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你要怎样才愿意回去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19本章字数:2940字

    顾颜如在顾母那住下的第二天,沈秦杰就来了。

    一见面,他就毫不客气道,“顾颜如,你要怎样才愿意回去?”

    看着他那气势汹汹的样子,顾颜如心中一阵苦笑。

    他这根本就不是挽留,是命令来了。

    他把自己当成什么了?手下的员工吗?

    顾颜如强行压下所有的苦涩,抬起头来,倔强又认真道,“沈秦杰,我已经明确跟你说过了,我要跟你离婚。我是不会回去的。”

    沈秦杰的眼眸瞬间变得很冷很冷,就跟千年寒冰似的,“我也说过,只要我不答应,这婚永远离不成。”

    顾颜如对他的蛮不讲理很是无可奈何,不过,还是坚定的表达自己的想法。

    “什么都别说了,这婚,我是一定要离的。”

    随即不再去理睬他,一副撵人走的架势。

    沈秦杰仿佛像预料到她会是这样的反应似的,居然没表现出多生气,还淡定的拉过一把椅子坐下来。

    “顾颜如,你还是乖乖跟我回去,不然,别怪我手下不留情。”

    面对他赤裸裸的威胁,顾颜如一点都不惧怕,只是感到心痛。

    他对自己除了冷言冷语,威胁恐吓之下,难道就没有丝毫柔情吗?

    为什么不肯对自己好一点,哪怕只是一点点,她心里也会好受很多,也不至于同他这么针锋相对的。

    只可惜,这些都只是她的一厢情愿罢了,他是不会懂的。

    “沈秦杰,你走吧,以后也不用再来了。你背叛了我,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话落,走到大门口送客。

    沈秦杰很不可思议似的看了她一眼,嘲讽道,“原谅?我根本就不需要。”

    做错了事,还一点悔意都没有,还那么嚣张。

    顾颜如简直不知道该说他什么才好,只能说心如死灰,再也不会为他而燃烧。

    只是那颗心,依旧会疼会痛。

    她陷入了沉默中,不再开口。

    沈秦杰不悦的站起身,走到她身边,一把抬起她的下巴,逼迫她同自己对视,一字一顿道,“顾颜如,你别给我得寸进尺!”

    这话听得她伤心异常,这五年来,她对他一直都是宽容忍让,没想到她的一再退让,居然被他说成是得寸进尺。

    真的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她也不打算再解释了,气急之下,赌气道,“是啊,我还会变本加厉,所以你最好别来招惹我。”

    “你可真是越来越嚣张了。”沈秦杰的手用力,捏的她生疼,一句话都说不出,只是眼睛依旧倔强的看着他。

    两人僵持了阵,沈秦杰才松手放开她,不悦的离去。

    顾颜如揉了揉发疼的下巴,眼中满是泪水。

    他为什么总是要一再伤害自己?

    既然不爱,为什么不放过,还要来苦苦纠缠?

    到底还要让她痛苦到什么时候?

    明明已经告诉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在离开沈家的那刻结束了,她要开始新的生活。

    可是一同他接触,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整个人全都被他所影响着。

    顾颜如呆呆的坐在沙发上,默默的留着眼泪。

    而这会,沈秦杰回到了车里,发动引擎离开时,瞥见一抹似曾相识的身影,迟疑了阵,忽然想到那是顾颜如的同学李哲。

    从后视镜里多看了一眼,发现他正朝顾颜如家开去。

    沈秦杰很不高兴,当即把车停在路边,给徐风打电话。

    “上次那件事你查的怎样了?”

    “沈总,你指哪件事?”面对沈秦杰突如其来的询问,徐风一时有些懵。

    “还用我提醒吗?”

    听到沈秦杰这极度不悦的声音,徐风瞬间想起是怎么回事,“沈总,上次的那个李哲是近几年迅速崛起,赫赫有名的言飞传媒的幕后老大,为人非常低调,外界对他知之甚少。他是颜如的大学同学,暗恋颜如多年,一直没有表白,多年来一直不间断的寻找颜如的下落。”

    电话这端的沈秦杰半晌没吭声,隐隐让人觉得憋着股火。

    过了好久,才幽幽道,“继续说下去。”

    “虽然李哲对颜如一片痴心,不过,颜如对他却没有男女之情。”

    听完徐风的汇报,沈秦杰皱了皱眉,吩咐道,“徐风,从现在起,你派人盯住李哲的一举一动,随时告诉我。”

    徐风虽然不清楚自家老大这么做的用意,还是很负责的应下了,同时又道,“沈总,十点钟有场会议,你别忘了。”

    沈秦杰看了眼腕上的表,犹豫了阵,最终还是去了公司。

    而顾颜如,则是被一阵清脆的门铃声扰乱了思绪。

    以为是外出买菜回家的妈妈忘记带钥匙了,特意去洗了把脸,拍了些粉到脸上,看上去没什么异样才去开门。

    门一开,出现在眼前的却是双手提着一大堆东西的李哲。

    顾颜如一时有些手足无措,愣了会才想到把人招呼进来入座。

    心里却奇怪的很,她可是从来都没告诉过李哲地址,他怎么会找来的?

    李哲察觉出她的疑惑,笑着解释道,“颜如,我昨天遇见了米拉,两人一块聊了几句。不然,都不知道你们住这里,今天是顺路来看看你们。”

    听见这话,顾颜如瞬间就明白了,去厨房沏了杯热茶给他,“等会留下吃午饭吧,我妈的手艺,你可是很多年没吃到了吧?”

    “是啊,还真的很怀念呢。对了,怎么不见顾姨?”

    还真是巧,顾颜如正要回答,顾母就开门进来了,看到李哲的那刻,眼角眉梢全都是喜悦,满心欢喜的同他打招呼,“李哲,好久不见。真没想到,在分别那么多年之后还能看到你,真是太惊喜太意外了。”

    李哲也很高兴的站起来,“顾姨,想不到那么多年没见,您还跟当年一样年轻漂亮。”

    “哪有啊,毕竟老了。好了,你们聊,我做饭去了,等下你可要多吃点。”顾母笑吟吟的,对他满是掩饰不住的喜欢。

    去厨房后,还洗了一大盘提子出来,特地放到他面前,“刚买的,很甜还很新鲜,多吃点。”

    李哲非常高兴,“顾姨,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记得我最爱吃提子。”

    顾母笑笑,走了。

    当初,李哲可是顾母心中最合适的女婿人选,只可惜顾颜如对李哲没兴趣,不然,如今肯定过的很幸福。

    这么些年,每每想起始终觉得是遗憾。

    对于这些,顾颜如是不知道的。

    现在,她正陪李哲聊着天。

    尽管还没从沈秦杰留下的伤痛中缓过神来,却也不好把不快的情绪流露出来,毕竟李哲是客,况且又曾对自己家有大恩,肯定是要好好招待的。

    两人闲聊了阵后,李哲小心翼翼的把话题移到顾颜如离婚这件事上去。

    顾颜如倒是坦然干脆的多,“有句话叫覆水难收,我跟沈秦杰的婚姻也是这样。回不去了,还是分开的好。”

    见她这么勇敢的说出来,李哲有些诧异,却也放心不少。

    “颜如,我支持你,也希望能帮到你些什么。”

    虽说李哲一直对她很好,只不过,大家毕竟很多年没见面了,再说,以前很多地方又麻烦过他,心里一直觉得欠着他份大人情。

    如今,不愿再麻烦他,毕竟,离婚是她的私事,她希望依靠自己去解决,而不是总是求助于人。

    不过,也不好打击李哲的真诚,“要是遇到问题,我会向你请教的。”

    “不要客气,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李哲无比认真道。

    让顾颜如有种错觉,他仿佛是哥哥,而自己是他宠溺的妹妹。

    心中暖暖的,稍稍驱赶走了些沈秦杰留下的寒意。

    吃饭的时候,顾颜如母女一个劲的替李哲夹了许多菜。

    尤其是顾母,更是夸张,那样子恨不能把餐桌上所有的菜都给倒李哲碗里。

    要说这待遇,连沈秦杰都没有过。

    一来是沈秦杰向来同顾母不亲近,二来则是两人一年也见不上几次面,自然是很疏远的。

    面对这样的热情,李哲显然是受宠若惊,吃的是满心欢喜。

    席间,大家并没有聊顾颜如的事情,只是聊家常般谈了些轻松的话题。

    顾母还笑问李哲,“结婚了没有?”

    “还没呢,也不知什么时候。”李哲微微一笑,说的时候视线却是有意无意瞧了顾颜如一眼。

    顾颜如并没当回事,也没发现什么异常。

    顾母倒是看的真切,露出了笑容,“我看那,缘分也快到了。”

    “可不是,肯定的。”顾颜如想起了李哲上次说的暗恋一个女孩的事情,很希望他能得到幸福,就这么祝福着。

    李哲对此也没说什么,只是一笑而过。

    这顿饭大家吃的还是很愉快的。

    饭后又坐在一起闲聊,其乐融融的像是一家人,比母女两在家时要热闹上许多。

    李哲一走,家里倒是冷冷清清的,还真有些不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