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老同学惹出的风波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18本章字数:2280字

    这天下班的时候,顾颜如忽然接到了李哲打来的电话,说请她吃饭,还说不论如何都要来。

    顾颜如盛情难却之下前去赴约。

    李哲早早点了很多她当年爱吃的食物等着她,“颜如,你能出来吃饭真是太好了。”

    “你是我很重要的朋友,那些年要不是有你和米拉帮我,我恐怕都不知现在是什么情形呢。”

    这是真的,读大学那阵,恰好是顾母身体最不好的时候,一直躺在医院。

    顾颜如既要照顾她,又要去做兼职来负担医药费、学费和母子俩的生活费,那段时间特别的难。

    要不是李哲和米拉出钱出力,顾母可能已经不在人世,而她也早就倒下了。

    “我只是尽了份绵薄之力而已,算不上什么。”李哲笑道,他笑的时候很温暖,让人不由自主的觉得美好。

    而沈秦杰即便是笑,也带着些叫人看不懂猜不透的东西。

    李哲见她呆呆的望着自己,也不知在想些什么,打趣道,“不会是多年没见,发现我变帅了吧?”

    顾颜如尴尬的笑笑,把话题扯开,“你之前不是出国去了吗?怎么会到这里来呢?”

    李哲看了她一眼,悠悠道,“为了个喜欢很久的女孩子,她在这里,我想守着她,离她近一点。”

    顾颜如突然好羡慕那个女孩子,被李哲这么好的人深爱着,真的好幸福。

    而自己呢,一片痴心交付给沈秦杰,换来的是满身伤痕,真是难过。

    不过,李哲既然遇到那个让他牵肠挂肚的人,也该为他感到高兴,“那个女孩子知道你这么爱她吗?”

    李哲苦笑着摇摇头,顿了顿道,“总有一天她会懂的,我也会永远陪在她身边,让她知道自己不是孤身一人,还有我可以依靠。”

    顾颜如被他这番话感动了,鼓励道,“喜欢就去争取,说不定对方也正好喜欢你呢。错过了多可惜。”

    李哲忽然伤感起来,“我就是错过了,当初不敢表白,造成了如今永远的遗憾。好了,不说这些了。”

    顾颜如点点头,还是别说感情,一说起她就会控制不住的联想到沈秦杰,再想到自己那无望的爱情,千疮百孔的婚姻,心情就无比的低落。

    为了缓解气氛,李哲说了很多这些年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趣事和囧事。

    顾颜如的注意力得到转移,情绪也好转了些。

    只是,当李哲问及她这些年的生活时,她没法如实说,用一句还可以敷衍了过去。

    李哲也就没有多问。

    总体来说,这顿饭吃的还算愉快。

    饭后,两人走出餐厅时迎面遇上了几个人。

    顾颜如看到为首的那个人时脸色顿时变了。

    怎么都没想到,居然碰上了带着几个朋友来这吃饭的沈秦杰。

    偏偏那几个人又都认识她,还很热情的同她打招呼,“大嫂好。”

    她强作镇定的应下了,正忐忑不安时,又听得他们问道,“大嫂,你身边这位是谁呀?能否介绍给我们认识?”

    顾颜如不安的朝沈秦杰看去,他的脸色很差,显然是误会了。

    想着该怎么解释时,沈秦杰忽然道,“奶奶熬了鸡汤,让我们回家去吃。”

    奶奶可是从来不下厨的,他这是想干嘛?

    不容她多想,就被一把拉走了。

    她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沈秦杰最忌讳的就是自己的女人同任何异性接触,尤其是外出吃饭游玩之类的。

    虽说自己不受宠,可名义上毕竟是他的女人。

    及至上了车,他的面孔还是绷的紧紧的,一言不发,轰的一下车子就飞驰出去。

    顾颜如有种狂风暴雨即将到来的感觉,担忧的望着他。

    好在,车子在一个僻静处停下。

    沈秦杰厉声质问,“顾颜如,你和那个男人究竟什么关系?”

    “他是我的大学同学,李哲。”顾颜如看着他,认真道。

    “同学?仅仅只是同学吗?”沈秦杰逼视着她,眼中满是怀疑。

    顾颜如深深的被这目光刺痛,忍下疼痛,继续解释,“分别很多年没见了,偶然遇到,就一起吃顿饭叙叙旧。”

    沈秦杰还是不信,一把捏住她的肩膀,审视着她,“顾颜如,你是不是寂寞了?所以在外面勾搭男人?”

    顾颜如被他气的说不出话来,满脸伤痛的看着他。

    眼眶瞬间红了,哽咽道,“沈秦杰,请你别再污蔑我,好吗?有话好好说,别再用你的主观臆断来中伤我了。我很累,再也承受不起了。”

    话落,扭过头去,伸手擦掉了夺眶而出的泪水。

    她不想在他面前哭,不但换不来他的心疼,还会被他嘲讽为是在演戏。

    已经够难过了,又何必再惹他多说几句伤心话呢。

    沈秦杰对她的伤痛视若无睹,还冷冷道,“顾颜如,别演戏了,入戏太深可不好。”

    顾颜如看着他,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痕,喃喃自语道,“入戏太深?不,我只是爱你太深无法自拔,才造成今天这种局面。”

    “顾颜如,你能别恶心我吗?”沈秦杰毫不迟疑的嗤笑道。

    恶心?就因为她真情流露,就要被说恶心。

    可他呢,又做了些什么?

    表面上是不苟言笑,兢兢业业的集团老总,可背地里呢,却养着小三和私生子。

    到底是谁恶心?

    顾颜如被他的话彻底刺激到了,情绪激动的一把扯住他的衣服,逼视着他,“沈秦杰,你没资格这样说我。因为,你才是那个最恶心的人。你浑身上下,由内到外,全都脏透了,整个人散发着股臭味。”

    说完,嫌恶的收回了手,从包里拿出瓶矿泉水来洗手。

    沈秦杰一巴掌拍掉了瓶子,水洒的到处都是,把她的衣服都弄湿了。

    风吹过,吹的她身上一阵寒意,忍不住打了个颤。

    沈秦杰丢了包纸巾过来,她看都没看,丢在一旁。

    “顾颜如,你别给脸不要脸!”

    她不理睬他,径直打开车门下了车,朝前走去。

    车内的气氛太压抑窒息了,她觉得自己随时有可能呼吸不过来。

    “别给我闹!”沈秦杰跳下车来,一把拽住她。

    顾颜如一个劲的挣扎着要朝前走,而他在那使劲朝后拽,整条胳膊都要被他给卸下来了。

    疼的她惊呼出声,甩又甩不掉,低下头来,对准他的手背狠狠咬上一口。

    这才解救了胳膊,不过那一口可真狠,都咬的他手掌流血了。

    顾颜如有些愧疚和心疼,下意识的伸手要去查看他的伤势,被他推开了,“少在那假惺惺!”

    她呆愣在那哑口无言。

    自己真是犯贱,又不是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为什么还是控制不住,非得凑到他跟前去。

    怪不得会被他嫌弃和轻视。

    本想一走了之,不管他的,可又实在不放心,最后还是贱兮兮的陪同他去医院。

    偏偏又在医院撞见了个最不想看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