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居然想玩谋杀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19本章字数:3023字

    自从顾颜如要跳窗而逃之后,沈秦杰派人看的她很严,窗户是已经被封死了,她再也逃不出,又命令人寸步不离的守着她,不许她出卧室,不然又要失控了。

    佣人毕竟也是人,也有疏忽的时候。

    顾颜如趁着空档,偷偷从卧室溜出去,还跑出沈家大门。

    沈秦杰发现的时候,她已经坐上了出租车要离开,当即开车追赶。

    顾颜如见状很是担忧,催促司机道,“师傅,你开快点。不然我又要被抓回去了。”

    说着,还露出胳膊来,给他看淤青。

    恰好这司机是个很有同情心和正义感的人,听闻后二话不说,径直把速度给提起来,还安慰她道,“你别怕,我帮你甩掉他。”

    顾颜如还是忍不住回头看,眼见着同沈秦杰的车子拉开很长一段距离,才稍稍放下心来。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到她那紧张不安的样子,安慰道,“姑娘,你尽管放心,我车技一流。”

    “师傅,我能不能逃走,可全都看你了。”

    司机皱了皱眉,“姑娘,你怎么了?是不是遇到家暴了?”

    家暴?沈秦杰也没有打自己,不过,他平时对自己冷言冷语的,那也算是家暴的一种吧?

    忍不住点了点头。

    “太混账了,居然欺负女人。老婆是用来疼的,他竟然舍得打!”司机在那愤愤不平道,一面又飞快的开着车子。

    顾颜如沉默不语,心中好难过,沈秦杰作为自己的丈夫,可是从没疼爱过自己,有的尽是伤害。

    这些年,她过的还真是可怜。

    算了,不去想这些了,想的越多脑袋越疼。

    再加上身体又虚弱的很,刚才跑出来就已经耗费了全部的精力,索性倚靠在座位上休息。

    内心里还是提心吊胆着,怕被沈秦杰追上,可也明白,这车不是自己在开,就交由司机吧。

    反正这司机看上去很热情仗义,会帮她的。

    只是,让她始料未及的是,司机没能甩掉沈秦杰,而为了帮她,直接把车子开到警察局里去,还在那里替她作证,说她遭受了家暴。

    沈秦杰的脸瞬间冷的跟千年冰霜似的难看。

    顾颜如本想配合司机好好演一场戏的,然而,接待他们的警察恰好是熟人,了解两人的情况,知道两人肯定是闹别扭了,劝说了几句就让沈秦杰带着顾颜如离开。

    司机见状,也不好说什么,哪怕热心肠的想帮顾颜如,也有心无力。

    顾颜如心里是千万个不愿意跟沈秦杰走,可她浑身乏力,连说句话都累,更何况又被他搂的紧紧的,根本就无力挣扎。

    她觉得自己一点自由都没有,完全受他的摆布,对这很不满。

    可她即使把心中的不快说出来,也没人会帮她的,能求助的也只剩下自己了。

    沈秦杰冷着脸把她塞到了车里,凶道,“跑呀,怎么不跑了?”

    顾颜如没理他,动手要拉开车门,早被他反锁上了。

    伸手去拔车钥匙,被他给挡了回去,“给我安分点。”

    说罢,车子就疾驰而去。

    顾颜如虽然身上被他系着安全带,活动有所限制,可毕竟不是整个人被捆绑着。

    她不甘心就这么被他带回去,她要抗争到底。

    于是,她开始去抢夺沈秦杰的方向盘,想通过这个来迫使他停车。

    沈秦杰一点都不放在心上,出手就给挡了回去。

    毕竟,顾颜如在他眼里就跟只小猫似的,一点攻击力都没有。

    顾颜如知道硬拼不过他,只好找准他的弱点下手。

    他最怕的就是挠痒痒了,尤其是腰部特别的敏感。

    趁他不备,用力挠他痒。

    沈秦杰身体一紧,手上一滑,车子都歪了出去,差点同迎面而来的一辆红色跑车相撞。

    好在他反应快,迅速的把车停到路边。

    一脸的怒气,“顾颜如,你到底想干嘛?”

    相对于他的愤怒,顾颜如表现的很平静,“放我离开。”

    “想都别想!”

    “我要跟你离婚。”顾颜如一点表情都没有,声音异常的清冷。

    “休想!”

    就在两人僵持的当儿,红色跑车的主人跳下车来,在旁敲车窗。

    顾颜如转过头一看,竟然是吴梦丹!

    整个人瞬间激动起来,趁沈秦杰不备,用车钥匙解了锁,打开车门跑了出去,愤恨的瞪着她。

    都是这个女人,把自己害到如今这个地步。

    本来,她很有信心让沈秦杰爱上自己,然后过着幸福的生活。

    然而因为吴梦丹的介入,害得她所有的努力全都化为泡影不说,还遭受了巨大的折磨。

    吴梦丹被她的眼神看的有些怕,心中的火降下了一大半,可剩余的还是蹦了出来,“顾颜如,你疯了吧?居然想玩谋杀!”

    顾颜如直勾勾的瞪着她,眼神中充满了愤怒,也不说话,看的她不寒而栗,总觉得遇上了个精神失常的疯子。

    这时候,沈秦杰下车来,走到顾颜如身边,一把拉过她就要朝车里塞,“还嫌惹的麻烦不够多吗?”

    顾颜如死死拽住门把手,就是不肯进去。

    吴梦丹见了,委屈的向沈秦杰哭诉,“秦杰,你不知道,我刚才都吓坏了,以为自己要死掉了。”说着还把身体朝他身上靠。

    “不要怕,有我在。”沈秦杰安抚着,视线却是死死盯着顾颜如,一副她就是罪魁祸首的架势。

    顾颜如的心抽痛不已,他对小三还真够宠爱的,甚至不惜把这份宠爱建立在欺压羞辱自己之上。

    他对自己还真是无情无义。

    顾颜如一句话都没说,转身就走,她可不愿意再留下来遭受侮辱。

    步子才迈出去,就被沈秦杰一把拽了回来,“顾颜如,你给我回去。”

    她没理他,奋力甩掉了他的手就走。

    此刻,吴梦丹又趁机幽幽道,“秦杰,她刚才差点害死我们。我看那,应该把她抓去警察局,调查下她是不是涉嫌故意杀人。”

    沈秦杰看了吴梦丹一眼,又瞧了瞧顾颜如,没说话。

    吴梦丹迫不及待道,“秦杰,我们这就送她去警察局。”

    随即跑上去一把拽住顾颜如,不许她走。

    顾颜如对两人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心痛无比,没料到沈秦杰竟然会无耻到勾结小三陷害自己。

    接下去,是不是还要听小三的,把自己送到监狱里去,他们好双宿双飞?

    想到这,满腔伤痛全都化为了愤怒。

    凭什么要让他们这样欺辱自己?

    顾颜如恶狠狠的甩掉吴梦丹的手,恨恨的瞪着她,越看越觉得那副嘴脸可恶,猛的朝她身上扑去。

    吴梦丹被扑倒在地,完全吓蒙了,没想到她会有这么疯狂的举动,过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用力去推,却怎么都推不开。

    “你个杀人犯,快放开我!”

    顾颜如神情冰冷的看着她,“你再污蔑我试试?”

    “杀人犯!杀人犯!”已经冷静下来的吴梦丹轻蔑的一笑,大声叫嚣着最令顾颜如不高兴的话。

    顾颜如没说话,拿出比当时打拉里还要大的劲,使劲挥拳朝吴梦丹脸上、身上打去,一股不痛扁一顿不罢休的模样。

    那一刻,她什么都不怕,什么都不在乎了,只想狠狠教训这个该死的小三的一顿,好好出下心中的恶气。

    沈秦杰也被她的疯狂给震惊到,过了会才动手去拉开她,反而挨了她一拳,还受到了她的怒喝,“给我滚!”

    她的语气特别的凶,仿佛换了个人。

    话落,继续疯狂的打吴梦丹。

    吴梦丹被打的傻眼了,连还手都不会,只会一个劲的在那向沈秦杰求助,“秦杰,救我,快救救我,我要被她打死了。”

    语调中说不出的可怜和无助,之前的得意与嚣张,全都没了踪影。

    沈秦杰拉开两人时,吴梦丹被打的浑身都是伤,撩开衣服一看,全都是淤青。

    而顾颜如眼中的怒火已经降下不少,可还是很灼人眼。

    沈秦杰顾不上责备,一把将她锁入车内,随即打电话给徐风,叫他来陪着吴梦丹去医院看看。

    吴梦丹见他不斥责顾颜如就算了,连一句安慰都没有,还要让一个助理来陪自己,非常不高兴,“沈秦杰,你到底拿我当什么了?我被那个疯子打成那样,你一句话都没有,连我的死活都不管了。那我还不如死在这里算了,反正你也不在乎我。”

    说着痛哭了起来。

    “梦丹,听我的,在这乖乖等徐风来。我回头给你个满意的解释。”

    吴梦丹本来是不肯的,可见他流露出不耐烦的神色来,也只得就此打住,不甘心的回到车里,等徐风来。

    徐风的速度非常快,他到后,沈秦杰叮嘱了他几句,眼见着他同吴梦丹离开,这才开车载上顾颜如离去。

    经过刚才那一番折腾,顾颜如的力气是彻底耗尽,没有一丝一毫的剩余了,因此无力反抗他带走自己。

    “顾颜如,你可行,平时小瞧你了。”沈秦杰虽然对她暴打吴梦丹的举动不满,却也没有很凶的训斥。

    顾颜如累得闭上眼睛,懒得回应他。

    他想怎么说怎么做都随他去,她不在乎也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