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空欢喜一场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19本章字数:2903字

    自从搬回娘家住后,顾颜如不但没能清闲下来,反而更加忙碌了,时不时有人找上门来。

    先是沈秦杰和李哲找上门来,如今是盛装打扮的吴梦丹。

    看到她时,顾颜如皱了皱眉,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她想干什么?

    上次那顿打还没叫她受到教训吗?

    不等顾颜如开口,吴梦丹就自顾自的走了进来,还四处打量着屋子,嘲讽道,“这么简陋的环境都住得下,看来离婚的决心还真的很大。”

    她是奚落找茬来了。

    顾颜如看不惯她那盛气凌人的样子,不甘示弱道,“你的伤好的可真快,看来是我下手太轻了。”

    提到上次那件事,她显然还心有余悸,脸上微微变了色,不过,很快就恢复了镇静。

    “顾颜如,你以为我吃亏了吗?”说着故意玩弄左手无名指上的蓝宝石戒指,“秦杰知道我受了委屈,特意送给我做补偿。”

    看的顾颜如眼睛发酸,心发痛。

    那枚戒指可是她心心念念很久的,只是价格昂贵,她买不起。

    这事,沈秦杰是知道的,如今,竟然买来送给这个小三。

    他是在说,自己不配拥有那么好的东西吧?

    可真够羞辱人的。

    顾颜如的心剧痛无比,久久没说话。

    “对了,忘记说了,秦杰他还向我求婚了。说真的,我还得感谢你。”吴梦丹笑的特别张扬,眼中满是得意与挑衅。

    顾颜如的身体忍不住一颤。

    他居然向小三求婚了?

    他同自己婚都没离呢?

    就这么迫不及待吗?

    既然都打算要和小三结婚了,那为什么还要来招惹自己,喊自己回去?

    他到底想干嘛?

    顾颜如糊涂了,一时猜不透沈秦杰的心思。

    他的心思向来难以捉摸,现在,他距离自己又是越来越远,更难猜了。

    沉默很久之后,她对吴梦丹道,“那还真是要恭喜你了。不过,老夫人那关,你肯定是过不了的。现在,也只是空欢喜一场。”

    吴梦丹满不在乎道,“我要的东西还没得不到的。况且秦杰爱我,他愿意为我做任何事。倒是你,离开了沈家,今后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话落,她站起来朝大门走去,笑道,“等结婚的日子定下来,我一定给你送份喜帖。”

    顾颜如受到了莫大的羞辱,僵硬道,“不必了,因为根本就不会有那么一天。”

    “等着瞧吧。”

    吴梦丹要拉开门时,门在面前自动开了,是外出的顾母回来了。

    “哟,你就是顾颜如的母亲吧。那个每次恋爱都被男人抛弃的女人。哎,你们母女还真是同病相怜,连个男人都守不住。”

    说着,甩了下金色的波浪长发,踩着细高跟,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离开了。

    气的顾母半晌没说出话来。

    顾颜如见状,心疼的不得了,这个吴梦丹太可恶了,羞辱自己就够了,竟然连妈妈都不放过。

    恶心的女人,怪不得会当小三!

    顾颜如双拳紧握,恨不能像上次那样痛扁吴梦丹一顿。

    最终,走上前去一把拉住妈妈的手,愧疚道,“妈,害你受委屈了,都是我不好。。”

    顾母看她明明非常难受,还要来安慰自己,好心疼,“颜如,我没事。活这么久,什么风浪没见过,才不会把这种人的话放心上,不配。”

    顾颜如觉得自己太无能了,连个小三都斗不过,还要让最爱的妈妈遭受屈辱,难过的不得了。

    “颜如,你脸色那么差,她是不是说刺激你的话了?”

    “妈,我没事,她要说就说吧,我不会放心上的。反正,很快就要同过去斩断所有关系了。”

    尽管嘴上说着不介意,可心里还是难受的喘不过气来。

    顾母知道,她是为了不叫自己担心而强撑着,心疼的扶她到沙发上坐下,还剥了个橘子给她。

    顾颜如最爱吃甜甜的橘子了,她说,那有幸福的味道。

    只是如今,看着橘子,却是食不下咽。

    顾母也不勉强她,在旁道,“颜如,我刚才找林姨去了,还邀请她来家里坐坐。”

    林姨,顾颜如是知道的,在她们这里是个出名的厉害女人。

    当年,遭受丈夫背叛,没有消沉下去,反而站起来狠狠的斗了丈夫和小三一番。

    最终,判决离婚的时候她拿到了所有财产不算,还让丈夫和小三的名声彻底臭掉,不被这座城市所容纳,背迫离开。

    顾颜如明白,妈妈肯定是为了自己的事去找林姨讨教去了,很为妈妈的苦心感动,只是她不想把自己的事情弄得人尽皆知。

    “妈,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想同沈秦杰离婚,然后我们母女安静的生活,这样就很满足了。至于别的,从来没想过,我也不想弄的满城风雨。沈秦杰的心不在我这里,在这点上,我就已经输了,也没有去争的必要了。”

    顾母听后沉默了会道,“颜如,我尊重你的决定。不过,林姨已经邀请了,她又一向很喜欢你,我也不好回绝。”

    顾颜如明白妈妈的意思,也不想让妈妈为难,“妈,等林姨来了,我会好好招待她的,你放心吧。”

    “好的,那你休息下,我去做饭。”

    顾母走后,顾颜如躺在沙发上休息,望着窗外的蓝天白云,怔怔的想着自己的心事。

    一整天的心情全都被突然冒出来的吴梦丹给毁了。

    那个女人还真是可恶,动不动就爱来刺激自己,自己越是痛苦,她就越是高兴。

    尤其是想到她对妈妈说的那些话,对她越发憎恨起来。

    那个贪婪又无耻的女人,明明已经抢夺走了自己的一切,还要来耀武扬威和伤害无关的人,心肠太恶毒了。

    这样的一个人,为什么偏偏为沈秦杰所爱。

    难道他是瞎子吗?

    都看不出来一个人好坏。

    还是他太过爱她,迷失了自我,失去了判断力。

    想到这既无奈又心痛。

    一直到吃午饭,还耿耿于怀,一点食欲都没有。

    就这么难过到下午,林姨的到来。

    热情洒脱的林姨看到她备受折磨的样子,心直口快的劝道,“颜如,你别难过了,不就是个男人嘛,大不了丢了,重新找个。你看我现在不过的好好的吗?要多潇洒有多潇洒。”

    这倒是的,林姨后来嫁给了现在这个丈夫,两人生活的很幸福快乐,从来没闹出过任何不和。

    林姨是豁达的人,看得开也放得下。

    顾颜如不是,她很死心眼,一旦爱上一个人就会死心塌地,这辈子再也不会更改,其它人哪怕对她再好,也无法走进她的心里。

    就算今后同沈秦杰分开,这一生也注定是忘不了他了,更别说是接纳其它人。

    不过,对于林姨的安慰还是很感动的。

    “林姨,我现在慢慢想通了,不再那么难过了。”

    林姨摇摇头,“颜如啊,你就是太善良了。依我看,你得好好教训渣男和小三一顿,狠狠出口恶气。凭什么他们在那笑,你却躲起来哭?”

    林姨说的自有她的道理,可顾颜如不愿去争也不想去斗,只想把这件事和平解决。

    “林姨,你有什么主意,能让我快点离婚吗?财产之类的我统统不要,只要自由。”

    这话一出,林姨不可置信的瞧着她,吃惊的半晌都说不出话来,“颜如,你是不是受大刺激了?明明受了委屈,为什么要白白便宜那对贱人?你要奋起抗争才是,他们让你不高兴,你也不能让他们痛快。再说了,离婚时多分财产,也是你应得的。你为什么不要?”

    林姨的情绪比她这个当事人还要激动。

    “每个人想法不一样吧。”顾颜如淡淡道,她其实是累了,心累的很,根本就没那个时间和精力去多计较。

    有那个功夫,还不如多陪陪妈妈。

    林姨企图说服她的,这时,顾母插嘴道,“就让颜如遵循她的心意做事吧。”

    林姨很惋惜的看了顾颜如一眼,叹息道,“颜如啊,你太傻了。你这么做,很吃亏的,懂不懂?”

    “林姨,我已经决定好了,不后悔。”顾颜如勉强一笑。

    吃亏受罪,她都清楚,不愿多去计较。

    就让所有的过往都随风而去吧,总惦记着反而徒增不少痛苦。

    “好吧,颜如,你要是改变主意了,随时可以来找我。我会竭尽全力帮你的。”

    顾颜如点点头,朝她道过谢,随后大家又聊了几句,林姨就走了。

    “我要是能像林姨那样潇洒随性就好了。”顾颜如感慨万分。

    顾母看她在那纠结,温柔的宽慰道,“颜如,每个人的性格都不同,人生道路也不一样。做了选择就别后悔,努力过好当下的生活。”

    “妈,我不会后悔的,后悔是最没用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