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说,我是谁

    更新时间:2018-08-08 02:40:46本章字数:1094字

    到了喉间的两个字突然像是被卡主了一般,怎么也说不出来。只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声,如同战鼓般轰鸣。

    席墨年根本也没有等她说话的意思,一低头吻住了她冰冷苍白的唇。

    大手将她的睡衣拂去,他突然哑声道,“你怕我?”

    “不是……”可是话刚说出口,叶笙歌又觉得自己的回答太假,假的连自己都骗不了。

    咬了咬唇,她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不想怎么样!”席墨年说完,长长的低笑一声,只是那声音听起来仿佛比不笑的席墨年还要可怕。

    他突然低下头,用从前季白最惯用的姿势,蹭了蹭她的鼻子,仿佛是在提醒着什么。

    这个动作激的稍稍有些平静的叶笙歌浑身一震,要不是席墨年压得紧,她感觉自己马上就从床上弹了起来。

    “季……”

    “想起来了吗?想不到吧?五年之后,你最终还是要来求我?你那个男人呢?”说罢,席墨年一把扣住她的下巴,目光在她的脸上肆意描绘。

    “那个男人是不是也发现了你的真面目,所以不要你了!”

    惊慌失措间,腹部一凉。

    睡衣已经被撩开,叶笙歌忽而一惊,下意识的要将席墨年的手拂开。只是,已经晚了。

    下一秒,他突然低头吻住了她的唇。这个吻充满了强劲和占有欲,像是要将她整个人生吞。

    叶笙歌被他吻的晕眩无比,下意识的伸手去推,可他的动作更快,将她的双手扣住压在身后。

    他的手抚上了她的脸庞,带着粗糙的触感,让她恐惧,却又让她战栗。

    “看着我!”席墨年突然哑声道,带着命令的语气。“看清楚了,我是谁。”

    她看的清楚,他是季白,那个恨极了她的季白。

    耳边响起一声轻笑,像是在嘲笑,又像是在回应。再然后,男人沉身而下。

    冰冷而炙热般交叠,几乎要将她燃烧。

    不住的战栗中,他在她的耳边呢喃,“好好记住我,记住这种感觉。”

    夜深沉,耳边传来了男人均匀的呼吸声。

    叶笙歌动了动酸痛的身子,岂料,只是刚一动作,席墨年又是一抬手,将叶笙歌按进了怀中。

    叶笙歌呼吸一窒,以为他又要施暴,岂料他只是将她搂着。

    伴随着呼吸的声音,他搂住她腰部的手也越收越紧,仿佛要将她嵌进肉里。

    叶笙歌不敢动弹,生怕吵醒了他。最后,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她做了一个梦,梦见她和一个男人手牵着手,在开满蓝花楹的小道上奔跑。只是跑着跑着,男人突然放开了她的手,她怎么追也追不上。

    画面一晃,她被浓雾包围。她一个人在迷雾中乱窜,一边跑一边叫着季白的名字。

    终于,浓雾渐渐散开,眼前豁然开朗。她看见季白身在花丛中,面前摆着画架,一袭白衣,儒雅非凡。她欣喜的跑过去拉住季白的手。

    季白回头,却是席墨年冰冷的眸子。

    “啊——”

    叶笙歌恍然惊醒,惯性的拍了拍胸口。

    大床的另外一侧,席墨年静静的躺在那里,脸上半点也没有刚醒来的慵懒。

    这会儿,他正看着叶笙歌,一如既往的冷静淡然。

    暗暗咽了口口水,叶笙歌硬着头皮道,“席墨年,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