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差点打起来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18本章字数:3041字

    这个周末发生了很多事,距离离开的日子也更近了,顾颜如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是恋恋不舍还是解脱?

    她不清楚,也不愿去深想,不然又是一番自虐。

    工作日的中午,她正打算去吃午饭,接到了好友米拉的电话。

    “颜如,有空没?一起吃顿午饭吧。我在你们公司附近的那家餐厅等你。”米拉爽朗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带着股朝气蓬勃的活力。

    “你给我拒绝的机会了吗?”顾颜如笑道,好友的行事作风她早已习惯,一向是雷厉风行。

    两人有阵子没见面了,很是想念。

    一见面,米拉就已经点了好多她爱吃的饭菜等着,看到她高兴的站起来给个大大的拥抱。

    忽然觉得不对劲,“颜如,你最近怎么瘦这么厉害?我就像抱着根竹竿似的。”

    “先吃饭吧,边吃边说。”

    顾颜如实在是不想两人才一见面就聊那些不愉快的东西。

    米拉看了她一眼,“颜如,你怎么看上去闷闷不乐的,气色还那么差?”

    说着,给顾颜如夹了很多菜,“太瘦了,多吃点。还有,你到底怎么了?快说呀。”

    她急得不得了,一个劲的追问,一副不问清楚不罢休的架势。

    “我跟你说了,你可别激动。”

    “好,你快说。”

    “我要跟沈秦杰离婚了,他在外面有小三和私生子。”

    米拉一听,当即怒的摔下筷子,“这个混蛋!居然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来!我非得找个机会教训他一顿!”

    顾颜如看她情绪激动,还引起餐厅里其它客人对这边的注视,赶忙出声制止她,“米拉,你轻点。”

    “沈秦杰那个人渣,枉费你对他那么好!”米拉咬牙切齿道。

    “不说了,现在说这些也没有用。”

    有时候,世事就是那么凑巧,正聊着沈秦杰,他就恰好从门外走了进来。

    顾颜如有种不好的预感,千万不能被米拉看到,不然,非得冲上去拼命不可。

    米拉为人直爽,性格火爆,遇到看不惯的事情就爱出手,更何况自己又是她最好的朋友,更加是要出口恶气了。

    顾颜如重又拿了双筷子塞到米拉手里,让她吃饭,谁知,她猛的站了起来,视线紧紧盯着刚从餐厅进来,才落座的沈秦杰身上。

    看到她这表现,顾颜如顿时觉得大事不妙,一把拉住了她的手,结果还是迟了一步,她直接冲到沈秦杰面前去了。

    一巴掌重重拍在桌子上,惊动了正低头看菜单的沈秦杰。

    顾颜如追过去拉住她的手,拽她走。

    她动都不动,站在那直直的瞪着沈秦杰,“沈秦杰,你还要脸吗?居然做出那种事,是不是看我们颜如好欺负,你就得寸进尺!”

    沈秦杰看都没看米拉一眼,视线径直落到顾颜如身上,眼中满是嫌恶和不耐烦。

    “顾颜如,别再给我胡搅蛮缠!”

    顾颜如知道,他又误会自己了,觉得自己是存心找事。

    摇了摇头,对米拉道,“米拉,我们走吧,跟他也没什么好说的。”

    米拉却是不肯,“我不管,今天非得为你讨回公道不可!”

    激动的走到沈秦杰身边,想要一把揪住他的衣服领子,却反被他一掌打落了,“我警告你,适可而止吧!”说完,大步离开了。

    米拉见状很是不满,拔腿就要追上去,硬生生被顾颜如给拦住了。

    饭是没法继续吃了,刚才可是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呢。

    两人结了账就走出去。

    米拉还在那愤愤不平,“颜如,你刚才就不该拦着我的,白白错过了教训他的好时机。”

    顾颜如表现的很冷静,她有些庆幸刚才事情没有闹大,不然就难以收场了。

    沈秦杰是公众人物,要是被报道他出轨养小三和私生子,然后妻子的好友打抱不平。肯定会闹得满城风雨,这不是她所希望的。

    况且,真要是闹到那步了,沈秦杰不会饶过自己不说,更不会放过米拉,到时候米拉的生意还能不能做的下去都是未知。

    “米拉,我知道你是心疼我,想要帮我。可夫妻之间的事情,很多时候连当事人都说不清楚,很难帮忙的。”

    听顾颜如这么说,米拉的情绪冷静了下来,“我就是看不惯他那样对你,一口气堵在心口下不去。”

    “我这次对他彻底死心,不会再继续纠缠了,这件事很快就会有个了结的。”

    “颜如,你就是太好说话了,换做是我,这口气无论如何都咽不下。你放心,我不会再冲动,不过想要我放过他,也没那么容易。”

    顾颜如了解她那言出必行的性格,劝是劝不住的,只得叮嘱她别太过火。

    因为下午还有工作,两人没能多聊

    临分别前,顾颜如再三叮嘱米拉不要轻举妄动。

    而她自己做好了下班回家被沈秦杰狠狠训斥一顿的准备。

    沈秦杰最忌讳的就是别人谈论他的私事,更何况顾颜如如今爆出的还是重大事件。

    果然,他一到家就没给她好脸色,卧室门一关就怒斥道,“顾颜如,你究竟要闹到什么时候才罢休!”

    “今天中午的事我向你道歉,是我冒失了。”

    “道歉?那刮花我车的事怎么算?也是冒失?”沈秦杰讽刺的看着她。

    顾颜如有些懵,他的车子被刮花了?

    她可是完全不知情,不会是别人做的,把事情扣在自己头上吧?

    “你车子怎么了?”

    “事到如今,你还死不承认!”沈秦杰一把拉她下楼,带她去花园里看那被刮的伤痕累累的车,那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可是沈秦杰的最爱,每天都要开。

    如今,它受了重创般在那边歇息,看的人心里还真有些不舍。

    “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顾颜如实在想不通会有谁那样做。

    沈秦杰凉飕飕道,“顾颜如,你可真厉害。连贼喊捉贼都玩上了。”

    为什么一遇到所有不好的事就会认为是自己做的?

    自己在他心里就那么坏吗?

    顾颜如心里好苦涩,还是忍不住道,“我真的没有做。我要是做了肯定会承认的,你不能没有一点证据就冤枉我,那对我来说不公平。”

    “公平?你这样的人也配!”

    这冷酷无情的话硬是把顾颜如的眼泪逼出来,泪如雨下,难过的一句话也说不出。

    夜风很凉,可她的心更凉,一点温度都没有。

    世上最冷的是人心,最暖的也是。

    而她的心已经冷的冻成冰块,即使阳光出来,也难以消融了。

    沈秦杰对她的眼泪和疼痛视若无睹,丢下她走掉了。

    她跌倒在地,怔怔的望着星光璀璨的夜空,满目荒凉,喃喃自语道,“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不爱我就可以肆无忌惮的伤害我吗?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这样对待我?”

    说完,再也忍不住,抱着自己嚎啕大哭起来。

    她什么都顾不得了,太难过太难过了,只有哭出来才会让她好受些。

    夜里,一个人跟疯子似的在花园里痛哭流涕,没有任何人去理会她。

    老夫人和小姑姑出去了,这个家里最疼她的两个人都不在。

    剩下的,是一直看她不顺眼的沈夫人和赵丽丽,两人这会忙着看她笑话都来不及,又怎么会去安慰。

    至于那些个佣人,则是副事不关己的姿态。

    顾颜如哭了很久,眼睛红肿的发疼,流不出眼泪,嗓子也都沙哑的不像话,浑身的力气像是被抽干了似的。

    最终,跌跌撞撞的走回了卧室。

    途中还受到了沈夫人和赵丽丽的幸灾乐祸。

    “大嫂,你过得那么痛苦,为什么还不离开?不是给自己找罪受吗?”

    “颜如,当初你嫁进来前我就劝过你,嫁给一个不爱你的男人,是件后悔一辈子的事。你要是那时候肯我听一句劝,也不会落到现在这地步。”

    顾颜如好像没听见似的,不理也不睬,麻木的走着。

    回到卧室,才在床沿上坐下,就接到了米拉打来的电话。

    她的语气中是抑制不住的激动,“颜如,我告诉你,我后来替你狠狠出了口恶气。”

    顾颜如此刻一点聊天的心情都没有,可是好友的这句话却提醒了她,隐隐察觉到了什么,有气无力道,“你刮花他的车子了?”

    “颜如,你真聪明,一猜就中。”

    顾颜如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顿时明白了所有。

    沈秦杰发现自己车子被米拉刮花,然后认为是自己指使的,就把帐算自己头上了。

    真相已经大白了,可对顾颜如来说依旧是有苦难言。

    米拉为她打抱不平,她是绝不可能为了澄清自己出卖朋友的。

    所以,归根结底这件事还是得算在自己身上。

    好友好心帮忙,反而给自己惹下麻烦,也不好说什么。

    不过,还是得说个清楚。

    “米拉,你别再去找沈秦杰麻烦或者报复他。事到如今,我只想好聚好散。”

    “好吧,那我不动他。你要是哪天想报复了,告诉我,我帮你。”

    “还有,小三那边你也不要去动,一切都交给我吧。”

    米拉见她的口气非常认真,迟疑了下,答应了。

    顾颜如这才稍稍放下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