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4 不就是演戏

    更新时间:2018-08-08 02:40:12本章字数:4025字

    杨婧文刚进屋,就看见杨峥脸色铁青的坐在沙发上,虞之晴一脸担忧的迎了上来,“婧文,你这是去哪了,怎么到现在才回来?”

    杨婧文抬头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大理石钟,进了一趟派出所,这么一折腾下来,到家已经是凌晨两点钟,也难怪杨峥生气。

    顾语菲看到杨婧文回来的时候着实有些错愕,大概她还没来得及接那对中年夫妇打来的电话,所以才会这么惊讶。

    “杨婧文,你现在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你今天不把话说清楚,我就当没生过你这个女儿。”杨峥气得口不择言。

    顾语菲冷笑了一声,在一旁煽风点火,“婧文,你说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老是这么在外面荡,传出去了对你自己也不好,再说了,万一你要是遇上什么坏人,出了什么事情,你让爸爸和虞阿姨该怎么办才好?”

    杨婧文有多讨厌自己,顾语菲心里清楚,她故意以杨婧文姐姐的身份来教训她,就是算准了她不会听自己的,会跟自己吵,这样杨峥才会对她更加失望,可是顾语菲等了很长时间,也没有等来杨婧文的反驳。

    这丫头,今天是吃错药了不成?

    “你说话!”杨峥怒不可遏。

    “爸爸,妈妈,语菲姐,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杨婧文看到顾语菲那张做作的脸就想发火,可一想到沈关关提醒自己的那番话,又生生的忍住了,认认真真的道了歉,还附赠一个标准的九十度鞠躬。

    “你……你这又是在搞什么幺蛾子。”顾语菲没出现之前,杨婧文是多么乖巧的一个孩子,但自打自己找回了顾语菲这个“女儿”之后,杨婧文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手心手背都是肉,他对两个女儿当然是一视同仁。

    只是这段时间杨婧文越来越叛逆,而顾语菲,善解人意,温柔大方,从来不要自己操心任何事情,杨峥的心才会慢慢的偏向了顾语菲。

    杨婧文突然认错,倒让杨峥有些不知所措。

    “婧文,你这是什么意思?”顾语菲也有些错愕,楞了一下,立马就冲着杨婧文问道,“是不是在外面干了什么坏事?”

    顾语菲冷笑了一声,之前她接到电话,知道杨婧文已经进了警察局,她这才匆匆赶了来,就是想看笑话来着。

    “你闭嘴!”虞之晴不耐烦的冲着顾语菲骂道,“你是不是就盼着我女儿出什么事情,这家就成你们爷俩的了?顾语菲我告诉你,只要我虞之晴在这个家一天,你就趁早打消了你的如意算盘。”

    “虞阿姨,我不是这个意思……”顾语菲默默的低下头,一脸委屈的样子。

    杨峥忙护着顾语菲,“之晴,你这是干什么,语菲也是担心婧文,这段时间她做的离谱的事情还少吗?要不是因为这样,语菲怎么可能这么问。”

    “她就是再离谱,那也是你的女儿……”虞之晴的话还没说完,杨婧文就打断了她,“爸,妈,语菲姐,你们别吵了。”

    杨婧文叹了一口气,“我知道,这段时间我做了很多离谱的事情,我知道错了。”

    杨婧文强压着心头的怒气,沈关关的叮嘱还在耳边回响,想要跟顾语菲斗,光靠胡闹是根本不可能的,不就是比演技吗?

    她跟杨峥的感情毕竟比顾语菲和杨峥之间的感情多了十几年,她就不信,她在杨峥的心中会比不上顾语菲的分量。

    杨婧文淡淡的叹了口气,走到了顾语菲的身边,诚恳的拉起了顾语菲的手,顾语菲紧紧地皱起了眉头,她不明白杨婧文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姐姐,对不起。”杨婧文忍着心头的恶心冲顾语菲道歉,“前段时间你刚回来,我总觉得突然多了一个人分享爸爸对我的宠爱,所以我才会处处针对你,现在想想真是不应该,其实我小时候一直希望自己能有个哥哥或者姐姐来对我好,可是突然间有了,我又觉得不适应。”

    杨婧文淡淡的叹了一口气,“不过我今天晚上想清楚了,多一个姐姐其实对我来说没什么不好,我为我之前的所作所为跟你道歉。”

    “没……没关系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语菲一脸错愕的看着杨婧文跟自己道歉,再看看杨峥的表情,一脸的满意,那自己之前所做的努力岂不是都白费了?

    顾语菲气得咬紧了牙关,凭什么,凭什么杨婧文不管做错了什么事情,只要回来道个歉撒个娇,一切都迎刃而解了,而自己,不管是在杨峥面前,还是在陆晔面前,都要靠自己的手段,靠自己的心机来博得他们的同情和注意?

    “婧文,你真的想通了。”杨峥几乎要哭出来了,手心手背都是肉,他看到自己的两个女儿能够和谐相处,当然是很开心。

    “恩,想清楚了。”杨婧文淡淡的点头,“爸,之前是我不懂事,总觉得您对语菲姐太好了,所以才会跟她争锋相对,可我现在想清楚了,语菲姐是您的亲女儿,也是我的亲姐姐,姐妹之间就应该和谐相处,所以……以后我不会再胡思乱想了。”

    “好好好!”杨峥连说了三个好,“婧文,你跟语菲都是我的女儿,手心手背都是肉,只要你们两个好好相处,爸爸当然会一视同仁,怎么会对谁好一点,对谁不好一点呢?你说是吧?”

    “我明白的爸爸。”杨婧文乖巧的点了点头,“时间不早了,要不早点休息吧。”

    “好好好,你先上去休息。”杨峥满意的点了点头。

    杨婧文走了两步,突然又转过头来冲着顾语菲说道,“语菲姐,今天太晚了,要不你就别回去了,在客房里面住一晚,明天早上吃过早餐之后再走吧。”

    “是啊语菲。”杨峥赞同的点了点头,“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回去我也不放心,就听婧文的,在这里睡一晚上再回去。”

    “这……”顾语菲犹豫,她本来是打算过来看戏的,没想到所有的事情都没有朝着自己所设想的方向去发展,反而把自己玩进去了。

    “就这么说定了,妈,让人给语菲姐收拾房间。”杨婧文冲着虞之晴说道,然后径直上了楼。

    刚洗完澡,杨婧文就看到虞之晴一脸疑惑的坐在自己房间里翻着杂志,看到杨婧文出来,合上手里的杂志,“婧文,你今天这是在演哪一出?”

    “你看出来了?”杨婧文笑笑。

    “那是当然。”虞之晴理所当然的说道,“你是我肚子里生出来的,你爸不了解你,我可对你了解的很,像顾语菲这样表里不一的女人,你不可能会改变自己的态度的。”

    “她呢?睡了?”杨婧文淡淡的问道。

    “佣人帮她把房间收拾好了,估计这会应该已经在房间里休息了。”虞之晴皱眉,“婧文,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妈,我今天这么晚回来,你猜是为什么?”杨婧文没有回到虞之晴的问题。

    “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吗?”虞之晴敏锐的察觉到了一丝不正常。

    “当然有关系。”杨婧文冷笑着说道,“今天我约了几个朋友一起出去玩,结束之后他们提议去吃夜宵,刚坐下来,不知怎么就吵了起来,最后我被抓进了派出所,一直到刚刚才出来。”

    “派出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有没有什么事?”杨婧文身上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作为她的妈妈,她竟然是一无所知。

    “妈你放心,我没什么大事。”杨婧文笑了笑,“说来也巧,本来我是不想给你们打电话的,这段时间我跟爸的关系闹得这么僵,要是让他知道我进了派出所,肯定又要吵起来,所以我就给关关姐打了电话,让她去派出所接我。”

    “关关姐?就是那个……你表哥的女朋友?”在虞之晴的心里,现在的沈关关身上已经被贴上了“季从安女朋友”的标签。

    杨婧文好笑的看了一眼面前的虞之晴,“妈,人家现在还不是我表嫂好不好,虽然我也很希望她是。”

    杨婧文无奈,“说来也真是巧,关关姐不知从哪里知道,那对把我弄进派出所的中间夫妇就是顾语菲的远方亲戚,您说,这件事情,可能跟顾语菲没有关系吗?”

    “这个贱人,看我不好好收拾她,我就不姓虞!”虞之晴一想到自己的女儿被人家这样欺负,她的暴脾气“腾”的一下就上来了,挽起袖子就要去找顾语菲算账,杨婧文急忙拉住了她。

    “妈,我都不生气,您生气什么?”杨婧文好笑的看着面前的虞之晴,她的暴脾气完全就是遗传了于志强,这要是换成以前的自己,肯定也是卷起袖子跟顾语菲干起来了,可是她越是这样,顾语菲就越是高兴,不是吗?

    “这可真不像你。”虞之晴蹙眉,“被人家欺负到这样,竟然一点都不生气。”

    “生气?生气有什么用?”杨婧文冷笑,“关关姐说的一点都没错,我越是生气,越是跟她吵跟她闹,那她就越是开心。”

    “妈,您想过没有,顾语菲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杨婧文冷笑。

    虞之晴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她这么做,当然是想让你爸对你失望,然后自己乘虚而入。”

    “没错。”杨婧文继续说道,“既然她等着看我发飙,我就偏不如她的意,她不是会演戏吗?我也会。”

    杨婧文冷笑了一声,“她不是喜欢演我的好姐姐吗?从今天开始,我就是她的好妹妹,我就不信了,她会永远挂着她那副伪善的面庞,等到她什么时候挂不住了,那就是我狠狠打击她的时候。”

    虞之晴微微点头,随即想起了什么一样,冲着杨婧文问道,“婧文,不是我看不起你,但以我对你的了解来说,如果没有人从旁指点的话,靠你自己是不可能想清楚这里面的细枝末节的。”

    杨婧文也没想着隐瞒,“这些啊,都是关关姐教我的,要不是她点醒我,现在的我还傻乎乎的跟顾语菲争呢,这样下去,早晚有一天,我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沈关关?她为什么对杨婧文的事情这么上心?

    杨婧文没想过这个问题,可是作为杨婧文的妈妈,虞之晴却不得不想这些问题。

    她必须排除沈关关对杨婧文真的没有一丝一毫的危险性,她才能放心下来。

    “时候不早了,你好好休息,其他的事情,明天再说吧。”虽然心里这么想着,虞之晴脸上却没有表现出半分,叮嘱了杨婧文早点休息,杨婧文喊住了她,“妈,我都把顾语菲当成我的好姐姐了,要不,您也把她当成你的好女儿吧,至少……面上总得过得去,您说是吧?”

    “放心吧,我知道了。”虞之晴笑着说道。

    虞之晴走后,杨婧文就给沈关关打了电话,把今天晚上的事情前前后后都说了一遍,末了,还忍不住描述顾语菲错愕的表情,“关关姐,你是不知道,顾语菲看到我这么乖巧懂事的样子,那一副跟便秘了一样的表情,我现在想起来都好笑。”

    杨婧文躺在床上,忍不住拿顾语菲的事情来打趣。

    沈关关也笑,但笑够了,还是提醒杨婧文,“婧文,虽然今天的事情你打了顾语菲一个措手不及,但是顾语菲只要给她的远方亲戚打个电话,就会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你千万得小心,顾语菲……绝不是这么好对付的。”

    “我知道的,关关姐。”杨婧文也正色起来,“不过关关姐,假如顾语菲知道了你的事情,她会不会对你不利?”

    “你别管我,这些事情我自己会处理的。”沈关关安慰杨婧文,“时候不早了,你好好休息,其他的事情你不用担心。”

    沈关关挂断电话,手机屏幕上多了一条短信,顾语菲发来的,约自己明天再市中心的一家咖啡厅见面,沈关关回了一个“好”字,就关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