家叫做“余欢”的染坊,坐落在繁华的闹市之中,从外面看,是个古色古香的四合院。

    推开门,五彩斑斓的布匹在庭院里随风飘荡,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五彩的斑斓,沈关关心里突然有了一抹异样的感觉。

    “你是……沈小姐?”沈关关站在庭院门口看着四合院内五彩斑斓的布匹,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年轻的女声,沈关关转过头,看见一个穿着旗袍的年轻女人。

    她挽着简单的小发髻,穿着一件淡雅的白色旗袍,上面是雏菊的淡淡花纹,领口、袖口和裙摆处锁着精致的白边,整个人就像是一朵恬淡美丽的雏菊。

    “我是,你是郭老板?”沈关关来之前也曾猜测过染坊的老板是个什么样的人,也许是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也许是个偏爱棉麻的年轻女人,但是怎么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么一个精致的女人。

    “我叫郭亚利,你可以叫我利姐。”女人推开四合院半合的木门,“吱呀”一声,豁然开朗。

    利姐走在前面,带着沈关关穿过庭院,未完成的棉布浸染在染缸里,染好的棉布在空中飞扬,沈关关的心也在这里慢慢沉淀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