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你以为这样我就进不来了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19本章字数:2639字

    顾颜如本想好好休养下备受伤害的身心,可接二连三的有人上门来找,搅的她的生活一点都不平静。

    在吴梦丹到来之后的第二天,沈秦杰又上门来了。

    顾颜如不愿见到他,没去开门。

    门铃并没有响个不停,以为他走了,却听到他在门外道,“顾颜如,你以为这样我就进不来了?”

    顾颜如不吭声,他这说不定是在诈自己,探一探自己究竟在不在家。

    谁知下一刻,他直接开门进来。

    顾颜如看到他时才想起,自己真是太大意了,对他来说,弄到把钥匙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沈秦杰,我上次跟你说的还不够清楚吗?”

    “我说的也很清楚,跟我回去。”沈秦杰在沙发上坐下,一开口就是不容人质疑的话,

    他的动作和吴梦丹昨天的还真是如出一辙,两人都是不打招呼就进来,自说自话的坐下,以一副主人的姿态同自己说话。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相爱之人的相似之处吧?

    他们两可还真够恩爱的。

    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一再来打扰自己的生活,是为了炫耀他们的幸福吗?

    “沈秦杰,你根本就没有喊我回去的诚意,不用勉强了,弄的大家都痛苦。你放心,回头我会劝说奶奶和爸爸的。”

    “顾颜如,我已经亲自来喊你回去了。你还想怎样?”

    亲自?这就代表诚意了吗?难道被迫的也算?

    他对自己可还真够好的。

    特别讽刺的是,昨天小三来这里大肆炫耀一番,说两人很快就要结婚了;而现在,他又在那一个劲的逼迫自己回去。

    究竟是想闹怎样?

    他们两这一唱一和的分明是在羞辱自己。

    屏住即将崩溃的情绪,顾颜如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沈秦杰,你这又是何必呢?既然想来羞辱我,你们就干脆一起来,不用今天来一个,明天又来一个。你们不嫌累,我还嫌烦呢。”

    沈秦杰的神色瞬间冷了,厉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还要在那里装不知情吗?

    对小三还真够维护的。

    “沈秦杰,吴梦丹昨天来过这了。她说你们就要结婚了,还给我看了你买的婚戒。既然这样,你又何必假惺惺的来这找我,要我回去?是不是觉得欺骗我很好玩,所以你就乐此不疲?”

    说着说着,语气哽咽起来,想到昨天从吴梦丹那里受到的侮辱,再加上现在沈秦杰带给自己的,痛苦的好想大哭一场。

    她没有哭,只是眼睛有些红肿,就只怕下一刻,沈秦杰说出过分的话来,把她强忍的眼泪逼出来。

    显然,沈秦杰对她的责问非常不满,很是恼怒,“顾颜如,你又在胡说八道什么?”

    看吧,他是不会承认的,他一直都是对的,自己说什么都是错的。

    每次同他见面,被他的话所伤到,无疑又是在她的伤口上又狠狠划上几刀,真疼。

    滚烫的泪水从顾颜如眼眶中滑落,掉到地板上。

    泪水还没来得及干透,没得到回应的沈秦杰就不耐烦道,“你可以不回去,大不了我让米拉永远没生意可做。”

    顾颜如愣住了,完全没想到他逼迫自己不成,会拿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开刀,以此来威胁。

    他很清楚,对于热爱蜜蜡,并且以此为生的米拉来说,要是没生意可做,打击是毁灭性的,想想就可怕。

    他就非得这样步步紧逼,胁迫自己顺从他吗?

    顾颜如用手背抹去眼泪,看着他,“沈秦杰,我们之间的事能别牵扯上无关的人吗?”

    “是你逼我的。”

    看着他那振振有词的样子,顾颜如很是无力,明明是他在逼迫自己,到了他那里,反而成了自己的不是了。

    她还真是百口莫辩,怎么都说不清楚了。

    “沈秦杰,这是我和你之间的恩怨,你有不满直接冲我来,不要连累无辜的人。”

    “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

    说完,沈秦杰站起身就走。

    顾颜如完全无法接受他这样的做法,他为什么总是要一再逼自己,一点都不顾及自己的感受呢?

    冲上去挡到他面前,坚定又决绝道,“你怎样对我,我都忍了,也认了。可你要是敢对我身边的人动手,我跟你拼命!”

    妈妈和米拉是她看的比命还重要的人,她们处处为自己着想和考虑。

    她不能让她们因为自己的事情而受到伤害,她会深怀愧疚,永远都无法原谅自己的。

    “顾颜如,你没资格跟我讨价还价。”

    顾颜如定定的看着她,一句话都不说,很久之后才道,“沈秦杰,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你,可你也不用总是这么羞辱我吧?我不欠你什么,麻烦你对我客气点,好吗?”

    这些话,她以前从没说过,现在要是再不说,以后都没机会了。

    哪怕他不爱自己,也希望能得到应有的尊重,不要让她总觉得在他面前低人一等。

    那样的感觉,实在是太过屈辱。

    沈秦杰对她的话很不屑,“现在才有自知之明,太晚了。”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顾颜如的眼泪唰啦啦的掉下来,一直看着他走远,及至再也看不清。

    她知道,他是在讽刺她,既然明知道配不上,当初为什么还非得赖着他,死皮赖脸的嫁给他。

    这些年,他对自己的高攀果然怨气深重。

    是她错了,不该没对自己的感情加以控制的,不然,也就不会是如今这副局面了。

    越想越觉得自己犯了大错,哭的眼前一片模糊,上气不接下气,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跌跌撞撞的走到沙发上,躺了下来。

    才躺下不多久,就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

    他怎么又回来了?

    为了不叫他看到自己这么狼狈的一面,急忙擦干眼泪,从沙发上爬起来。

    不然,他见着了,又得讽刺自己装了。

    谁知,起的太急的缘故,腿突然抽筋了,疼的她动弹不得,嘴里直哼哼。

    一面使劲伸长腿,希望抽筋快点停止,另一面又担心着被沈秦杰看到。

    就在她焦急万分的时候,门在她面前开了。

    她紧张的停止了手中的动作,准备接受他的奚落和嘲讽。

    谁知,传来的却是米拉的声音。

    “颜如,你这是抽筋了吗?”说着就走过去,动手帮她按摩。

    见到米拉的刹那,顾颜如的担心全都消散了。

    因为关系好的缘故,两人都有彼此家里的钥匙,方便进出。

    米拉帮着顾颜如按摩抽筋的腿,也顾不上其它。

    等到她好了之后,看到她脸上全是未干的泪痕,很是吃惊,“颜如,你怎么哭的这么厉害?平时抽筋也没这么哭的,是不是受什么委屈了?”

    顾颜如不想说刚才同沈秦杰争执一事,不然好友又要替自己担心了。

    “这次太疼了,我忍不住,就哭了。”

    米拉笑了,“你呀,越来越敏感脆弱了。”

    顾颜如勉强露出丝笑容来,“我都挺好的,你平时那么忙,不用特意来看我,打电话问候下就好了。”

    “我是路过就顺便来看看你。还有,我帮你找好了律师。明天,你想在家里还是咖啡厅见面?”

    本想说家里的,可是转念又想到,自己呆在家里很长时间了,也该出去透透气了。

    “咖啡厅吧,米拉,辛苦你了。”

    米拉爽朗一笑,拍了下她的肩膀道,“颜如,你少跟我客气。好了,不多说了,我还有事要忙,明天再见。”

    顾颜如点点头,心中对好友感激异常,同时又想着,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沈秦杰做出伤害好友的事,她一定要出面及时阻止。

    米拉走后,顾颜如独自呆在家中,先前的难过因为好友的突然出现而被打岔了,注意力被转移了不少。

    也没眼泪再给她哭了,只是仍旧伤心并且不知所措着。

    好在,还有一点值得庆幸的是,明天就要跟律师见面,也算是为离婚迈出一步,至于其它的,暂时就先不去多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