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想不想救你妈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19本章字数:2059字

    就在顾颜如打算一面为离婚做准备,另一面去小姑姑那里工作时,顾母的旧疾复发了。

    在她上大学时,顾母曾得过淋巴癌,当时,是在米拉和李哲的帮助下,好不容易凑齐了手术费,才救了一命。

    命虽然救了回来,身体却很虚弱,后来的这几年一直靠中药调理。

    最近这段时间,大概是顾母一面忙着照顾顾颜如,另一面又为她的事而着急,在身心俱疲之下,身体出现了问题,开始发热,皮肤瘙痒,难受的不得了。

    顾颜如见了心疼不已,恨不能代替妈妈去承受。

    妈妈这一生历经无数艰辛,本以为能过上安稳日子,谁料又被病痛缠身,想想就难过。

    她什么都做不了,唯一能做的就是带妈妈去周大夫那里看病。

    周大夫是远近闻名的老中医,每天上门求医问药者无数,顾母又是那里的常客。

    因此,大家都很熟悉。

    这回,给他看过之后,他却是无奈的摇摇头,说配的药方里少了一味中药,他这里又断货了。

    顾颜如着急不已,家里的药可是全都吃完了,一点都不剩。

    “周大夫,能不能麻烦你帮忙想想办法,比如向同行调下货之类的,所有的费用都由我承担。”

    “好吧,我帮你问问。”

    顾颜如感激不已,忙不迭的向他道谢,一面又想着,凭着周大夫在中医圈里的地位和威望,弄到药应该不难。

    然而,让她失望的是,周大夫帮她问了一大圈,都没有找到这味叫做仙鹤草的中药。

    顾颜如急得不得了,一个站立不稳差点跌倒,还没站稳就急切道,“在哪里还能弄到这药呢?”

    周大夫双手一摊,无奈道,“我是没办法了,不如你回去让亲朋好友一块打听下,这样会比较快。”

    连周大夫都束手无策了,这可怎么是好?

    顾颜如心中很不是滋味,搀扶着妈妈转身就要去寻药。

    身后传来周大夫的提醒,“这药通常长在山坡、路边和水边,你可以去找找。”

    顾颜如朝他道过谢就急忙离开了。

    她得赶紧帮妈妈把药找来,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把妈妈送回家安顿好之后,顾颜开始一家一家的跑中药店,可叫人无比沮丧的是,全市所有的药店都跑遍了,可没有一家是有的,仿佛是集体商量好的般,全都断货了。

    她觉得很奇怪,明明是味再普通不过的药材,为什么到处都没有呢?

    这也太蹊跷了。

    只是,如今时间紧迫,她也没功夫多想,还是找到药最要紧。

    现在,光靠她一个人的力量是不行的。

    拿出手机,打电话给米拉,向她求助。

    米拉常年做生意,认识的人多,说不定会有一线希望。

    米拉听后,二话不说就应下了,开始发动人脉圈去找。

    顾颜如交际圈狭窄,朋友不多,要好的除了米拉之外,也就只有小姑姑和李哲了。

    一一给他们打了电话,小姑姑痛快的答应了,还安慰她不要着急。

    而李哲,则是没能打通他的电话,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在这个城市的药店里,顾颜如是不指望能找到仙鹤草了。

    不过,她是不会坐以待毙的,必须要和时间赛跑。

    拿着袋子,跑去了野外找药,说不定凑巧运气好,就能找着了。

    叫她失望的是,一连赶了好几处,找了两个多小时,一点仙鹤草的踪迹都没有瞧见。

    而米拉和小姑姑那里又迟迟没有消息,想来也很不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家里的妈妈在忍受着病痛的折磨,而自己却无能为力,想到这,顾颜如就心如刀绞,觉得自己好无能,好对不住妈妈,忍不住掉下泪来。

    很快又擦干净,现在不是伤心落泪的时候,得抓紧一切时间找才是。

    从妈妈发病到现在,已经过去有五个小时了。

    不能再耗着了,妈妈的身体会等不及的。

    顾颜如强忍难过,弯腰继续寻找。

    忽然,手机掉了出来,要去捡时,恰好有电话打进来。

    她也顾不得看是谁,急忙捡起来去接。

    想来肯定是有好消息了。

    “颜如,你找到药了没?我这里还没找到。”米拉的语气里充满着担忧和不安。

    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消息,满腔希望扑了空,顾颜如沮丧道,“还没有,还在找。”

    “你别急,一定会找到的。不说了,我先去了。”米拉匆匆挂断了电话,顾颜如知道,她如今跟自己一样在争分夺秒。

    顾颜如心里充满着恐惧,要是找不到药,妈妈该怎么办?

    她不敢更不愿意去想。

    收起手机要继续忙碌时,又接到了小姑姑的电话,内容跟米拉的类似,都是没有找到,还在奋力寻找。

    顾颜如的眼泪猝不及防的掉落下来,整个人无力的跌坐在地上。

    连她们都没能找到,这意味着什么?

    她没法缓解妈妈的痛苦,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的病情越来越恶化,却得不到控制。

    时间一久,妈妈就会有生命危险。

    那时候,还能开刀救命,可现在,妈妈身体这么虚弱,经受不起的。

    电话那头的小姑姑见顾颜如情绪不对,劝慰了几句后就说再去找,挂掉了电话。

    顾颜如伤心的哭了会后,还是站起来继续寻找。

    嘴里还喃喃自语道,“仙鹤草,仙鹤草,你可一定要出现,妈妈的命可就拜托你了。”

    就这样一边念叨,一边心急如焚的寻找着。

    又足足找了半个多小时,还是没找到。

    望着西沉的太阳,心里越发的难受。

    就在这当儿,手机又响了,一颗心顿时绷的紧紧的。

    很怕又是不好的消息,可更渴望是好消息。

    没有犹豫和迟疑,拿出来接听了。

    这次,打来电话的不是米拉或者小姑姑,而是沈秦杰。

    他没有废话,开口第一句话就是,“想不想救你妈?”

    顾颜如愣住了,他怎么会知道这件事的?

    难道这件事就是他做的?

    目的是什么?

    就在她沉思的当儿,沈秦杰不耐烦道,“顾颜如,你哑巴了?”

    经他这一说,顾颜如的思绪瞬间被拉回来,顿时明白了一切,愤怒的喊道,“沈秦杰,那件事是不是你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