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不要碰我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18本章字数:3442字

    顾颜如走的很快很急,一刻都不愿多呆。

    沈秦杰穿好衣服追出去时,她已经出了沈家大门,走到外面的路上。

    “跟我回去。”他一脸冷峻,说出的话下达命令似的,仿佛她是下属。

    顾颜如听得难受,知道他并非真心挽留自己。

    不过是自尊心作祟,不容许她未经他的同意就擅自离开;况且,还有很大部分原因是受到了沈父和沈老夫人的压力。

    特别是沈老夫人,一惯对自己宠爱有加,如今人虽然在外旅行还没回来,可要是知道两人之间闹到离婚的地步,一定会出面阻止的。

    想到这些,心中只觉得酸楚无比。

    “我是不会回去的。”顾颜如看都不看他,决绝道。

    如今同他相处的每刻都是煎熬,只想离的远远的。

    “欲擒故纵还没玩够吗?”沈秦杰嘲讽的望着她,眼中满是嗤笑,一点温情都没有。

    顾颜如不再说话,既然他要误会,那就误会好了,反正这些年来,他对自己的误会积压的快成山了,她也不在乎继续添砖加瓦。

    “嗯?不狡辩?”沈秦杰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来看着自己,目光中满是挑衅。

    他的触碰叫顾颜如感到厌恶,一把拿掉他的手,整个人一连后退好几步,“不要碰我,要碰,碰你的小三去。”

    话落,从口袋里拿出纸巾,把刚才同他触碰过的地方全都仔细的擦了个遍。

    沈秦杰忽然笑了,转瞬,阴云密布的朝她逼近,一把抓住她的手,“嫌我脏?昨晚还不是被我上?怎么,才过了一晚上就忘记了?”

    他说的张狂无比,顾颜如又羞又恼,挣脱开了,愤愤的瞪着他,“沈秦杰,你不要欺人太甚!从今以后,我不会让你碰一根手指!”

    “是吗?”沈秦杰捏住她愤怒的脸蛋,“我知道,你是故意这么说,心里是很渴望我碰你的。”

    “太无耻了!”顾颜如忍着疼,怒而掰掉他的手,“沈秦杰,你强留一个不爱的人在身边,不觉得添堵吗?”

    他没说话,扛起她就走。

    顾颜如在他肩膀上挣扎的厉害,对他又捶又打的,“你个混蛋,快放我下来!”

    他毫不客气的在她屁股上狠狠打了一巴掌,“安静!”

    “你放开我!”

    他没理会,大步走着,忽然手机响了。

    他放下她来,转身走远几步,接电话去了。

    也不知对方说了什么,只见他眉毛紧皱,久久没有舒缓开来,随即说了声,“好的,我马上过来。”然后瞧都没瞧自己一眼,径直走掉了。

    能让他这么紧张在意的,除了小三母子,还会有谁呢?

    肯定是的,以前公司遇到危机都没见他这样过。

    对那对母子,他还真是上心。

    自己在他眼里又算的了什么呢?

    什么都不算吧!

    顾颜如呆站在那黯然神伤,过了阵才想到自己要做的事,转身慢慢的走了。

    “颜如,你等下。”

    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回头一看,小姑姑追了上来。

    她停住脚步,在那等着。

    小姑姑见她那失魂落魄的模样,心疼的握住她的手,“颜如,你别难过了,看开些。本来身体就不大好,要好好爱惜才是,对自己好一点。”

    顾颜如点点头,勉强挤出丝笑容来,“小姑姑,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快别在太阳底下站着了,回去休息吧。”

    顾颜如摇了摇头,“小姑姑,你也不用劝我了,我去意已决。守着一个心在别人身上的男人,真的是件特别绝望的事情。”

    小姑姑长长叹了口气,怜爱的望着她,“我懂,不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尊重你。”

    她的这句话让顾颜如特别的感动。

    小姑姑三十多岁,是沈老夫人最小的女儿,近五十岁时生下她,很受宠爱。

    从小就过着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生活,只是后来长大了,被一个男人深深的伤害过,从此关上了心门,再也没有恋爱过,一直到现在,都没结婚。

    顾颜如以前每次想起这事,就很是为她难过可惜,如今再度想起,越发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在这个家里,也只有小姑姑是真正懂得并为她心疼的人。

    顾颜如忍不住伸出双臂来同她拥抱。

    小姑姑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颜如,不管多难都会过去的,别害怕,勇敢点。”

    顾颜如一个劲的点头,事情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也只有坚强面对了。

    只是一想到,心还是疼的厉害。

    顾颜如想要同小姑姑分别,然后离开这个伤心地的。

    却听得小姑姑道,“颜如,老夫人昨晚回来了。”

    “回来了?”听到这个消息,有些惊讶。她怎么都不知道?

    昨晚她可还在众人面前向沈秦杰提出离婚呢。

    “很晚才回的,那时大家都睡下了。老夫人一直牵挂着你,说等下让你陪她去喝茶。”

    顾颜如最近累得心力交瘁,根本就没心思,可一想到老夫人过往对自己的种种好,而且这次显然是有话要说,也就应下了。

    两人一块折了回去,迎面遇上了挽着沈夏胳膊的赵丽丽。

    见到两人,赵丽丽故意把身体挨的离沈夏更近一点,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一副甜蜜无间的模样,还笑吟吟的冲顾颜如打招呼,“大嫂,怎么不见大哥?我看他刚才急匆匆的追你,还以为你们出门去了呢?”

    顾颜如没有理睬她,她就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小人,平时最爱搬弄是非了。

    小姑姑看不过去,嘲讽道,“有些人恬躁的像鹦鹉,弄的家里乌烟瘴气的,真可恶。”

    说完,挽着顾颜如的手就走,看都不看她。

    赵丽丽受了这番话,很是气不过,就要爆发的,可碍于沈夏在身边,对他故作委屈道,“老公,你看,小姑姑她误会我,我明明是出于好意,关心大嫂才问候下的。”

    “别难过了,小姑姑脾气一向这样,我们作为后辈应该多多包容才是。而大嫂,如今遇到婚变,情绪不好也是正常的,我们要多体谅。”沈夏温柔的搂住赵丽丽的腰,两人朝前走去。

    顾颜如和小姑姑听了两人这一唱一和的对话,无奈的对视一眼,也懒得去计较了。

    他们爱说什么就让他们说去吧,反正是无关紧要的人,自己的生活又不会因此受影响。

    到家后,顾颜如上楼去梳洗打扮一番。

    这些日子沉浸在伤痛中的缘故,都没心情收拾自己,也都没好好吃饭和休息,整个人瘦了一大圈,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

    为了等下出去不给老夫人丢面子,认真的打扮了番。

    下楼时,老夫人已经在小姑姑的陪伴下在餐厅里吃早饭,见到她,笑着招手道,“颜如,快过来吃点。看你都瘦了,我得给你补回来。”

    “奶奶,我是太想念你才瘦的。”顾颜如微微一笑,乖巧的在她身边坐下。

    老夫人满脸宠溺的望着她,给她拿了好些爱吃的早饭,一定让她多吃点。

    顾颜如心中暖暖的,为了让老夫人高兴,吃了好多。

    早饭后,三人才不紧不慢的出门去。

    去的是家本地最好的茶馆,从建筑到里面的布置,全都是古色古香的,环境又很清幽。

    三人在一间包厢中入座。

    顾颜如和小姑姑边喝茶边听老夫人讲述途中的趣闻乐事,气氛还算不错,暂时把她的痛苦压制了下去。

    只是心中仍旧不安,觉得老夫人迟早会绕到那个她不愿意谈论的话题上的。

    果然,在见闻说的差不多时,老夫人一脸疼爱的握住顾颜如的手,“颜如,那件事我也听说了,可能是误会。不过,他要真做了糊涂事,奶奶一定会替你好好教训,让他给你个交代。”

    顾颜如知道,沈秦杰是沈老夫人从小带大的,感情深厚又孝顺,只是老夫人开口,让他同小三和私生子断绝联系,他会照办的。

    可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不爱自己,自己以前的纠缠不过是个笑话。

    如今她累了,也想通了,打算给自己一条生路。

    顾颜如摇了摇头,“奶奶,谢谢你的好意。只是强扭的瓜不甜。”

    老夫人不肯,执意道,“颜如,这件事你就交给奶奶来办。奶奶一周内一定把事情处理好,让秦杰给你个交代。”

    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哪怕心中再不愿意,离婚的念头再强烈,碍于沈老夫人的情面,也只得应下。

    反正迟早要离开,也不差这七天。

    谁知,当天晚上,老夫人就神色凝重的把顾颜如和沈秦杰喊到一块。

    一开口就是严厉的责备,“秦杰,你也太不像话了,居然闹出这么大的事,害颜如受这么大的委屈。你把我这些年对你的教诲丢到哪里去了?我一直对你寄予厚望,可你作为沈家的长子,竟然做出这样荒唐的事来,把我的脸都给丢尽了!”

    老夫人气极了,一番话下来,脸涨的通红。

    沈秦杰轻蔑的瞧了眼顾颜如,对老夫人道,“奶奶,你不要听信某些人乱嚼舌根。”

    “你到现在还不知悔改?”老夫人怒斥道,一个没忍住,拿起桌上的茶杯朝他砸去。

    他没有躲闪,被砸中的地方一片湿透,声音清冷道,“奶奶,我向你保证,永远不会和顾颜如离婚。”

    说完,拉上顾颜如就走。

    身后传来老夫人不悦的声音,“你以为不离婚就够了吗?不,你还要和小三断绝关系,那个私生子,我沈家永远不会承认,更不许你去接触!”

    沈秦杰停顿了下,随即头也不回的走了。

    回到卧室后,沈秦杰恶狠狠的盯着顾颜如,“又去告状了?”

    顾颜如心中酸楚,看吧,他又把账算到她头上来了。

    “没有。”

    沈秦杰显然不信,“白天不是还闹着要走吗?怎么,又改主意了?”

    一说到白天,就让她想到他决绝离去的那一幕,心骤然发疼。

    他果然不是真的想挽留自己,只是做做样子而已,心里是很希望自己一走了之的,最好永远不要出现在他面前。

    顾颜如是很想走,只是答应了老夫人,也不好违背。

    “放心,我不会赖着你的。”

    “哦?懂了,苦肉计嘛?”沈秦杰嘲讽的大笑,随即不去理会她。

    顾颜如被噎的一句话都说不出,心被彻底的伤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