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疼的话,可以哭

    更新时间:2018-08-08 02:40:46本章字数:1079字

    席墨年这么一说,奶奶也紧张了起来。

    “怎么就出意外了呢?伤到哪里了?”说着,她老人家就要迎上来。

    韩萍忙上前扶住了奶奶,“妈,只是小伤,没有大碍。不过医生还是说了,要休养一段时间……”

    说罢,她转而看向席墨年,幽幽的说,“毕竟笙歌在这里住了二十几年,现在她病了,我想留她在家里住一段时间,墨年,你看行吗?”

    闻言,席墨年微微一笑,“当然可以。”

    韩萍顿时大喜,俨然一副一个真心为女儿的身体着想的慈母模样,“那就太好了,您母亲那边我想我还是要亲自打电话说一声。”

    说完,她弯腰就要拿起电话。

    席墨年忙叫住了她,“不必麻烦,我的司机会回去说的。”

    韩萍一愣,紧接着便听见席墨年关切的说道,“笙歌在家里养病,我留在这里陪她也是应该的。”

    他说的理所当然,听不出来任何不妥,可是韩萍和奶奶却在听见他的话之后齐齐僵了脸色。

    韩萍有多害怕看见席墨年这张脸叶笙歌是知道的,现在再加上奶奶。要是席墨年真的留在这里,要不了明天病的应该就是奶奶和韩萍了。

    她就知道,没那么好糊弄。

    索性,叶笙歌开口道,“妈,我是新嫁娘,怎么可以留在家里养病?我知道您关心我,但是也不要坏了规矩。”

    “可是……”韩萍目光扫过叶笙歌的小腹。

    “席家不会欺负一个病人的,席墨年更不会。”叶笙歌饶有深意的说完,目光投向席墨年。

    席墨年微微挑眉,看着叶笙歌苍白的脸。好一会儿才道,“当然。”

    天边云霞漫天,已近黄昏。

    叶笙歌的目光停留在奶奶的身上,“我走了,有时间再回来看你们。”

    “笙歌……”奶奶终究还是不放心的喊了一声。叶笙歌回头冲她回以一个安心的笑容,弯腰上了车子。

    车子缓缓开出叶家,直到那道颤巍巍的身影消失在暮色中,叶笙歌才转回头。

    从刚才下车,她就一直撑着,怕奶奶担心,现在终于快要撑不住了。

    暗暗吸了口气,突然发现身侧的席墨年正静静的看着她,仿佛要从她的身上看出什么端倪来似的。

    下意识的握拳,叶笙歌坐正了身体,佯装无事道,“你怎么会来?”

    席墨年瞥了眼她苍白的嘴唇,突然道,“不疼吗?”

    叶笙歌一愣,仿佛幻听般呆呆的看着席墨年。

    “疼傻了?”席墨年看着她,如墨般的长眉微微蹙起,一双星目灼灼的凝在她因为用力而微微发白的手指上。

    下一秒,他骨节分明的手指伸出,将她的拳握在手中。“如果很痛的话,可以哭,也可以喊。你是女人,不需要死撑着。”

    她不知道席墨年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可是在那一瞬间,叶笙歌的心脏仿佛被一片羽毛轻轻拂过,酸酸涩涩的。

    好多年了,没有人再跟她说过疼的时候可以哭。她习惯了任何时候都咬牙忍着,因为她还要保护妈妈和奶奶。后来,还有小秋。

    弯唇一笑,掩去眼底的泪意,叶笙歌不动声色的将手从席墨年的手中抽回,“我没事,只是有些累了。”