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怀疑她不忠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18本章字数:3069字

    顾颜如怎么都没想到,小三居然也会在医院。

    小三一看到沈秦杰,就马上贴过来,瞥见他手背上的伤口时流露出很心疼的模样,“秦杰,你这是怎么回事?”

    “被一只狗给咬的。”沈秦杰没好气道。

    顾颜如听了非常受伤,咬人是她不对,可他也没必要把自己说成是狗吧?

    也太侮辱人了。

    “这不像是狗咬的?”小三怀疑道,说着特意看了下顾颜如,又挽住沈秦杰的胳膊催促道,“秦杰,我们快去看医生吧,别耽误了。”

    顾颜如狠狠瞪了她一眼,她也太嚣张了,光明正大的同沈秦杰联合起来欺辱自己。

    她这么做表面上看是撇下自己,实际上是在狠狠的羞辱自己。

    一个小三,当着正室的面,把人家老公给拉走了。

    换做是别的女人,也没几个受得了的。

    偏偏沈秦杰一句话也不说,弄得顾颜如非常痛心,好像小三才是他的妻子一样。

    气不过,当即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走过去,举到两人面前。

    “你们说,这张照片要是流传给媒体,会多劲爆?大概整座城市都要疯狂了吧?”

    沈秦杰的脸色变了变,“顾颜如,你敢!”

    “我一无所有,还有什么不敢的。你不仁我不义。”顾颜如强作镇定,微微一笑道,心中却是痛的要死。

    她不能表现出软弱,尤其是小三还在场,不然,会更遭人轻视,被欺负的骨头渣子都不剩的。

    “顾颜如,你给我消停点。”沈秦杰眼中满是威胁。

    “就许你和小三厮混在一起,还不许我说两句?”顾颜如嘲讽的望着他,心里一片荒凉。

    他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当着自己的面同小三在一起,一点尊严都没有给自己留下,也不顾自己内心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和煎熬,做的真够绝的。

    小三见两人之间火药味浓郁,很是得意,忍不住添一把火,对沈秦杰撒娇道,“秦杰,我们还是走吧,看病要紧。”

    一提这事,沈秦杰狠厉的瞪了顾颜如一眼。

    顾颜如知道,小三这招火上浇油确实够狠,才不能让她如愿。

    “秦杰,你不是说奶奶喊我们回去喝鸡汤吗?再不回去,奶奶可得等急了。奶奶要是问起是为了什么耽搁的,你说,我要不要如实说呢?”话虽是对着沈秦杰说的,视线却是落在小三身上。

    老夫人对小三的痛恨可是丝毫不亚于自己,要是被她知道了,沈秦杰会挨训不说,小三也会有很大的麻烦。

    老夫人可是个厉害人物。想当年,沈氏集团,可是她和沈老爷子一手创办起来的。

    如今年纪虽然大了,威严还在,沈家上下没有不怕她的。

    果然,这话一出,小三的脸色瞬间就难看了,委屈的看向沈秦杰,希望他主持公道。

    然而,沈秦杰只是吩咐她道,“梦丹,你回去照顾孩子吧,我不要紧。”

    小三不肯,可他都发话了,只得答应,走前还恋恋不舍的一步三回头,仿佛再也见不到似的。

    顾颜如看的很想笑,有必要这么夸张的秀恩爱吗?

    好像不刺激下自己就会死一样。

    等到小三走的看不到影时,顾颜如转身就走,被沈秦杰给喊住了。

    “你给我过来!”

    她站在原地不动,“你不是说不要紧吗?我相信你能照顾好自己的。”

    沈秦杰眉毛一皱,语气加重,“滚过来!”

    他每次跟自己说话都是凶巴巴的,从来就没有好脸色过,再看看他对小三,那叫一个和颜悦色,想到这,顾颜如心里又苦涩又难过。

    真想好好质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转念一想,问了又如何呢?又得不到想要的答案,还会被他嘲讽一番。

    不想搭理他的,可要是真的不陪他一块去看病,心里又放心不下。

    最终还是朝他走了去。

    “你以后能不能好好说话,别动不动就发脾气,好像我欠了你什么似的。”

    “你就配这待遇。”

    顾颜如被他这冷漠无情的话气得噎住,差点被气哭,硬生生忍着。

    红着眼跟在他旁边,陪着他一起去看医生。

    当医生问及是被什么咬的时,沈秦杰狠狠的瞪了眼顾颜如。

    她不好意思的把视线转移到别处。

    医生自然是明白的,还好心的劝道,“夫妻两个吵架,闹那么凶干什么,归根究底还不是一家人,多伤和气。”

    顾颜如在那不吭声。

    和气?自从嫁给沈秦杰后,两人就没和气过,没有哪天是和和气气度过的。

    这“和气”还真是奢侈的东西。

    望了眼沈秦杰,只见他脸上并没有流露出不耐烦的神色来,怕是当做了耳旁风。

    顾颜如内心里深深的叹息了阵。

    好在,他手背上的伤不重,清理好伤口之后,只需打下破伤风针就好了。

    只是,沈秦杰一听说要打针,整个人就明显的不自在起来。

    哦,突然想起,他虽说天不怕地不怕,可最怕的就是打针挂水之类,特别抗拒冰冷的医学仪器触碰到自己的身体。

    顾颜如遵照医生的嘱咐,要去药房取药时被他制止了。

    顾颜如知道,他是怕了,想要就此撤退,故意道,“我听说你怕打针,不会是真的吧?”

    沈秦杰白了她一眼,“少废话,快去取药。”

    “不如我们现在就回去,反正你伤的也不重。”

    “顾颜如,你存心是不是?”

    她不再说话,径直给他取了药来,陪同他去输液室让护士打针。

    打针时,他无论如何都不许她在身边。

    顾颜如没有听他的,硬是站在他身边目睹全程。

    他隐忍的厉害,强行把所有的不适给压下去。

    顾颜如心里还是很为他高兴的。

    然而,沈秦杰却没给她好脸色,从出医院到回家,一路上神色紧绷,像是欠了他好几个亿的债务似的。

    顾颜如也不去理会,这么一番折腾下来,她也早就累了。

    回去后,沈秦杰去餐厅吃饭,顾颜如则是回房了。

    也没去问鸡汤的事,本来就是沈秦杰杜撰出来的,就睁只眼闭只眼算了。

    顾颜如洗漱过后一时还睡不着,躺在床上休息。

    这时,他正好吃完饭,回了卧室,冲了个凉就在她身边躺下。

    两个人都没有理睬对方。

    忽然,顾颜如的手机响了,也没多想,直接点开来看。

    原来是李哲发来的短信,询问她怎样了。

    正纳闷,他为什么这个时间点发来时,感受到沈秦杰锐利的目光,“顾颜如,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

    顾颜如的心猛然一紧,没想到李哲会在这个时间点发来信息,更没料到的是,竟然被沈秦杰给看到了内容。

    看来,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片刻,又要被争执给打破了。

    一时,她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总觉得不论怎么说,都会被沈秦杰认定是狡辩的。

    沉默的当儿,耳边响起沈秦杰不悦的声音,“怎么不说话?看来被我说中了!”

    再不表态,事情只会朝更坏的方向发展。

    顾颜如深吸了口气,认真的看着他,满脸的坚定,“沈秦杰,我和李哲只是同学关系而已,他发来短信,也只是出于礼貌的问候,没有别的意思,请你不要胡乱猜测。”

    “你个谎话连篇的女人,还想骗我到什么时候?”他目光咄咄的逼视着她,充满着痛恨,恨不能把她撕成碎片。

    顾颜如忽然感到浑身乏力,想要解释清楚这件事真的好难,让她有种即将蒙受不白之冤的感觉。

    她感到非常的无助和绝望,以前,沈秦杰怎么冤枉误会她就算了,可在清白这件事上,绝对不可以,那是对她的侮辱。

    即使心痛的没有力气说话,也要勉强挤出来,“我说的都是实话。我从来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我知道你总是不相信我,当然,你可以去调查,真相就摆在那里,会证明我的清白。”

    明知调查是件很伤自尊的事情,可在如今的情形下也顾不得了,为了澄清自己,必须得这么做。

    本以为自己提出的这个意见很中肯,他会接受,也能平息他的怒火,谁知,他的火气反而更大了。

    “顾颜如,你分明是在跟我挑衅!丢了我的脸还不够,还要丢沈家的!”

    他的话越来越叫人难以忍受,字字句句像是针,往人身上扎的生疼,让她下意识的抚摸了把手臂。

    身上没有伤口,她的伤口全在心上,密密麻麻,数都数不尽。

    而这一切,全都拜沈秦杰所赐。

    已经没有力气再哭泣,有气无力的做着最后的辩解,“我是清白的,从没做任何不贞的事。”

    说完,疲倦的倒在被子上,紧紧闭上眼睛,一脸的灰败绝望。

    再加上她那瘦骨嶙峋的模样,任谁看了都会心生不忍。

    沈秦杰瞧了她一眼,不再多说,拿起手机走了出去。

    他打电话给徐风,让他查件事。

    徐风听后,什么都没说就应下了。

    他对沈秦杰一向忠心耿耿,凡是吩咐他做的事,从来不会多问,更不会外传,只会去认真做好。

    因此,沈秦杰非常信任他,很多不能跟人说的事,可以放心的告诉他,让他代劳。

    最后,沈秦杰添了句,“给你两天时间弄清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